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陆就没这么好运了,所以离得太近,直接就被炸成了碎块,连元婴都也没逃走,看出是一个大写的惨字。“你们那就敢对我一次出手,我还和你们客套不成!真当本小姐是傻白甜呢,我早已看出你们两个家伙不怀好意,我能不防着你们吗!”许桃又也不是笨蛋,在这两个“你们既然敢对我出手,我还和你们客气不成!。...

沈陆就没这么好运了,因为离得太近,直接就被炸成了碎块,连元神都没有逃掉,看起来就是一个大写的惨字。

“你们既然敢对我出手,我还和你们客气不成!

真当本小姐是傻白甜呢,我早就看出来你们两个家伙不怀好意,我能不防着你们吗!”

许桃又不是笨蛋,在这两个家伙拒绝帮她接骨的时候,她就发现这两个人有问题了。

修仙界又不同于蓝星,在蓝星要是摔断了腿,不休养几个月别想好。

可在修仙界则不然,只要把骨头接上再服下一颗疗伤的丹药,瞬间就能痊愈。

不过举手之劳的事,这二人却推三阻四,摆明了就是不想她的腿伤好起来。

好在她在这两个人出现之前,就已经将纳戒隐藏。

许桃身上的纳戒那可是好东西,空间大不说,还有隐形的能力。

一但隐形,除主人之外,只有化神以上修士才能发现纳戒的所在。

许桃也是第一次在灵心玉上发布任务,她也不确定接任务的是个什么人,靠不靠谱。

万一招来不怀好意的修士岂不是害了自己!

刚才她交出去的那个储物袋,就是摆在明面上用来试探这二人的。

要是这二人是真心来做任务的还好,要是有旁的心思,许桃也不会和他们客气。

只是许桃也没有想到,这个叫周诚的竟然如此警觉。

刚才沈陆在接过储物袋的时候,她发现这个周诚下意识的退开了几步。

若不是他退开的那几步,只怕下场也不会比沈陆好多少。

“贱人,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本来周诚还想留下许桃,准备自己享用过后再将其卖入春风楼赚上一笔

既然这女修自己找死,周诚也不打算再留着她了。

至于这女修身上的灵石法宝,大不了等这女修死后他再慢慢搜身,就不信找不出来!

周诚逼近许桃,眼中杀意浮现。

许桃吞了吞口水,大声喊道:“快来救我啊!”

周诚下意识的往后看,以为许桃还有帮手。

这时一位青衣男修突然出现,趁着周诚分神之际,瞬间抱起许桃跃到了十米之外。

“什么人?!”周诚没想到还真有人来救许桃。

周诚看向青衣男修,他的目光移到男修身上的瞬间,眼中忍不住闪过一丝惊艳。

虽然修仙界很少有丑人,但长得这般好看的,还真没几个。

最起码周诚就从未见过,好看到如此让人惊艳的男修。

别说周诚了,就连在蓝星见惯了各式小鲜肉的许桃,都忍不住为对方的长相感到惊艳。

这男修生得极好,她的师父沈青衍就是难得的美男子。

不说沈青衍了,就连同门的叶无歌和柳长风也都是一等一的好相貌。

但他们三人在这名男子面前通通落了下成。

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这名男子都是许桃目前所见的男修中,最为让人眼前一亮的一个。

“抱歉来晚了。”男修的声音在许桃的耳边响起。

这声音清冷中带着一丝低沉,许桃听了差点没忍住惊呼耳朵要怀孕了!

哇,不止长得好看,连声音也这么好听!

“对方是元婴,你能行吗?”许桃已经看出,这名男修只有金丹后期修为。

就这修为能打得过元婴期的周诚吗?

