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湛眉心微凝。——又是转校生……手臂,忽有一阵热意淡淡的幽香席卷而来。“去问问他,是怎么回事。”秦湛呼吸的节奏一滞,非常果断一回过头。果真。殷楚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回来,小姑娘猫着腰,头发细软,跟乖顺的毛绒小动物似的。从这个角度看去,少女放佛就把脑袋枕在自己的手臂上。——又是转校生……。...

秦湛眉心微凝。

——又是转校生……

手臂,忽有一阵热意香风袭来。

“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秦湛呼吸一滞,果断一回头。

果然。

殷楚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小姑娘猫着腰,头发细软,跟乖顺的毛绒小动物似的。

从这个角度看去,少女仿佛就把脑袋枕在自己的手臂上。

而他。

正依托着她的全部。

秦湛喉结滚动……

见秦湛迟迟没有动静,殷楚不解地抬头,眨了眨那双明眸,“秦湛,你还愣着做什么啊~”

她一无所知。

秦湛收回视线,后头亦恢复平静。

“离我远点。”秦湛冷声。

“为什么呀?”

“热。”

殷楚:“……QAQ”

当初在咖啡厅门口发传单,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但忌惮着秦同学的Yin威,受气包殷楚还是往后退了两步,继续用那种控诉的目光看他。

这回,秦同学不为所动。

少年修长的指尖点在屏幕上,往上滑动了两下,就看到徐跃光前面发过来的消息。

徐同学虽说是被秦湛骗走的,但在陪殷素雪去医务室的途中,始终记得自己的使命,非常好地履行了自己监视者的职责!

医务室那头。

殷素雪有一点风吹草都他都要跟秦湛禀报,具体到每一件小事,甚至包括她在处理伤口时一共痛叫了几声,那声音叫得有多难听……

秦湛:“……”

倒也不用这么事无巨细。

秦湛回了个:【?】

殷楚在旁边幽幽开口,“秦同学对同学好冷淡啊,只发一个问号,完全不崩酷boy的人设呢。”

秦湛不理她。

下一秒。

殷楚摸摸下巴,“这么看来,秦同学已经对我很好了?至少微信聊天里发给我的话可没有那么短?”

几下扯到自己身上去了。

秦湛冷淡地瞥她一眼,“想太多。”

“哼哼,就是嘛就是~”

秦湛:“叫名字。”

“什么?”

秦湛继续侧首看她,“叫你在通讯录里给我备注的名字。”

一直“秦同学”“秦同学”……

这世上姓“秦”的人那么多,呵,鬼知道到底是在叫谁呢?

殷楚想了下。

“秦湛同学~傲娇颜表情?”

秦湛:“……”

那头孤身一人的徐跃光却是再也憋不住了,几乎在秦湛发消息的瞬间,又是一段段的文字发来。

茫茫多得一大片!

【湛哥你没说错,这女人真的疯得厉害!癔症了!!】

【到现在还坚持是小仙女害她,是小仙女在背后推了她,逼逼叨叨几句车轱辘话一直说个没完……我怀疑,她脑子有病!】

【她说,她一定不会放过小仙女的!小仙女的那点事情、全部的真面目,她迟早给统统曝光出来!】

【对了,她还说,让小仙女这段时间夹紧尾巴做人,小仙女只要敢做一丁点违法的事情,被她发现了,一定会叫小仙女好看!!】

【真的,精神病+被害妄想症晚期,没救了。】

从这些话里能看出,徐跃光真的是个非常铁的“小仙女后援会”的成员了。

完全不必担心他会被殷素雪蛊惑,以相信了对方的真话。

此外……

秦湛便看到他身侧的小姑娘,在瞟到这段话后,神色忽然变得紧张了起来。

大惊失色那种。

怎么?

秦湛皱眉,语气紧跟着也急促了几分,“你真的做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

殷楚白净的小脸更白了,几乎颤颤。

在秦湛严厉的注视下……

小姑娘点了下头。

“嗯!”

“……”

你还有脸“嗯”那么大声?

