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黑色的剑。剑在鞘中。鞘却在白渊的手中。他体会着左手传来炙热的感觉。这好像在说他:这里的一切...罪恶滔天。不论是引路的仆人,但是之后的管家,都是如此。粗略看去,灯光之下,砖瓦华美,玉石堂皇。但细细地去看,却隐约能看见石缝里完全凝固的暗红血液黑色的剑。。...

剑。

黑色的剑。

剑在鞘中。

鞘却在白渊的手中。

他感受着左手传来炽热的感觉。

这似乎在告诉他:

这里的一切...罪恶滔天。

无论是领路的仆人,还是之前的管家,都是如此。

粗略看去,灯光之下,砖瓦华丽,玉石堂皇。

但细细去看,却隐约能见到石缝里凝固的暗红血液,干瘪的血肉枯骨。

路畔树木格外繁茂,花草格外鲜艳,也不知是浸润了何等的肥料。

此时,仆人已经领着两人粗略逛了一圈了。

主要是看了庄后的墓园,以及庄园内部的人员往来名录,采买记录等等...

墓园里竖立着两座坟墓,即“林霜之墓”与“薛纱之墓”,至于书生的却没有。

可若是想在墓园重新掘墓开棺验尸,那是不可能的,也没有意义。

至于人员往来名录,采买记录等等,那是肯定做了手脚,完全没有参考价值。

所以...

一切地方都显得正常。

但无相这么按部就班地去查探,也是为了做出一副假象,混淆对方的视线,让对方不知道他的真实目的和关注点。

丑时寅时交界之间。

无相停下脚步,道:“我们自己再看看。”

仆人也不坚持,道:“官爷,请自便,若是需要什么,请尽管吩咐...夜间有值勤的庄仆。”

说罢,他幽幽地转身离去,身形消失在拐角处,忽地不见,继而再无声息。

夜色,安静无比,充斥着一种令人心悸的氛围。

无相看了一眼白渊,远远传音道:“无名恩公,你我分头调查,如有线索,第一时间在此处汇合。

若无线索,你我也需一个时辰后再次碰头,以证安全。

如若出事,在你我之前见面的山道上汇合。

若是山道也不便汇合,便去末山县正气阁汇合。”

说罢,他转身踏入黑暗。

一瞬间,强大的隐藏能力让他成了个透明人。

白渊张了张嘴,想说话。

可是,他不会传音...

而若追赶过去拉着无相说话,那太丢脸了。

他虽然不好面子,但也是个要脸的人,这事儿做之前总得犹豫下。

而就在这一犹豫的功夫,无相已经不见了。

无相的自我隐藏能力强大无比,只要自己不显身,别人还真找不到他...

白渊无语,心底默默吐槽:“这肯定又被当成是高冷的表现了......”

他身为一个九品武者,被丢在这么一个危机四伏、凶案无数的诡谲之地,别说,还真有点毛毛的感觉。

而且,此时此刻,白渊总觉正常地沿着主干道,漫无目的地散步,实在是件很丢人的事...

没看到无相是直接消失了吗?

连灯笼都没提,走入黑暗,就没了人影。

他捏了捏左手的黑剑。

剑上的温度散了一些。

“等等,这把剑似乎能够感受到罪业的浓淡程度。”

“罪业淡的地方,自然就是安全区域,罪业浓的地方,就是危险区域。”

“而某种程度上来说,越危险的地方越容易产生线索。”

“但时间还长,我可以先探索安全区域...”

他抓着黑剑,感受着剑隔着剑鞘传递而来的温度,从而判断前进方向。

无相来这里,找的是证据。

而这个证据,需得寻到林小玉。

这也是无相正在做的事。

他来这里,找的也是林小玉。

但他要找的这个“林小玉”,是林霜口中的“林小玉”。

白渊犹然记得【林小玉物品】上的描述是“蕴藏着深深的思念”,而不是“深深的恐惧”或是“深深的邪恶”...

这是否意味着,真的林小玉其实还存在着?

而这,正是他需要确认的事。

...

...

片刻后。

白渊遵循着“黑剑的温度”,走到一处石质满月门前。

满月门,是园林之中常有的圆形门,寓意着圆圆满满,团团圆圆,既美观,又蕴藏祝福。

他心有所感,忽地停下脚步,抬手触碰在满月门的边缘。

自明的信息浮现而出...

——【妙道】为主人服务——

——发现一段蕴藏些微恨念的普通记忆——

——评估安全——

——是否查看?——

“查看。”

白渊心底默默道。

瞬间...

场景幻变。

他面前依然是这石质满月门,但却少了阴森,而多了温暖。

阴冷的夜色也不见了,天穹的阳光投落而下。

忽地,有女孩可爱的声音从远传来。

“爹~~爹~~我躲好啦~~你快点来找我呀~~~”

白渊看去,只见一个可爱小女孩笑嘻嘻跑来,然后躲在了满月门后。

没多久,一个大块头的憨厚男人跟来了,但他却不入门,而是在门前徘徊着,同时喊着:“小玉,你可要躲好!”

“知道啦,爹,你快来找我吧~~”女孩回应。

白渊站在一边,仿如透明人般观看着。

他已认出,可爱小女孩就是孩童时候的林小玉,大块头憨厚男人则是过去的林霜。

此时...父女俩不过一门之隔。

林霜却假装找不到女儿,在一边絮絮叨叨着,一边故作在到处寻找。

“哎呀,小玉,你藏得爹爹都找不到了。”

“是在这棵树后吗?”