周诚虽然只是元婴初期,却也不是好对付的。

“无妨。”男修淡定的回道。

此时青衣男修的目光无意见移到了地上的碎肉上,随后他眼神不变的移开了视线,连问也没有多问一句。

“区区金丹,也敢跑出来逞英雄!”周诚并不将突然出现的男子看在眼里。

这小子也就一个金丹期,修为境界的差距可不是摆着好看的。

再说了,这小子一看就是小白脸一个,估计也没多厉害。

周诚心中嫉妒的腹诽道。

“现在离去,我可以既往不咎。”青衣男修对周诚说道。

“你在做梦!”说着周诚直接拔剑向着青衣男修刺去。

青衣男修的手中,也有一把古朴的长剑。

长剑整体程银色,整个剑身暗淡无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剑。

许桃忍不住有些担心,也不知道这个男修靠不靠谱。

小说里长得这么好看的都不会是普通人,长相往往和实力挂勾。

越是俊美非凡的人,背景实力越不简单。

这男修俊美如谪仙,应该不会是个绣花枕头吧……

“呯!”一声巨响,周诚竟然倒飞了出去!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

许桃本以为这男修就算能胜也是险胜,没想到人家这么牛逼,不过一剑就把周诚给击败了!

这也太牛了吧!

许桃双目圆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滚!”青衣男修冷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周诚,冰冷的唇瓣吐出了一个字。

周诚自知不敌,咬咬牙什么也没说就直接退走了。

周诚走后,许桃总算是松了口气。

“还好你及时赶到,要是再晚来一点,你估计就只能看到一个大坑了。”

“大坑?”青衣男修挑挑眉,眼中似有不解。

“你要再不来,我打算用轰天雷炸他。”许桃理直气壮的说。

青衣男修深深的看她一眼,“你可真有钱。”

许桃没想到对方的关注点竟会在这儿。

“你先别动,我帮你把骨头接上。”许桃还来不及说话,青衣男修就开口了。

“好。”听到对方要帮自己治腿,许桃立马乖乖不动。

青衣男修检查了许桃腿上的伤势之后,手法很是熟练的帮许桃接上了断掉的腿骨。

“咔嚓!”随着咔嚓一声,许桃痛得尖叫出声。

“痛啊!你为什么不做点什么转移我的注意力!”许桃大声控诉。

妈耶太疼了,她以为自己要疼死了都!

“为什么要转移注意力,这不过只是小伤而已,两下就能治好。”青衣男修眼神古怪的看了许桃一眼。

“不是你能不能治好的问题,是我会痛你知道吗,会痛!”许桃崩溃大喊。

“哦。”青衣男修点点头,眼神有些不明觉厉,似乎在不解,区区小伤有什么好疼的。

许桃懒得和对方再说下去,拿出一颗疗伤药,就塞进了嘴里。

伤药一服,她的腿伤瞬间就好了,就连残留的痛感,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这点小伤,无需服药。”修男看着许桃浪费的举动,眼神微闪。

“我有钱,任性!”许桃给他一个高贵冷艳的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 修仙女配拒绝炮灰剧本

    作者:慕凌彬

    类别:奇幻 | 连载

    编辑:无限诗情 | 在读:28667 人

书评(246)

我要评论
  • 衍就已&小徒弟

    难道说这个时候沈青衍就已经对自己这个小徒弟起心思了!

  • 悠然活&(别问

    整个村子只有上山采野菜的女主素悠然活了下来(别问为什么全村只有女主一个人需要上山采野菜,问就是女主光环)。

  • 悠然,&向素悠

    “这是为师新收的小徒弟素悠然,悠然年纪还小,你身为师姐以后要多照顾师妹。”沈青衍在看向素悠然时,眼神中透着一丝温和。

  • 知道该&。

    就在女主发现不对劲儿,不知道该不该下山的时候,女配许桃的师尊,也就是化神修士沈青衍刚好路过。

  • 么身份&,反正

    连原主都不知道她的亲娘到底是什么身份,反正牛逼就是了。

  • 许桃的&身世神

    许桃的父亲是青岚宗唯一渡劫境修士,母亲已经飞升仙界而且身世神秘。

  • 对蓝星&没有亲

    其实穿越就穿越吧,反正她对蓝星也没什么留恋,她在那边即没有亲人,也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连个让她不舍的人都没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