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的区域里。月光直接穿透缝隙,照出区域中央大椅上坐于的几道怪异女人身影,那女人双手覆合,轻轻地捏揉,好像手中藏着什么东西。穿着华服的管家王四匆匆步入这片区域,月光将他身影拉宽,铺在冰冷的地面上。在距离女人有数十米时,王四停下来脚步。“庄主,他们了月光穿透缝隙,照出区域中央大椅上端坐的一道诡异女人身影,那女人双手覆合,轻轻揉捏,似乎手中藏着什么东西。。...

黑暗的区域里。

月光穿透缝隙,照出区域中央大椅上端坐的一道诡异女人身影,那女人双手覆合,轻轻揉捏,似乎手中藏着什么东西。

穿着华服的管家王四匆匆走入这片区域,月光将他身影拉长,铺在冰冷的地面上。

在距离女人有数米时,王四停下脚步。

“庄主,他们已经去调查了,目前已经去了墓地,账房,还有庄门值守处...但一无所获。”

他用颇为怪异的嗓音继续道,“七尊蜡像已经全部返回,只待他们明日离开,无相被罢官后,就去赶尽杀绝!他们必须被制成蜡像,桀桀桀桀...”

女人问:“他们?”

管家王四狂热道:“除了无相,还有一个戴着面具的剑客。

那剑客就是之前阻碍我们的剑客!

没想到这次他居然自投罗网了!!”

女人道:“你一向敏锐,甚至能够判断品次,那剑客如何?”

管家王四发出阴阴的、轻蔑的笑声:“不如何!!

或许每一品之中的具体星级我无法清晰感到,但九品八品七品我却能区分出来。

可是,我在那剑客身上未曾感到七品八品的力量。

这意味着他或许只有九品。

区区九品,竟敢来我山庄之中送死,桀桀桀桀...

实在可笑,可怜,可悲,不知天高,不知地厚,不知死活。”

“九品?”女子奇道,“九品何以能够阻碍之前的哥舒云,纪牙,罗邦?难道不是他?”

管家王四道:“想来只是借用了一些外物,或是其他什么...”

黑暗的空间里,沉静下来。

隐约可见远处神龛上供着的蜡人,笑口常开,诡谲无比。

而区域周围则是莫名地长了不少奇诡到不似人间的植物,金雀笼就挂在其中一个荆棘般的植物上。

女子忽地声音变得又冷又尖:“杀了他!!”

王四愣了下。

女子道:“搜查令只保无相一人,他这般来历不明的人,死了就死了。”

王四有些慎重道:“会不会是暗探?”

女子道:“暗探?那就暗暗的死去好了。”

王四明悟了,发出阴阴的笑声,“刚巧他们分开了,我这就让人去做。

杀了那个剑客,杀了他,把他制成新的蜡像~~~

桀桀桀桀~~~

今晚,神明又要多一个祭品,我们又要多一尊蜡像了,桀桀桀桀~~”

阴冷的笑声,在这黑暗的空间里回荡。

...

...

此时...

黑夜的金雀庄园道路上...

白渊正漫步着。

他已经触碰了足足五个幻景。

每一个幻景都蕴藏了一个温馨的场景。

而这些场景里又蕴藏了些微的恨念。

其实,白渊完全能理解,经历过那样痛苦的过往,被那么狠狠的背叛过伤害过,谁都会如此。

“这幻景里的林小玉一直在往远而去...”

“她是不是想带我去什么地方?”

白渊忽地有了这样的意识。

寅时已至...

山庄越发的诡谲冷寂,好像凛冬里的墓地,透着一种沉重的压抑感。

白渊看着远处,那是幻景里林小玉下一个跑去的方向。

一棵繁茂古树的枝干上正挂着个秋千,秋千的绳索有些破败和磨损的痕迹,其下则是荒草丛生。

吱嘎...

吱嘎...

秋千在夜风里微微晃摆着,显得萧索无比。

毫无疑问,这秋千就是下一个幻景的触发点。

白渊正要走去,忽地感到左手的剑开始突兀的发热。

越来越热。

继而滚烫。

“不是秋千,而是...有什么在靠近。”

白渊瞬间做出判断。

然后在夜风里停下脚步。

他视线稍稍转动,看到了左侧巷道,和前方树林里走来的两个斗笠人。

这两人显然并非之前交锋过的哥舒云以及纪牙。

哒...

哒哒...

