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湛昨天一成天都在想,是也不是自己后来那一一瞬间的迟疑是错的。所以才会所以一句没及时说进出口的“不需要”,始终到现在的才要再重复一遍又一遍。可说再多次,有些东西却已拟补不上。那头,殷楚秒回。秦湛却是已不再看了,他放下自己手机去拭擦头发。男孩子的头发都短,哪所以才会因为一句没及时说出口的“不用”,一直到现在才必须重复一遍又一遍。。...

秦湛今天一整天都在想,是不是自己当时那一瞬间的犹豫是错的。

所以才会因为一句没及时说出口的“不用”,一直到现在才必须重复一遍又一遍。

可说再多次,有些东西却已弥补不上。

那头,殷楚秒回。

秦湛却是不再看了,他放下手机去擦拭头发。

男孩子的头发都短,哪里需要怎么擦拭啊?特别是高中生,趁着年轻身体好都是出来后随便用毛巾一搓,直接了事。

殷楚噼里啪啦打了一串,又过去好久,秦湛才又出现。

【Q:补习就到这里吧。】

【Q:你的知识点也找回的差不多了,明天不用来了。】

对面,殷楚一下就激动了。

【!!!!!】

【那怎么可以?我感觉我还有很多不会的!】

【秦老师,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帮帮忙啊~[可怜][可怜]】

秦湛盯着那两个系统表情包,一瞬间便能想到少女眼泪汪汪看着自己时的模样。

她一贯会装柔弱、装可怜。

忽地,心底骤地蹿起一团火,秦湛没忍住。

【Q:你不是还有哥哥么?】

这下,轮到殷楚不回了,秦湛重重地将手机丢到一旁。

……

啪嗒!

殷楚一个没拿稳,手机落到地上,她急忙忙地下床去拿,又不小心给踢了一脚。

这下直接滚床底了。

“……”

殷楚立刻求助万能管家钟伯,要了根晾衣杆,又把手机从床底扒拉出来,一通折腾,这才看到秦湛十五分钟前发来的消息。

立刻回复:

【我哥哥老是凶我,哪里有秦老师讲题那样温柔啊,而且他都毕业好几年了,我怀疑过去的题目他也早就忘了……】

屏幕亮起不到一分钟,秦湛还是把手机捡了回来。

温柔……

少年眉头蹙起。

他一直不喜欢这个词,温柔便也意味着软弱,意味着好欺负,所以他是她的备用工具人?

屋里的老式电风扇或许该退休了,一点都不解暑,那咔哧咔哧的声音反弄得人更添沉闷的燥郁。

秦湛戳着屏幕的指尖不自觉蓄力。

【Q:随便你。】

【Q:明天,我不会来。】

-

第二天。

殷楚还是早早的去了她熟悉的咖啡厅,坐在两人熟悉的那桌座位上,带着烤好的、她并不怎么喜欢的、那不甜的小饼干。

殷楚坐在那,先把自己携带的小点心和牛奶全部掏出来,那甜甜的未来星她也不喝了,就点了杯有点苦苦的咖啡。

先尝了一口,少女似乎不怎么喜欢那个味道,眉头一下皱起,但还是乖巧地,一口一口慢慢喝着。

到八点,秦湛没来。

殷楚自己摊开试卷,一道道地坐了下去,每过一个小时,她就会放自己休息十分钟。

跟秦湛平时给她讲题的习惯一样。

一直快到十二点,都超出原先的下课时间了,秦湛始终没有出现。

忽然。

放在手边的手机震动,殷楚眼睛骤地亮起,是秦湛发来的消息。

【Q:补习费结一下。】

【Q:二十一天,一共5040。】

15、天衍宗

2022-07-24
  • 被五个大佬哥哥宠上天

    作者:桃狸狸

    类别:历史 | 连载

    编辑:隔山隔海 | 在读:24383 人

书评(325)

我要评论
  • 理分明&以及笔

    撑伞时,露出一截肌理分明的手臂以及笔直修长的脖颈……

  • 贵冷漠&,瞧不

    薄璟川眉眼矜贵冷漠,瞧不见丝毫柔情,看了殷楚一眼,又继续朝前走。

  • &自家B

    殷楚还在滔滔不绝,林之洲就发现自家BOSS的脸色隐隐有变黑的迹象,赶紧打断:

  • 殷楚顺&稍倾斜

    殷楚顺着林之洲的视线看过去,就见男人撑着伞的手稍稍倾斜,那片阴影落在她的头顶,同时遮住了周围或多或少觊觎的目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