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来了。白渊为什么在出完剑后,就半蹲不动,进而负手望月?他在装逼?毕竟不。他而已会觉得挺累。刚那一一瞬间他调集了【剑者,用兵之道也】【千手魔罗】【恶业火海】这三重力量,自然而然累。其中最累的所以是解封之后黑剑,以恶业火海直接半空中斩中那两名斗笠人。黑剑一白渊为什么在出完剑后,就站立不动,继而负手望月?。...

问题来了。

白渊为什么在出完剑后,就站立不动,继而负手望月?

他在装逼?

当然不。

他只是觉得挺累。

刚刚那一瞬间他动用了【剑者,诡道也】【千手魔罗】【罪业火海】这三重力量,自然累。

其中最累的应该是解封黑剑,以罪业火海直接凌空斩中那两名斗笠人。

黑剑一出,他们就会在精神的罪业火焰里被焚烧至死。

那火,以罪业为燃料,即便遇到水也不会熄灭。

而斗笠人手上早就沾满了不知多少血腥,自是沾染了这等火焰就无法扑灭了。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池塘方向就彻底没了声息。

显然,那两名斗笠人都已身陨。

白渊感受到周围没人,便继续负手而立,静静赏月。

这...也算是摆了个空城计了。

如果此时还有斗笠人来,他要么勉强自己出手,要么只能一个镜法消失在原地,算是逃跑了...

但是,没有人来。

无相再看时,发现哥舒云已经悄悄退开了,隐藏了起来。

其他原本准备靠近的敌人,也是忽地一下子撤退了,如同鸟雀般,哗啦啦地散去了。

若从高处俯瞰,那是不少阴影构成的黑潮涌来,却又在即将触碰到那剑客身影时,快速退散了下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道孤寂的身影,立在黑暗的污浊里,仿如一轮惶惶烈日,诛邪辟易。

为何?

只因刚刚那四臂双刀斩出的一轮满月,以及凌空传递出的罪业火焰。

这让所有本打算进攻他的人都撤退了。

无相看的心中暗暗震动。

“大冰坨子究竟是什么人?竟是这般厉害?”

十数息功夫后,

白渊只觉身体舒服了许多,显然精力恢复了些。

他便要继续往前,去触碰那秋千。

而就在这时,

他心底骤然生出一种突兀的不安,神色瞬变。

————皇子府小禁制术被触动了!!!

————有人准备进我的屋子?

————还有这种事?现在才几点?

白渊思绪如电,旋即当机立断,决定离开。

至于无相,他手持搜查令,一个人在这里不会有危险。

刷~~~

白渊瞬间消失在原地,施展浑身解数,不顾疲惫地连连动用镜法,借着山峰等制高点去放远感应,从而往皇都快速闪去。

而本想着从阴影里走出,上前说两句话的无相又是彻底愣住了。

“大冰坨子...杀完人,就不见了?”

“果真...是终极强者的气度。”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不过,他到底为何离开?!”

无相有点懵。

...

...

而另一边。

白渊只觉大脑嗡嗡作响,精力被消耗了大半,又在半道上的一个之前踩点之处瞬间脱了斗篷、摘了面具、扔了剑。

然后...穿着睡衣在夜色里狂奔。

终于,在门扉打开的前一刻,他躺回了床上,开始假寐。

吱嘎~~~

门扉被轻轻推开。

月光照出门前一道倩影。

那倩影有些局促,却穿着惹火诱人的粉色纱衣。

纱衣在明月清辉里显得透明,内里的亵衣若隐若现。

见门推开了,那倩影略作犹豫,迈开长腿,小足一点,雪白的脚趾落在了门内的地面上。

扒拉一声后,她又盈盈转身,反手关上了门。

然后,她如是下定了决心般,往前轻轻踏步,同时双手抬起,抓着覆于双肩处的纱衣往外褪开。

纱衣落地,滑腻如雪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

倩影“嘤咛”一声,往床榻走来。

白渊知道小禁制术被触动肯定有事发生,但没想到是这种羞羞的事...

