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璟川:“……”“对了。”男人似是不不经意地说起,“你前段时间也不是在叫同学在给你专业辅导作业后吗?”殷楚看回来。“你的同学现在的不搭理你,我也可以给你看一看。”薄璟川勉为其难地张口。殷楚:“不需要了。”“?”“上午在实验室,我讨教过那边的哥哥姐姐啦~”薄璟川:“殷楚看过来。。...

薄璟川:“……”

“对了。”男人似是不经意地提起,“你最近不是在叫同学在给你辅导作业吗?”

殷楚看过来。

“你的同学现在不理你,我可以给你看看。”薄璟川勉为其难地开口。

殷楚:“不用了。”

“?”

“下午在实验室,我请教过那边的哥哥姐姐啦~”

薄璟川:“……”

殷楚吃完就去找钟伯,餐桌前,薄璟川气压沉沉,他掏出手机就开始编辑消息。

【你实验室下个月的研发基金没了。】

周桥觅:【?????】

那头,表面慌得一批的周桥觅挂断电话后,长长舒出一口气。

今天他不小心乌鸦嘴戳中薄璟川伤口,还好还好,现在只是扣光研发金,而不是把他整个人连夜打包送去非洲。

兄弟情啊!

-

满目粉红充斥着直男审美的卧室里,装潢精致奢华,两排衣柜从头到尾,除此以外,还摆放着无数少女喜欢的小玩意。

饶是如此,余下空间仍旧十分充裕。

洗完澡一身睡衣的殷楚就趴在中间两米宽的红木大床上,屋内冷气开得十足,殷楚扯过天鹅绒被子盖上,而她身边还有两个LV定制的玩具熊。

映着头顶水晶吊灯绚烂璀璨的光,她正噼里啪啦打着字。

……

秦湛从浴室里出来。

少年穿一件宽松的T恤,就是最基础的款式,他平常出门也会穿,下身换了条及膝的短裤,露出两条劲瘦笔直的小腿。

只要十平不到的狭小房间,在放了一张一米二的木板床,一套桌椅,一个简易衣橱后已完全被塞满,留下一条只供一人通过的走道——椅子还是塞到桌下的,不然那条路直接给截断。

夏日炎炎,洗澡就像蒸了个桑拿,不过秦湛用的是冷水。

出来后,屋内也没有开空调。

头顶的节能灯是最原始的芯子,没装灯壳,此刻发出的光线颇暗,却不算柔和。

秦湛出来后按下开关,老式电风扇对着床头温吞吞地吹,声音倒是很响,还时不时发出那种咔嚓咔嚓快散架的声音。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又亮,手机在有划痕的桌面上震动,那声音老式风扇交叠在一起。

这屋里的一切都仿佛是要作了古,压抑逼仄。

床头的薄被被叠得很标准,秦湛在床头坐了好一会,起身来到桌子前方。

屏幕显示,最新一条消息。

【楚楚会超神:明天我给你带小饼干哦~我已经叫家里的厨师少放一点糖了,我记得你不喜欢吃太甜的。】

秦湛拿起手机,点进微信聊天窗口。

殷楚的头像是一只圆滚滚的兔子,看起来傻乎乎的,再上面,还有今天各个时间段殷楚发过来的消息。

都不用往上翻,那每一条秦湛都看过,只是没回。

零食?点心?

对每天准时一日三餐的秦湛来说,这些是完全陌生的东西。

两人间的天堑一直都存在,只是今天那个男人忽然出现,叫秦湛第一次如此清楚的意识到。

那距离根本无法用努力填补,哪怕拼了命也不行。

因为男人的那声叫车,一贯节俭只坐地铁公交的秦湛,也是生平第一次在回去的时候,选择了……打车。

低头时,阴影笼罩,少年的眸子深邃看不太清切。

他的手指放在屏幕上,终是回了。

【Q:不用。】

15、天衍宗

2022-07-24
  • 被五个大佬哥哥宠上天

    作者:桃狸狸

    类别:历史 | 连载

    编辑:隔山隔海 | 在读:24383 人

书评(115)

我要评论
  • 个男孩&保养方

    “诶呀~你其实不用那么不好意思,我知道班级里好几个男孩子,在保养方面过得比女生还要精致……”

  • &小包包

    殷楚十分善解人意,说着解下自己的兔子小包包翻动着,“我这里有防晒霜,可以给你一起用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