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半句并没有说出口。-殷楚呆在原地,脑袋上明晃晃地顶着三个字——完!球!了!来了来了。她在看见秦湛的一刹间就有种情况不妙的预感,因为她立即抛球又跳下去,企图装做娇弱地萌混顺利过关。没想起……但是逃不开秦老师的火眼金睛!这一刹,殷楚疯狂的的头脑风暴,突然间,-。...

后半句并未说出口。

-

殷楚呆在原地,脑袋上明晃晃地顶着三个字——

完!球!了!

来了来了。

她在看到秦湛的瞬间就有种不妙的预感,所以她当即抛球又跳下来,试图装作柔弱地萌混过关。

没想到……

还是逃不开秦老师的火眼金睛!

这一瞬,殷楚疯狂的头脑风暴,忽然,一个明亮的电灯泡从殷楚脑袋上冒出来,还闪啊闪的。

Bingo——有了!

殷楚还是盯着那张白净娇弱的脸,说道,“那个……第一次有危险见到你的时候,我是真的不会。”

“防身术都是后面学的。”

殷楚可没说谎。

第一次遇到秦湛,那已经是她穿越修真界之前的上辈子了,彼时养在殷家的她,的确是个手无缚鸡之力、柔弱不能自理的小姑娘。

呵。

秦湛又问:“那第二次呢?”

“第二次……”

殷楚的眼睛转啊转,“第二次在咖啡厅门口时候,我的确已经报过班也进修过了,但那都是课堂学习的成果,实际不是没有半点实战经验嘛~”

“估计是只有在极度危险需要自保的时候,才能触动并展开我的本能防御系统。”

“那时候我被两个肌肉大汉追着,他们不是只叫我玩玩么,实际也没动手,我胆子小,就习惯性的开溜了……”

秦湛看着殷楚那张解释讨好的乖巧小脸。

胆子小?

这世上或许就没有比她胆子更大的人了!

事情过去多时,伴随着秦湛对殷楚的了解逐渐加深,他慢慢也反应了过来。

也许那日的一切,是殷楚故意设计的,为的便是叫他乖乖入套。

殷楚那位不曾露过脸的亲哥哥如此地富裕且宠她,有钱人的那套秦湛虽没有体验过,却也听说不少。

这种人家最容易被绑架勒索,妹妹单独出门,那个当哥哥的怎么可能一点防备都没有?

现在回想,那两个流氓的气质和肌肉量都不寻常。

或许他们的真实身份根本就不是流氓,而是那位专门派给麻烦精以保护她的人!

如此一来,殷楚便从头到尾都在说谎!

欺骗他,玩弄他……

这叫秦湛如何能不生气呢?

“秦同学。”小姑娘抬着头,小心翼翼地看向他,“你是不是不高兴了呀~”

秦湛视线冷漠。

你说呢?

殷楚将手里的“铁球”换到左手,一边蹬蹬蹬地走上前,一手扯了扯他的衣摆。

使出了她的终极绝技——撒娇!

“秦同学,你不要生气了,我也不是故意的……大不了,我请你吃好吃的,给你赔罪?”

好吃的?

呵。

她的脑袋里难道就只有这点吗,一天到晚的吃吃吃,他难道自己就买不起吗?

“秦同学秦同学……”

然而。

少女在面前叽叽喳喳个不停,比起讨人厌的小麻雀,偏生她嗓音娇软甜糯,更像是一只百灵鸟。

每次说起“秦同学”那三个字,都仿佛在歌唱,悦耳极了。

秦湛的唇抿成一道直线。

许久。

“我没有名字的吗?”少年语气冷冷。

“……啊?”

因为这个吗?

殷楚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她一抬头,对上比她高出大半个脑袋的秦湛的眼,才后知后觉试探着开口。

“秦……秦湛同学?”

秦湛:“……”

心脏刚刚剧烈跳动了一瞬,就又整个升起来了——给气的。

殷楚尚不知晓,犹在反思自己,“你是不满意我对你的称呼问题吗?那你可以早一点提出来的,都可以商量……”

她抬头时,脑袋上一缕头发还高高束着。

那是刚刚跳下台阶低头的时候,扎起的马尾中的一缕头发飞起岔开的,现在高高翘着,就好像二次元美少女标配的呆毛,叫人看见了就想给她按下去。

秦湛早早就看到了。

此时此刻,少女就走到他面前,有着强迫症的少年再也没忍住,伸手帮殷楚拨下去。

少女发丝细软顺滑,跟男生剃了平头那种刺刺的感觉截然相反,一下子竟挠得秦湛心头都有些痒。

咳。

“……啊?”殷楚很迷茫。

秦湛别开头,少年神色似寻常的冷漠又似乎带着点别样的别扭,“刚刚你头发乱了。”

殷楚伸手要摸摸。

秦湛见状,弯腰伏地身子,到底是将殷楚手里一直拿着的那颗“铁球”给接了过来。

少女终是腾出双手。

摸摸,碰碰……

马尾扎的好好的,不过秦湛在她这边信誉很好,也是不会骗人的性子,所以刚刚大概是真的吧。

于是,少女仰着脑袋,下巴尖尖,眼眸明媚,朝他粲然一笑。

“谢谢你呀~秦湛~~”

“嗤——”

秦湛的笑声很低,有点像是那种冷笑。

一听到,殷楚整个脑袋都缩了缩。

好久。

她再次鼓起勇气抬头看去,却发现,秦湛是真的在笑——

并非冷笑。

而是那种心情颇为愉悦的笑声,少年身量不俗,眉眼冷冽近乎锐利暴戾,平常极容易给人一种不好相处之感,远远见了也便不敢靠近。

但此刻。

他确实真真切切在笑的。

殷楚站的地方靠近里面,是阴凉处,而秦湛则稍许站在靠外面些的地方,替小姑娘遮住所有日光的同时,那光也落到了他的身上。

暖光融化了清冷,少年漆黑的眼底光华潋潋,笑意真切,那张本就好看出奇的脸更是爆发出了百分百的魅力。

一瞬间,连风也温柔。

殷楚都瞧得愣了一瞬。

旋即反应过来——

诶诶诶!

秦湛这是不跟她计较了?

一直表现的心眼对比大哥都大不了多少的秦同学,这次却出乎意料地……没有再跟她计较?

奇迹!!!

许是少女呆愣的木讷过分好玩,又或许是刚刚那一触,对方柔软的发给他留下的印象深刻。

有些事情,有一就有二。

是以,秦湛凭借身高,将手搁置殷楚头顶又揉了揉。

“知道她对你不怀好意,就不要单独跟她出来。”

殷楚没法跟对方解释穿书重生之类的事情,而且这会她的脑袋沉浸在“秦同学转性了”的爆炸信息里。

一个劲小鸡啄米般地点头。

“嗯嗯嗯。”

几次接触,秦湛算是了解了她的,敛了笑意,又低头淡眸瞥了殷楚一眼。

“别每次都答应的飞快,最后死性不改。”

殷楚:“……”

秦同学,你好懂哦!

15、天衍宗

2022-07-24
  • 被五个大佬哥哥宠上天

    作者:桃狸狸

    类别:历史 | 连载

    编辑:隔山隔海 | 在读:24383 人

书评(439)

我要评论
  • 但特助&股的,

    但特助嘛,就是给总裁擦屁股的,各种脏活累活都得他来干!

  • 被拐卖&,鉴定

    比如能通过基因对比,找回被拐卖的孩子,鉴定被害人身份……等等。

  • 居二线&,将舞

    林之洲识趣地退后——身为特助,就是帮总裁办好事情后就退居二线,将舞台让给大BOSS。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