“谋士加持三军,全军破城!”汉军都尉拔出佩剑,矛头土垒石墙!不只是是玩家,NPC也有很高的智力,汉军之中也有一群职业是谋士的NPC,又称作幕僚或是智囊。这些谋士或是术士释放出法术技能,为常山国的十万汉军提高战力!但是常山国的十万汉军之中也没什这些谋士或者术士释放法术技能,为常山国的十万汉军提升战力!。...

“谋士加持三军,全军破城!”

汉军都尉拔出佩剑,直指土垒石墙!

不仅仅是玩家,NPC也有很高的智力,汉军之中也有一群职业是谋士的NPC,又称为幕僚或者智囊。

这些谋士或者术士释放法术技能,为常山国的十万汉军提升战力!

虽然常山国的十万汉军之中没有什么武力特别高的武将,但十万汉军组成的战阵,没有多少武将愿意以一己之力硬撼。

只见一道道光芒覆盖十万汉军,汉军的气势在疯狂上升!

这是汉军总攻的前奏。

“杀!”

“杀!”

“杀!”

十万汉军的战力大幅度提升,整齐划一,全身热血澎湃,发自肺腑怒吼,犹如山呼海啸,气势席卷整个山谷外围!

可怕!

徐天仿佛看到一支百战之师。

百战汉军留下来军魂,还没有丢失!

强横时期的汉军,北伐匈奴,西征大宛,南定岭南,东讨朝鲜,所向披靡!

汗水从徐天的额头上流下。

汉军的军阵,明显比黑山军的军阵威力更加巨大。

怪不得汉军都尉敢以十万汉军讨伐百万黑山军。

哒、哒、哒……

在投石机、床弩、攻城塔等大型攻城器械压制守军以后,汉军大部队迈着整齐的步伐推进。

最前排的重甲步兵握着长戈大盾,挡住黑山军居高临下抛射的箭雨。

后方黑云般的汉军弓箭手缓缓向前,抛射箭雨,反压黑山军弓箭手!

因为《天下》是高武世界,所以弓箭手的射程和杀伤力也十分惊人,不断有黑山军弓箭手被收割。

在更后方,汉军轻步兵手握环首刀,刀刃流溢着刺眼的寒光,令人眼花缭乱。

轰!!!

一声恐怖的撞击声响起,令所有观战的玩家,还有防守土垒石墙的黑山军山贼心惊胆战。

直径有五米、包裹铁皮的攻城锤轰击城门,让城门不堪重负!

汉军的巨型撞车需要几百个汉军共同推动,缓缓来到土垒石墙的城门前,造成的破坏力异常可怕,整个土垒石墙像是地震!

轰!!!

又是一声恐怖的撞击声,所有黑山军心底一沉。

若是城门被破,那么山谷外面几十万军队绝对会第一时间冲进来,用山谷里的黑山军的首级换取功勋,顺手抄掠整座山谷。

汉军重步兵、轻步兵开始攀登城墙,牵制黑山军。

汉军攀登云梯的速度奇快,不用几个呼吸,就可以杀至土垒城墙上方,这个时候守军的压力前所未有。

所有玩家的视线都集中在恐怖的巨型撞车之上。

轰!!!

第三次撞击,土垒石墙有夯土层脱落,城门出现蜘蛛网般的裂痕!

“一、二、三!”

汉军士兵合力推动撞车,利用攻城锤的惯性,进行第四次撞击!

轰!!!

这一次,城门的耐久终于告罄,被攻城锤强行破开!

“城门失守!”

防守的黑山军陷入慌张,汉军正规的攻城手段虽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但是按部就班的攻城反而无懈可击,让黑山军陷入被动。

利用云梯攀登城墙的汉军也逐渐在城墙上方立足,越来越多汉军控制城墙,汉军骑兵从破开的城门长驱直入,手中的马刀斩出刀芒,收割挡路的黑山军!

“黑山军已败。”

常山国的汉军都尉不禁松了一口气。

黑山军果然只是流寇,没有见识过汉军的攻城手段,轻松拿下,理所应当。

“攻入山谷,抢人头、抢战利品!”

三大公会在内的玩家都陷入疯狂,争先恐后,生怕晚了一步,就会失去山谷内的宝物。

三大公会带来的玩家和义兵的数量最多,所以掠夺战利品,理论上可以带走最多物品。

“好兄弟,现在我们可以出击了吧?张白骑的首级还待我前去收割。”

潘凤抄起大斧,撸起袖子,打算跟随汉军、义军,冲入山谷之中,斩杀敌将张白骑。

“不可。”

出乎意料,徐天待在原地,没有动静。

潘凤一脸疑惑:“为何?莫非是兄弟你害怕了不成?”

“我虽不知张白骑的实力如何,但他可以跻身黑山军二十五渠帅,武力应该不弱。为何攻城锤对土垒石墙的威胁如此巨大,他却不出手毁掉攻城锤?以他的实力,想必付出一定代价,摧毁撞车应该也不算困难……”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徐天只身一人,最多算上一个潘凤,对于山寨里的战利品有想法,却没有人多势众的三大公会那么狂热。

三大公会要养活一大帮人,而徐天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所以考虑问题的角度也很刁钻。

潘凤可怜的智力让他无法理解徐天的意思,想要尽快斩杀张白骑的他急得跳脚:“兄弟,你说的直白一点。”

“我的意思是,张白骑可能不在山谷内。”

“他不在山谷里面,还能在哪里?”

“也许他正率领一支骑兵,埋伏在山谷外面,如果我们这几十万人进入山谷,然后他再进行反包围,或许整座山谷会成为一处绝地。到时候就不是汉军围困黑山军,而是黑山军围困汉军。”

徐天提出一个让他都不禁吓出一身冷汗的想法。

潘凤听了徐天的猜测,还没有做出反应,山谷外围的群山之间,密集的马蹄声响起!

哒哒哒……

比步兵进军更加嘈杂和密集的响声由远及近,扬起沙尘!

徐天立即转头,只见下方的地平线边缘,浩浩荡荡的黑山军骑兵出现!

在最前方是一队白马骑兵!

黑山军渠帅,张白骑,因骑白马而闻名,而他的麾下,有一队精锐的白马骑兵!

“哈哈哈,汉军果然中计,给我将他们堵在山谷,全部斩杀!”

张白骑开怀大笑,可怕的回身回荡在山谷外面,中气十足!

汉军都尉预留一支骑兵在山谷外面驻扎,但张白骑集结的是黑山军的精锐,发起冲锋,以恐怖的军势杀来!

“死!!”

张白骑向前刺出一枪,耀眼的枪芒开道,沿途十几个汉军骑兵被枪芒贯穿!

潘凤也被张白骑的战术惊到,拍了徐天的肩膀一巴掌,看向徐天的眼神充满崇拜:“兄弟,你果然是名士,简直神机妙算!

书评(308)

我要评论
  • 想起来&计。

    他这才想起来,《天下》是高武世界,不能按照常理估计。

  • 10%&士兵对

    【特性】:习武(白色特性,物理系技能威力+10%、防御力+10%)、官兵(白色特性,士兵对贼寇的伤害+15%)

  • 汉军小&拳头击

    山贼被汉军小队长的拳头击中,一声闷响,肋骨齐齐断裂,内脏破裂,大口呕血!

  • 最后,&目,还

    汉军、山贼势均力敌,战至最后,仅剩下汉军小队长、山贼头目,还有七个山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