现在还是寅时,是黎明之前。

他前一刻才斩了两名斗笠人,下一刻就要来这个?

太刺激了吧...

而且这大半夜的来搞这个,做什么啊?

是小郡主安雪?

还是小侍女焚香?

这人生还真是刺激,真就是交手交着交着就要赶回来呗...

感受着脚步声的接近,白渊心底也是无语。

“再不睁眼,羞羞的事就要发生了...”

“不行,老子还没准备好...”

白渊虽然有些心动,准备闷骚地装睡,然后等少女自己动,但是...他不可能在皇子府里乱搞。

身为穿越者,他心底是有“情义”两字的,如果这边他占有了这少女的身体,之后肯定会对她负责。

可是,他还不知道这少女是谁,抱着什么样的想法接近他的,之后又会遇到什么。

同时,他自己还无法摆开死亡边界的约束,又如何能保证这少女的安全?

这些无疑会成为强大的束缚,将他拉入无底深渊,让他再无自由。

更何况,他心底还有“传统”两字,大抵来说,就是“本着结婚的目的再去恋爱”,不可能始乱终弃...

所以,他此时虽然也是春心荡漾,闷骚的念头一个接一个地涌出,但是,他却不能去做。

毕竟前世是连女朋友都还没交到的男人啊...这一世却要拒绝直接脱了衣服,深夜而来的美女。

白渊心底挺遗憾的。

此时...

一股女人香传来。

紧接着...

床榻的边缘又一种陷入感。

少女已经坐在了他床边,喘着粗气,收拢长腿准备钻入他的被窝。

就在这时,白渊睁开了眼。

两人四目相对。

少女双颊顿时飞出了两朵霞云,耳根又红又烫,长发披肩,一双秋水般的眸子里闪烁着柔情蜜意。

显然,这是小侍女焚香。

而此刻,脱去了侍女衣裳的焚香显出一种楚楚可怜、让任何男人都忍不住心生怜惜的娇艳。

焚香闭上眼,抬手掀向被窝,准备钻进去,然后与眼前这个假冒的六皇子翻云覆雨。

但是...

她掀了掀,没掀动。

她愣了下,继续掀,发现还是掀不动。

被单被白渊用力抓紧了。

焚香愣愣地睁开眼。

两人再次四目相对。

焚香漂亮的眸子拐了怪,看向白渊抓着被单的手,不知为何,忽地没那么紧张了...

这假冒六皇子的小仆人,似乎不是个坏胚子。

“郡主说了,你需要女人泄火...所以...我...”焚香低下头,解释着原因。

白渊顿时明白了。

小郡主生怕他坏事,生怕他在眼神里露出“世俗的欲望”,所以才让焚香来服侍他,来满足了他这股欲望,然后他在外就可以继续装“青灯古佛,四大皆空”。

焚香结结巴巴道:“我...我...可以每天都来陪你睡觉...

只不过,需要在深夜前来,以免被人发现...

因为真正的六皇子是不会和我那个的...”

她说话的时候。

白渊快速思索着。

一种危机感袭来。

怎么处理?

如果现在不接受,那么他之前假扮的色色的样子就会被小郡主识破,然后小郡主就会想“他为什么要那样”,继而可能得出“深夜时分他的房间存在秘密”的猜测。

怎么办怎么办?

白渊心思如电。

忽地...他又感到小禁制术再次触动下。

显然是小郡主来偷窥了。

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还偷窥?真是没完没了了!

  • 从傀儡皇子到黑夜君王

    作者:蟒雀

    类别:科幻 | 连载

    编辑:翩若惊鸿 | 在读:20835 人

书评(153)

我要评论
  • &可问地

    地灵:五品特殊法术,施展该法术可问地灵信息,了解一方,明其过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