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湛愣了一下。不知道是也不是少女的明眸璨璨晃得他眼睛花,一时间,秦湛竟会觉得他放佛是出现幻听了。“你说什么?”“秦同学,你好温柔如水呀~”殷楚对上他的眼,一字不漏地又再重复了一遍,更有甚者特地明显放缓了语调。秦湛:“……”塌了吧,这天!秦湛自认也不是什么为非作歹、横行无忌不知是不是少女的明眸璨璨晃得他眼花,一时间,秦湛竟觉得他仿佛是幻听了。。...

秦湛愣了一下。

不知是不是少女的明眸璨璨晃得他眼花,一时间,秦湛竟觉得他仿佛是幻听了。

“你说什么?”

“秦同学,你好温柔呀~”殷楚对上他的眼,一字不漏地又重复了一遍,甚至特意放缓了语调。

秦湛:“……”

塌了吧,这天!

秦湛自认不是什么为非作歹、横行霸道的小混混,可因为其自身各种条件的特殊性,在学校也被冠上了“校霸”的称号。

校霸这词,跟温柔可没有半点关联!

秦湛浑身一震,特别是被少女以这种语调说起,他如今全身僵硬,怪——太奇怪了!

秦湛神色复杂地看着殷楚,“是什么让你产生了这种可怕的念头?”

少年的语气不算太好,可许是通过这两天的相处,渐渐试探出了对方的底线,殷楚跟秦湛说话的态度也随意了很多。

她歪歪头,“讲题目的时候很耐心,哪怕我一遍不会,你也最多看看我,然后再给我讲一遍?”

“特别是那个无奈又认命的表情,仔细想想,还有点好玩。”

秦·拿钱办事·职业素养拉满·湛:“……”

“不然呢?”完全无法理解少女的脑回路,“温柔校霸”秦湛反问。

殷楚想了想,“如果一直教都不会的话,说他笨,烦躁起来还会用笔戳他的脑袋……这样?”

还能这样么?这种家庭教师分分钟被辞退好么!

秦湛觑了眼少女,“谁做的?”

“……我?”

少年的目光深邃幽幽,不知怎么,殷楚忽然就被看得有点怂,语调也变得弱弱。

哎呀,这么对比一下的话,自己这个老师做的的确不称职,甚至是十分过分了。

殷楚以为秦湛也会这么说,脑袋都先低下了,焉哒哒的,结果秦湛只是扯过草稿纸继续替她解题。

诶?

就这样完了?

似读出了殷楚内心的吐槽,秦湛忽而开口,“不要误人子弟。”

——自己都不会的题目,就别去教人家了。

殷楚:“……”

-

秦老师专业素质过硬,被殷楚这么打岔,还能继续面不改色地讲题,只不过后面似乎为了撕掉“温柔”这个标签,教育方式稍微严厉了一点。

但在真·魔鬼教师殷楚看来,还是温柔的。

殷楚以“吃不完就要丢掉”、“不会带回去的”各种理由,硬是给号称“滴水不进”的秦湛塞了不少水果。

三个半小时过去,秦湛都没有丝毫的饥饿感。

临近中午,该告别了。

殷楚娉婷地站在阳光绚烂里,回头笑了一下,光打在少女白净好看的脸上,她挥挥手。

“秦同学,明天见~”

秦湛正按着手机,似乎在跟什么人发消息,闻言只是嗯了一声,便冷淡地转身走人。

几步后,他收回手机。

自带的矿泉水早已喝光,瓶子都留在咖啡厅的垃圾桶里,现在他手里拿的,是殷楚早上送给他的那盒幼稚未来星。

有点渴。

秦湛拆开吸管插入,喝一口,甘甜奶香瞬间席卷整片舌尖口腔。

抬头间。

正午的烈日依旧当空高悬,却仿佛……再没有来时那般炽热难耐了。

15、天衍宗

2022-07-24
  • 被五个大佬哥哥宠上天

    作者:桃狸狸

    类别:历史 | 连载

    编辑:隔山隔海 | 在读:24383 人

书评(150)

我要评论
  • &液骨髓

    通过头发或血液便能将人的信息都录入其中,利用最精密的仪器和计算机器测算,之后无论是血液骨髓还是亲缘匹配,都将变得异常方便。

  • 是你生&的亲哥

    林之洲:“咳咳,殷楚小姐,BOSS的意思是,根据基因库数据对比分析,他很有可能是你生物学上的亲哥哥。”

  • 总裁是&,这种

    总裁是要维持逼格的,这种时候,特助牌翻译机立马上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