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湛神色很复杂地望着徐跃光。“……”他是亲眼目睹了全过程的。但是这事并也不是殷楚主动害命,但终归也跟她有些关系,秦湛正心里想要如何帮某个大麻烦精辩白呢。没想起,这人竟坚定不移地站在对方身后。殷素雪持续发狂中:“殷楚!是殷楚害得我!你们为什么都不我相信呢“……”。...

秦湛神色复杂地看着徐跃光。

“……”

他是目睹了全过程的。

虽然这事并不是殷楚主动害人,但总归也跟她有些关系,秦湛正想着要如何帮某个麻烦精开脱呢。

没想到,这人竟坚定不移地站在对方身后。

殷素雪持续发疯中:

“殷楚!就是殷楚害得我!你们为什么都不相信呢?我知道,你们都是被她给骗了——”

她一回头,突然看到远远站着的秦湛。

殷素雪眼底忽地一亮,因为这少年的皮相生得极其好看,而且气质冷冽,一看就不是会被殷楚所惑的人。

她扯扯头发,朝秦湛做出可怜委屈的表情,“真的是殷楚推的我,她刚刚就在这里的,你相信我啊……”

徐跃光的眼神也看过来,就仿佛……在忌惮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与此同时。

秦湛还感觉有另一道目光也落在他身上,似乎只要他一个没答好,有什么沉甸甸的东西就要往他身上砸。

秦湛:“……”

秦湛冷漠地移开目光,“她癔症了。”

徐跃光忽地松口气,同时,秦湛也感觉落在他背上的那道目光,不再那般如芒在背。

殷素雪的目光再度变得凶狠,秦湛则是瞧都不瞧。

“带她去医务室吧。”

“……啊?我啊?”徐跃光反应过来,可怜巴巴地朝秦湛看来,后者只回了个冷淡地眼神。

徐跃光缩缩脖子。

所谓小弟,就是所有脏活累活,全部由他来做!

不过某徐姓小弟本质还是善良的,没有到见死不救的地方,于是远远地,他握拳做鼓励状:

“萌萌,站起来!加油!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极尽矫揉造作为一体。

秦湛:“……”

接触到自家老大的目光,徐跃光也委屈,“她疯得那么严重,我去扶她,万一把我也给传染了怎么办?”

“而且,我的童子身不能有任何的瑕疵!”

秦湛:“……”

秦湛移开目光,不再说话了。

知晓在场唯二的这两个人都不会站在自己这边,殷素雪也不再说话,憋着一口气自己站起来。

……没忘记捡起自己摔断的门牙。

她狠瞪了两个少年一眼,直接一瘸一拐地扭头就走。

徐跃光:“她自己能走,那我……”

秦湛只给他一个眼神。

“跟上去。”

徐跃光:“……”好吧QAQ

“万一她再玩别的手段,在不知情的人面前造谣……”说到这里,秦湛顿了下。

顿时,徐跃光的责任心涌上来了,他战意满满道,“我必当场戳穿她,粉碎她的阴谋!没有人可以欺负小仙女!”

“嗯,去吧。”

“是!保证完成任务!!”

直到徐跃光跟着殷素雪走远,他才隐隐觉得哪里不对……自己怎么好像中了湛哥的套路呢?

……

秦湛始终站在原地,没有离开。

直到那两人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秦湛清冷的眸子朝某处一瞥,淡声道:

“出来吧。”

某人嘴里要誓死守护的“小仙女”本仙,就慢悠悠地从柱子后走了出来。

白皙纤细的手里还握着那颗被她抛下又捡起的铁球。

殷楚看向秦湛,神情十分严肃道,“秦同学,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真的没有推她。”

秦湛瞥她一眼。

“不,我相信。”

顿时,殷楚感动极了。

秦湛:“我看到了。”

殷楚感动的眼泪汪汪的表情顿时卡在原地,像是被按了暂停键,此处非静止画面。

秦湛可不管她心底浪涛翻涌,少年背着光,走过去些,又扫到殷楚手里。

“这是什么?”方才远远没看清楚,如今定睛一看,“……永生花?”

殷楚表情认真:“不。”

“嗯?”

秦湛眼尾稍抬,有些意外,从这个角度看,少年五官俊俏得出挑——他见多识广,自是识货的。

“是凶器。”

秦湛:“?????”

“不不不,我是说,这是同学借给我防身用的道具。”

殷楚说完就低着脑袋,她缩在暗处,只露出半张白净的脸,垂眸时睫毛卷翘,马尾扎得高高,露出一截白净脖颈。

看起来,整个人都乖巧得不像话。

她在等待“秦老师”的批评。

半响。

“意识不错。”秦湛语气轻飘飘的。

殷楚倏地抬头,一缕光落进她的眼睛里,清透的漆黑被渲染上了光晕的橙黄。

她显得很惊讶。

“你、你不骂我吗?”

“为什么要骂你?”

秦湛语气淡淡,“与其被别人欺负得可怜兮兮,不如先做防备的好。我这么说,并不是在唆使你要‘先下手为强’,像你这种情况,尤其是……”

顿了下。

“总之,能有点自保的意识和能力,对你来说,都是好事。”

——尤其是如你这般,天生长得就怪招人的。

秦湛又道,“今天的意外本来就不是你的错,不用担心,学校这个角落也是有监控的,刚才你跟她站的那个角度也是拍得到的,不会冤枉你。”

殷楚感动得眼泪汪汪,那双迎着光呈现出琥珀色光华的眼睛,更好看了。

紧接着,她又想到。

“那这里呢?”

秦湛原先只是有些寻常冷淡的表情骤然又冷下去,语气亦然,“放心,这是死角看不到的。”

殷楚洞察到了少年情绪的变化,却是不太明白这种变化的缘由,且她现在一门心思扑在殷素雪受伤的事上,没法顾及其他。

秦湛瞧她这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心底莫名有些恼火,但小姑娘抬着头,脖颈白皙又纤细。

带着难以言喻的灵巧纤弱。

少年喉结不由滑动了一下——高三,都已经十七八岁了,第二X症逐渐明显。

是以,秦湛这个动作再无法遮掩。

殷楚瞧见了。

“秦同学,你是渴了吗?”她一脸大方道,“秦同学刚刚帮我解了围,不如我请你喝可乐吧!”

秦湛没回答,瞧着殷楚的眸色却是有些深了。

“为什么?”

殷楚歪歪头:“为什么为什么?表示感谢呀~而且我们以前认识的,一瓶可乐不算什么……”

“我,富婆,有钱!”

端的是壕情万丈。

秦湛却再听不见小姑娘所言。

他就站在她面前,阖眸再睁开时,锋锐的眉宇底下,眼眸深成一片墨海。

“刚才站在那么危险的位置,她非常用力地推了你两次都没有推动,而且躲避时能看出你的身手很敏捷……”

“所以殷楚,现在来解释一下,为什么你遇到麻烦的时候不自己解决……”

——而是,选择找我。

15、天衍宗

2022-07-24
  • 被五个大佬哥哥宠上天

    作者:桃狸狸

    类别:历史 | 连载

    编辑:隔山隔海 | 在读:24383 人

书评(173)

我要评论
  • 殷楚顿&将两人

    殷楚顿时气成河豚,她握住男人执伞的手,往上一抬,掰正,那伞就将两人笼罩。

  • &好意思

    “诶呀~你其实不用那么不好意思,我知道班级里好几个男孩子,在保养方面过得比女生还要精致……”

  • 跟少女&的姿态

    男人不自觉放缓脚步,慢慢跟少女成并行的姿态,殷楚没有注意,抬头刚好看到男人挺拔的侧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