秦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非常熟悉地开始头疼了,但在这一刻,更多想着的却是怎么替某个“麻烦精”扫尾。

秦湛语气稍重,透出几分认真。

“你到底做过什么?说出来,或许还有补救的办法。”顿了下,“我也会帮你想想看的。”

“不!你帮不上忙!”殷楚想也不想就否决。

秦湛的神色在这一瞬间沉下来,他低眸凝视着殷楚……

但小仙女似乎正陷在焦虑的紧张里,竟也没注意到少年异样的神色,握着手机就要走。

“你要去哪里?”

秦湛第一次主动握住了少女的手腕,而非在对方凑上来时被动地接受。

入手触感纤细柔软。

——温香软玉,不过如此。

秦湛黑眸沉沉,“至少先把事情解决了。”

殷楚却是很急,她一下子甩开少年握住自己的手,“现在就是要去解决问题啊!我去找我哥哥!!”

殷楚挣开秦湛的手,快步跑到某个监控死角,狗狗祟祟地开始打电话。

秦湛被留在原地。

一瞬间。

跟少女隔出泾渭分明的两个世界。

掌心好似还残留着对方手腕的温度,但被微风一卷,很快便又散了。

——连这夏日炎炎都留不住。

秦湛往前走几步,礼貌地避开殷楚的通话内容,忽地他伸手将大掌盖在自己眼上。

遮住所有表情。

呵。

少年轻笑一声,是讥嘲,是冷笑。

她自然有跟她有血缘关系至亲哥哥疼,有无数同学朋友宠爱,有后援会的忠实成员帮忙……

他又算是什么东西?

这种时候哪里轮得到他了?

对方不过客气客气跟他多说了两句,他就得意忘形,以为自己能跟对方并肩了吗?

秦湛。

你只是个空闲时逗弄一下的有趣小玩意,是个趁手好用的工具人……

所以。

不要再白白凑上去,自取其辱了!!!

……

一分钟后。

殷楚出来。

她朝原先两人呆着的位置一瞧,秦湛已经不在了,四处一扫,少年站在不远处。

神色……

好似又恢复到了两人不曾说话时的漠然冷冽。

但此时此刻,殷楚却顾不上那么多,她跑过去,“秦湛秦湛,你懂会计吗?”

少年仍保持着那种冷漠的眼神看她。

他应该直接转身走人的。

哪怕从刚才到现在,他一直帮她拿着那铁球似的永生花,但只要将东西往地上一放,她不可能看不到。

对比殷楚方才对自己的态度,他就应该冷着点她的——

少女歪歪头,困惑看他。

秦湛抿直的唇开合,“怎么?”

声音似有点不自然,但总归还是说话了。

殷楚这会儿可没空在意那么多。

秦湛没否认,她就默认他是会的!

于是,小姑娘几步蹦过来,纤细青葱的手里握着的手机,下一步则点开跟“秦湛同学(`^´)ノ”的聊天窗口,道:

“快快快!你把你给我暑假补习课的钱再核算一遍,我给你交税啊!!”

15、天衍宗

2022-07-24
  • 被五个大佬哥哥宠上天

    作者:桃狸狸

    类别:历史 | 连载

    编辑:隔山隔海 | 在读:24383 人

书评(174)

我要评论
  • &头顶,

    殷楚顺着林之洲的视线看过去,就见男人撑着伞的手稍稍倾斜,那片阴影落在她的头顶,同时遮住了周围或多或少觊觎的目光。

  • 见丝毫&,又继

    薄璟川眉眼矜贵冷漠,瞧不见丝毫柔情,看了殷楚一眼,又继续朝前走。

  • ,她不&知想到

    殷楚看完,抬头看看特助林之洲,又看看薄璟川,她不知想到什么,眸色忽而清晰。

  • &袖子稍

    炎炎夏日里,他穿着一袭正装,西装外套倒是脱了,但穿一件白衬衫,不是少年感的青涩,具有男人的成熟性感,于袖子稍稍挽起。

  • “只听&……”

    “只听说过‘喜当爹’的,没想到,原来还有‘喜当哥’的啊……”

  • 走还以&背后却

    刚刚见你在太阳底下走还以为不怕晒,没想到啊,有些人伞都不打,背后却偷偷涂防晒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