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男人瞳眸漆黑,视线落在最后那两个字上,久久地也没挪开,身体也未曾再动一下。许久。他眸色微动。弟弟……么?在薄璟川的记忆里,生下他的母亲更早便离开了了他跟父亲。——这里的离开了指的确实是离开了,而非“死掉”。始终以来,对母亲的记忆就极少。男人瞳眸漆黑,视线落在最后那两个字上,久久没有移开,身体也不曾再动一下。。...

【弟弟。】

男人瞳眸漆黑,视线落在最后那两个字上,久久没有移开,身体也不曾再动一下。

许久。

他眸色微动。

弟弟……么?

在薄璟川的记忆里,生下他的母亲很早便离开了他跟父亲。

——这里的离开指的的确就是离开,而非“死去”。

一直以来,对母亲的记忆就很少。

而母亲离开后,剩下父亲则是郁郁寡欢地一个人将他带大。

到他十五岁的时候,父亲出车祸意外死去。

那时候仍是少年的薄璟川是难过的,却也有种“终于来了”的解脱感。

母亲虽抛弃他们父子俩离去,但父亲却始终想着她、念着她,一直不放弃寻找她。

却也始终没有结果。

曾经十分优秀的父亲终日沉浸在悲伤里,为了寻人甚至卖掉了自己一手带起来的公司,带着自己四处搬家……

幼年的薄璟川,最多的便是自己不停转校的记忆。

或许这学期刚刚跟班里的同学熟悉起来,下学期便要转走了,又要重新结识新同学,重新慢慢熟悉……

其实还会有曾经的好朋友写信给他,但慢慢的,距离和时间会冲淡一切。

既然早晚都是要走的,幼年的薄璟川便也不浪费时间熟悉那半年一换的新朋友。

可以说。

如今男人疏离冷淡的性格和胃病都是幼年时形成的,而频繁转校下他还能取得如今的成就——

一是自己足够努力;二来,那个叫父亲的男人的基因或许也确实不错。

在十几年如一日的寻找却始终不见里,伴随着男人最初卖了公司后的存款一点点变薄,他也正逐渐失去往日的精气神。

又或者说。

在薄璟川的记忆里,他从未见过这个男人意气风发的模样。

——那个女人走了,带走了他的心,他的肝,他的灵魂……他全部的全部,只留下一具空壳。

空荡荡地,行走于人间。

彼时,尚且年幼的薄璟川便暗暗发誓:将来他绝对不要成为和父亲一样的人!

父亲的车祸意外是解脱。

对父亲本身,对他,对那个女人来说,或许都是。

之后。

薄璟川用父亲最后的积蓄和那笔车祸赔偿金完成了高中学业,大学选了软件工程开发专业,大一下学期时就制作出第一个APP应有程序获奖卖了一笔还算不错的价钱,到大三时,他已攒够了一定的本金,和几个朋友一起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这便是盛世集团最初的雏形。

后来,伴随盛世越做越大,始终孤身一人的薄璟川的精神却是越发的空虚。

也许这一刻,他跟那个男人的意识重合了。

不同的缘由,同样的空虚。

二十四岁开始,薄璟川开始投资基因实验室,每年都注入不菲的资金。

目的却只有一个——

让他们对比基因库,找到他可能存在的亲人。

对那个将他生下,名叫“母亲”的女人,薄璟川没有任何的期望和念想。

父亲是父亲,他是他,他们始终都是不一样的。

而他,也早已过了需要母爱的年龄。

只是他在想,会不会有跟他一般的人,一般的……孩子,在诞下后,却又被那个女人无情地抛弃。

然后。

在二十七周岁的生日刚过去不久后,他找到了楚楚……他的妹妹。

薄璟川非常清楚,父亲对那个女人的迷恋与忠诚。

所以不论楚楚也好,还是那个素未蒙面的“弟弟”,都是跟他同母异父的存在。

过去的薄璟川的确是孤独的。

所以在知道第一个妹妹消息的时候,他哪怕是要放下手中正在处理的公事,也要亲自过去。

带回来后。

小姑娘有时候的确很麻烦,身上还有各种小毛病,却都是无伤大雅,而且薄璟川能感觉到,她同样是在真诚对待自己这个哥哥的,也给了他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惊喜。

