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帖子的发贴人确实也不是她,但却她雇写的,否者一些事情也会明白得那么很清楚了。雇用来的写手也很受了委屈:“我都是按照你给的素材写的,谁明白,你给我的内容但是假的啊!”此外他也搞不懂。“我偏偏都了写的那么带节奏了,为什么这些人硬生生不上钩了呢?奇雇佣来的写手也很委屈:“我都是按照你给的素材写的,谁知道,你给我的内容还是假的啊!”。...

那帖子的发帖人的确不是她,但却是她雇人写的,否则一些事情也不会知道得那么清楚了。

雇佣来的写手也很委屈:“我都是按照你给的素材写的,谁知道,你给我的内容还是假的啊!”

同时他也搞不懂。

“我明明都已经写的那么带节奏了,为什么这些人硬是不上钩呢?奇了怪了。”

殷素雪黑着一张脸,“那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

写手不屑地撇撇嘴。

当事人都出面澄清了,给出的证据可是实打实的,可不比他那些捕风捉影的文字靠谱?

但雇主的要求必须要满足,毕竟尾款还没结呢!

“要不然,你去整个容?”

殷素雪:“……”

殷素雪难以置信:“你说什么?!”

“帖子里不是说,那个小仙女啥啥的长得很好看,他们就是图她颜好,不是我说,现代社会多的是颜狗,全都看脸下菜,要是你长得也跟她一样好看,或许他们也会站你这头?”

“不是我多嘴,你如果长得没对方好看,就别直接尬吹‘大美人’啊,搞得我现在怪尴尬的,好像没有审美似的……”

三天两头因为颜值被暴击,殷素雪简直要疯!

“你闭嘴!”

写手砸吧了两下嘴,不说话了。

毕竟隔着网线下的单,他也不知道这位“大美人”究竟长啥样。

“写!继续给我写!”

“写啥啊?”

殷素雪赤红着眼睛,一字一顿恶狠狠道,“你就给我写,殷楚背后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家人’,她就是赶出家门后就被老男人包养了!!”

写手愣了一下,“你说这事有证据吗?帖子里的澄清不是说……”

“她有个狗屁的家人!”

殷素雪暴怒打断。

她就是重生而来的,上辈子直到最后都没见殷楚有所谓的家人出现,这次她提前回到殷家,设计殷楚被赶出家门,对方的家人就找上门来了?

这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我说的就是真的,写,都给我写!我给你双倍的钱!”

写手那头则是沉默了许久,才道,“先前你有真假千金互换鸠占鹊巢的证据我才帮你写的,结果证明,真相根本不是这样。”

“现在你又要叫我写这种,对不起我对你的信任实在存疑,虽然挣这口钱就是要把三观道德丢一边,但污蔑一个十七岁还在读高中的小姑娘被人包养……这太歹毒了我实在做不到。对不起,您另请高明吧。”

“对了,先前那稿子剩下一半的钱,你记得打,这是我的劳动所得,不然我投诉你!”

写手说完,啪一下挂断了电话。

殷素雪气到气血上涌,全部往脑袋里冲,险些晕了过去,她扶住把手,渐渐才缓过来。

殷楚不可能有家人!

这是上辈子都没有发生的事情!她不可能记错的!

父母和殷琛也没有告诉她这件事,那所谓的“切断书”一定就是老男人买她的时候图省事,一下子卖断,之后再怎么玩都是省事不论的。

一定是了!

否则怎么可能刚刚被赶出家门就遇到资产不弱于殷家的亲生家人呢?

也不知道殷琛知道了会怎么想,还会不会继续要这个他唯一喜欢且承认的“妹妹”?

殷楚也就剩一张脸了。

但不得不承认,殷楚那张脸有时候也的确很好用!

殷素雪想到指尖掐紧都陷到了肉里还尚且不知,冷静下来后,她又去某水军群,雇佣了另一个彻底无良的写手和水军。

这次她要求对方,措辞一定要龌龊恶毒,务必将殷楚被老男人包养这事闹到最大!

是一个工作室接的单。

因为殷素雪给的酬劳丰盛,后者就差拍着胸脯保证,内容出来一定叫殷素雪满意。

-

第二天早晨醒来,殷楚的手机又炸了!

最新一条。

【Q:我想,这次的事或许通知你哥处理比较好。】

殷楚直接去戳班级群——

原来是昨夜凌晨一两点的时候,学校论坛又出现一个帖子,骂她是在说谎,她根本没有家人,她根本就是被有钱的老男人给包养了!

帖子开篇直接曝光,殷楚跟养父母家根本就不是好聚好散,而是被赶出家门!

而赶出家门的当天,她就被豪车接走,一切真的有那么巧合吗?