脚步声在夜色里隐蔽无比,却又清晰地传入白渊耳中,若非这把剑,他真可能注意不到。

斗笠人还未至,

但一种满怀杀意的压迫感却已四散开来。

这压迫感宛如令人窒息的河水,一瞬间覆笼而下,将这片区域淹没在水下,而使得水下之人不觉生出恐慌感。

白渊因为境界差距,心底确实生出了些压迫感。

而就在不远处的阴影里,无相正默默看着。

他身形绷紧,随时准备出手。

无相其实早就料到了对方可能采取的行动,也知道“无名恩公不是官府中人,可能被针对出手”,所以他才故意分开,以求寻到对方的破绽。

而显然,无名恩公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之前,无名恩公才连一句传音都不屑回复,这一路上,无名恩公才装作不知道他跟在旁边。

无名恩公走过了许多地方,在每一处都停留许久。

他站在明亮的月光里,生怕别人看不到他似的。

无相心底默默感慨。

“没想到第一次与无名恩公配合,竟是这般默契。”

但他之所以绷紧身体随时准备出手,是因为他也察觉了无名恩公很可能是偏向刺客一类的人物。

这样的人物可能弱于正面交锋,又或者是不屑正面交锋。

一个高明的刺客,已经不再以“杀死目标”为任务。

他们追求的,是以贯彻自己的道,继而在这种道下杀死目标。

所以,无相才准备出手。

......

春风里。

两名斗笠人越发靠近。

长剑出鞘的缓沉摩擦声,在夜色里清晰无比,出鞘的三寸寒光透出强烈的煞气。

啪...

啪...

两道靴子循序点地之声传来。

两道寒光向着站在月下的剑客斩去,剑还未至,蕴藏的剑气就已分开气流,使得整个夜色都沸腾了起来。

树上叶,地上尘,皆随气流翻滚飞舞。

无相眉头一皱,他做过功课,所以已经看出这两“人”是什么身份。

“‘飞螳魔刺’单崇!”

“‘流星剑客’于古!”

“这两人都是九品之中的六星强者,尤其是于古,其剑可能已经臻至巅峰...

而单崇则是地下势力,杀手世界里的佼佼者...这两人一明一暗,一刚一柔...有些麻烦啊...”

“更麻烦的是,据我估算,至少还有四五个高手在一旁虎视眈眈...”

“若真是交锋起来,我顶多能对付两人。”

“可他们既然出手了,又被我抓到了,那么...总归要么是大战一场,要么就是露出越来越多的破绽,此番不算空手而归了。”

诸多思绪在无相脑海翻涌过。

他正要出手,却在抬眼看去时愣了愣。

月下的剑客,

冷的如同大雪忽起。

月光,都因他的静止而被冻结了。

高傲,孤傲,冷傲,一种强烈的傲慢感从那剑客周身澎湃着拍打而出。

宛如明月照大江,江水万古流。

又岂是小小的溪流河水能够淹没?

接着,无相眼中...

那剑客拔出了剑。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剑客不再是双手,而是四手。

一把剑也在虚空里幻呈为两把。

强烈的震惊感传递而来,那如妖似魔的剑,那极尽魔幻的四臂。

刷~

刷~

剑似乎出了鞘,又似乎没出。

剑客背后呈现出两道漆黑的弧光,孤光交合,构成了一轮清辉泼洒的满月。

这一刻,画面宛如定格,却又旋生旋灭。

紧接着,扑来的两人,竟瞬间倒地!!

无相瞳孔收缩,因为他看到那两人身上忽地腾起了火焰。

那火焰“哧啦”一声,就如火蟒窜起,继而吞没了倒地的两人。

两名斗笠人似乎极度惧怕火焰,想也不想,转身往远处的池塘掠去。

无相以为恩公要出手阻拦。

可是,恩公在长剑回鞘之后,却只是静静地负手望月。

似乎他已经出完了今天的剑,又或者......他对自己有着诸如“对同一人只能出一剑”的古怪要求。

总之...

灰衣铜面的剑客,出完了剑,就开始旁若无人地赏月。

无相可赏不了月。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他虽然不明白恩公的剑术究竟恐怖到了何等程度,但他知道必须要挡住那两名斗笠人!

只要那两人身上的火不灭,那么两人就会死,如此一来...即便之后再爆发大战,他们也能少掉两个强敌。

无相一现身,便如疾风般拦截而去。

但另一边,一道身影手持玉尺,同样飞速地窜出拦在了无相面前。

无相一愣,瞬间与迎来的哥舒云交手数回合,又各自退开。

而不远处已然传来了两声入水的噗通声。

无相心中暗暗叹气。

“还是没能阻止啊...失败了......”

但紧接着,凄厉地怪叫从远处传来。

无相猛然侧头,只见那池塘方向竟依然冒腾着浓郁的火焰,火光冲天,映照地幽暗池塘一片光明。

火,入水,不灭......

“这...怎么可能?”无相瞠目结舌。

他侧头看了一眼恩公。

那高冷的剑客依然在望月。

仿佛他本就是天上而来的谪仙人,此时不过是在眺望着云上的故乡。

  • 从傀儡皇子到黑夜君王

    作者:蟒雀

    类别:科幻 | 连载

    编辑:翩若惊鸿 | 在读:20835 人

书评(391)

我要评论
  • 富贵,&,那就

    你听话,那就是荣华富贵,不听话,那就是粉身碎骨,懂吗?”

  • 不决,&道开局

    白渊有些犹豫不决,谁都知道开局很重要,尤其是现在这种“被神秘人以未知目的困在古庙”的开局,更需要谨慎对待。

  • 幻泡影&,如露

    “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与其在红尘里打滚,不如青灯古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