连这些年来一直纠缠着他的胃病和失眠都好了许多。

足够了。

薄璟川其实已经不想再寻找其他的兄弟姐妹了,只是一下子忘了停止基因研究中心的活动,现在反而又多了个“弟弟”。

兄弟啊……

“把他的资料发给我。”薄璟川道。

那头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大BOSS的回复,也是一刻不迟地把资料发了过去。

只是……

大BOSS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冷淡?好像对又找到一个弟弟这件事并不是很高兴?

这位投资人一向性情清冷疏离,不奇怪,别多想。

薄璟川很快拿到了资料,简单版的。

这位弟弟今年二十四岁,正在娱乐圈发展,且混得很不错,粉丝数量和演出代言费俱是惊人。

男人扫过后敛眸,目光直直落在电脑屏幕上发来的资料——对方那张哪怕是拍做证件照,依旧对男人而言,过分好看且招摇的脸上。

片刻后。

“资料封存。”薄璟川道。

那头愣了下。

薄璟川终于关闭了资料页,“这件事不准告诉任何人,包括他本人。”

——他的弟弟。

便也意味着“哥哥”称呼不再只属于他,今后再喊哥哥,便要以“大哥”、“二哥”作为区分。

算了吧。

他现在已经有妹妹了,不再是孤身一人,余下的也不必全部找到。

那头也懵了。

不明白大投资人原本唯一的要求就是帮助找家人,现在找到反而不需要了。

但他们研究室这些年主要靠薄璟川的私人投资撑过来,日子还比原先过得好多了,也不敢多说什么。

“好的,薄总。”

片刻后,薄璟川又道,“今天的事不要让我妹妹知道。”顿了顿,“一点都不能。”

……

交代完基因研究室那边,薄璟川又联系了另一名下属。

不是林之洲,不是周桥觅……不是任何一个知道他跟殷楚关系的存在。

薄璟川把那个名字发过去,让人以后多关注下对方,有任何问题都帮忙及时处理。

既然是明星,那么这边以投资人的身份出现是最好的,只要品行形象方面没有问题,代言之类盛世这边有合适的,也可以递给对方。

那人也是个职场精英了,见自家BOSS忽然要自己关照一个娱乐圈明星,当场一点异议都没有,立马应下任务。

电话挂断。

转头,就跟自己女朋友激动咬耳朵,“我怀疑,我老板是个GAY!!!”

15、天衍宗

2022-07-24
  • 被五个大佬哥哥宠上天

    作者:桃狸狸

    类别:历史 | 连载

    编辑:隔山隔海 | 在读:24383 人

书评(149)

我要评论
  • &男人也

    “那个你很怕晒黑吗?我懂我懂,男人也是很在意自己那张脸的。”

  • 楚也反&应了过

    见两人停步齐刷刷地看着自己,殷楚也反应了过来,她倒不觉得有多尴尬,还指了指薄璟川手里的伞。

  • 用在现&显著。

    这项技术,不仅可能用在现代医学,在刑侦断案方面同样效果显著。

  • ,可以&给你一

    殷楚十分善解人意,说着解下自己的兔子小包包翻动着,“我这里有防晒霜,可以给你一起用的……”

  • 特助牌&线。

    总裁是要维持逼格的,这种时候,特助牌翻译机立马上线。

  • —身为&居二线

    林之洲识趣地退后——身为特助,就是帮总裁办好事情后就退居二线,将舞台让给大BOSS。

  • &以及笔

    撑伞时,露出一截肌理分明的手臂以及笔直修长的脖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