又从高三开学后殷楚明明被豪车接送,而她所谓的家人却从来都没有露过脸来论证……

论证得还挺像模像样的,不了解事实真相的人乍看到这篇帖子,大多都要被唬住。

殷楚:“……”

唉。

不露脸……是她勒令薄璟川不准出面的,因为她只是想过平静的校园生活啊!

殷楚想给所有担心她的人回了一条,包括秦湛。

然后换好衣服,快速完成刷牙洗脸,连头发都没梳地直接冲下楼——

昨晚的事,就像帖子里有些人猜测的那样,她毕竟曾经是殷家的养女,受过恩惠,扯上真假千金的事,哪怕卖断了恩情,但情义上总是理亏的一方。

所以她选择自己解决。

但如果涉及到“包养”“金主”什么的……

就必须告诉薄璟川了啊。

殷楚有种预感,如果她不说的话,薄璟川后面知道了,绝对会炸!把整个殷家包括学校都搅得天翻地覆那种。

楼下。

薄璟川正坐在餐桌前,等待着妹妹一起下来用餐的同时,一边看着一份纸质的报纸。

这个人始终保持着某些被当前时代抛弃的老派的细节习惯,有时候殷楚也会默默吐槽薄璟川老年人。

但不得不承认,这些细微处也叫这个男人更显矜贵且优雅。

见小姑娘下楼,还顶着一个乱糟糟的脑袋,薄璟川的眉梢蹙了下,淡声问道:

“怎么了?下来头发都不梳,要哥哥帮你扎?”

殷楚拨浪鼓似的摇头,走过去怯怯道,“哥哥,我觉得……我觉得有些事情的给你说一下。”

“什么?”

殷楚不说话了,只把手机交上去。

薄璟川扫了她一眼,接过手机。

自觉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男人又多吩咐了一句,“带小姐下去梳洗。”

殷楚连连摆手:“不用不用。”

雷马上要炸了。

这种情况,殷楚哪敢离开啊!

殷楚一直偷偷关注着薄璟川的神色,男人骤看到屏幕的时候,漆黑瞳孔收缩了一下,可随后,他的表情再没有变化。

面无表情将一整页快速浏览完,薄璟川始终保持着冷淡如常的神色。

只见他在殷楚的手机上戳了两下,然后又换了自己的手机摆弄,最后拨出一个电话。

“嗯,我刚刚发给你的链接,马上处理了,中午之前我要看到结果。”

电话挂断。

殷楚观察着薄璟川的神色,忽然想到什么,震惊了,她连忙制止:

“哥哥不要啊啊啊!!”

薄璟川抬头一个眼神望过来。

这时候,殷楚才发现,男人的眼眸里似凝着千里冰霜,极寒封境,已是冷到不能再冷了!

绝、壁、要、出、事!

“哥哥,是你告诉我的,现在是法治社会,你可不能乱来啊!你还有个妹妹要养呢,你关进去了,我以后可怎么办呀~!”

无他。

薄璟川方才的神态语气,跟古早霸总文里的霸总操作太相似了,那时候的霸总产业都是带点黑的,一个不爽把人拖下去宰了!

可现实不是瞎说啊!

殷楚苦口婆心,努力挽救走错路的哥哥,试图叫他迷途知返,最后还补了句。

“我那边还有本《宪法》,要不然你拿回去先看看?”顿了顿,“你看完记在心里就好,就不要求你全文背诵了。”

“……”

薄璟川又看她一眼,许是觉得殷楚的态度实在叫他不知说什么才好,眸色里的寒意倒是褪去了三分。

旁边管家钟伯笑眯眯地看着自家小姐,解释道:

“小姐不用担心,先生是合法公民,合法纳税,只是让公司底下的人联系发帖的人,顺便请他们吃个饭。”

钟伯跟着薄璟川的时间比自己久,也比她更了解这个哥哥,闻言,殷楚稍稍松了口气。

“真的吗?”殷楚仍是有些狐疑,“那么客气?”

薄·有钱老男人·璟川低头抿了一口咖啡。

“当然。”

钟伯充当着薄璟川的传声筒,这位老管家继续笑,温柔的笑,和善的笑……是笑里藏刀的那种笑。

“先生请他们吃牢饭呢。”

15、天衍宗

2022-07-24
  • 被五个大佬哥哥宠上天

    作者:桃狸狸

    类别:历史 | 连载

    编辑:隔山隔海 | 在读:24383 人

书评(368)

我要评论
  • 密的仪&常方便

    通过头发或血液便能将人的信息都录入其中,利用最精密的仪器和计算机器测算,之后无论是血液骨髓还是亲缘匹配,都将变得异常方便。

  • 楚小姐&比分析

    林之洲:“咳咳,殷楚小姐,BOSS的意思是,根据基因库数据对比分析,他很有可能是你生物学上的亲哥哥。”

  • 是给总&股的,

    但特助嘛,就是给总裁擦屁股的,各种脏活累活都得他来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