“不在。”

“是在这朵小花下面吗?”

“嗯?也不在。”

“难道躲在天上的云朵后面了吗?”

林霜一边喊着,一边在原地跳动着,好像真要看清楚自家女儿有没有躲到云后面。

他明白,女儿要的只是这个捉迷藏的过程,要的只是他在找,而她躲着。

门后,林小玉忽地发出嘻嘻的笑声。

但林霜却就是装作找不到的样子。

林小玉喊道:“爹,你还没有找到我,要不要我给你提醒呀?”

林霜故作愁眉苦脸道:“好吧。”

林小玉道:“你跑到门这边来呀!”

林霜一边应着,一边走过了那扇满月门,然后看到了躲在门后的小女孩。

小女孩脸上笑开了花。

林霜跳过去抓住自家女儿:“抓到你啦!”

林小玉道:“再来!这次,我要躲其他地方咯。爹爹再来找我。”

林霜道:“好,今天爹哪儿都不去,就陪你玩。”

“太好了!”

小女孩开心地欢呼着,然后往远处跑去...

不知为何,她的背影充满了孤独,和小孩子不会有的那种悲伤,还有一种奇异的阴冷感。

光景再度幻变。

阳光消失,只剩幽幽的月色落照此方,呈现出一种诡谲幽寂的氛围。

白渊看着这冷冷清清的满月门,这真是应了那句诗。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但再看时,却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无论是林小玉,还是林霜,结局竟都如此悲惨。

对照这段美好的记忆来看,还真是让人难受啊。

白渊轻轻叹息了声,心底生出强烈的同情。

他看向远处,循着刚刚记忆里林小玉奔跑的方向而去。

......

片刻后,白渊来到了庄园前的一个景观池塘前。

池塘约莫是个直径十余米的圆,两侧有奇石假山,环绕的石带则是五彩鹅卵石,而中央的潭水却幽深莫名,给人以不知藏了什么诡物的恐怖感。

他触碰向池塘的边缘。

自明的信息再度浮现而出...

——【妙道】为主人服务——

——发现一段蕴藏些微恨念的普通记忆——

——评估安全——

——是否查看?——

“查看。”

白渊没有犹豫。

瞬间...

场景再度幻变。

池塘假山未变,但氛围却彻底变了。

阴森褪去...

充满生机...

潭水不再浑浊幽深,而是若翡翠般的碧绿,其中还有着一尾一尾的小鱼儿来摇头摆尾,游来游去。

两畔则是生着一些繁茂的树。

树枝被沉甸甸的果实压着,而垂落。

“爹~~这个是什么果子呀~~”粉嫩可爱的林小玉踮脚,站在树旁,试图伸手去触碰果子。

大块头的林霜来到树旁,抬手压下树枝,然后又帮林小玉摘下果子。

他凝视了半晌,尴尬地揉揉脑袋,笑道:“爹也不知道...”

林小玉奇道:“不是爹种在这边的吗?”

林霜道:“不是。”

林小玉道:“那是哪儿来的?”

林霜道:“是小鸟从远方衔来的种子。”

林小玉愣了下,这句话显然让她的想法也跟着飞远了,她越发好奇地把玩起那硬邦邦的果子来。

林霜笑着鼓励道:“扔扔看,看能扔多远,好不好?”

“好呀,爹~~”

林小玉欢呼一声,把果子远远儿丢了出去。

噗通~~

果子落在池塘中,惊破了水中的蓝天白云,扩撒开暖色调的灿金涟漪。

林霜也摘下一个果子,远远扔了出去。

噗通~~

果子落得远了点,溅起晶莹的水花。

林霜笑道:“我比你扔的远!”

林小玉不服,又去摘果子。

白渊静静看着,只觉这氛围充斥着难言的温馨感。

良久...

林小玉丢下果子,又往远处跑去了。

蓝天消失,白云不见,碧绿的潭水重为幽深诡异。

幻景恢复了正常。

白渊看向林小玉跑远的方向,再度跟了过去。

隐约间,他有一种感觉:

“或许之前,我陷入了误区。

我总认为罪业越重的地方,线索越多。

其实未必如此。

罪业轻缓之地,反倒是可能蕴藏了更多的真相。

只不过,缺少了一双能发现它们的眼睛。

【妙道】似乎对恨念,怨念,甚至咒念极为敏感,这正好可以帮到我。”

  • 从傀儡皇子到黑夜君王

    作者:蟒雀

    类别:科幻 | 连载

    编辑:翩若惊鸿 | 在读:20835 人

书评(432)

我要评论
  • 事,由&不去思

    白渊穿越到了这里,这些事就变成了他的事,由不得他不去思考。

  • 五品特&殊法术

    天目:五品特殊法术,施展该法术可在天空开眼,俯瞰一方,知其动静;

  • &了命地

    我若是你,我现在不会去想那些毫无意义的事,只会拼了命地去适应身份,想着怎么才会不让人识破。

  • 之间,&呼吸往

    镜法:五品特殊法术,施展该术法可于虚空显镜,万里之间,呼吸往返。

  • 双眸打&上挂着

    长腿少女眯了眯眼,冰冷的双眸打量着他,小脸上挂着的笑容变得戏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