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同学,我做完后啦~!”“嗯,给我。”秦湛抽回思绪,刚要去拿,殷楚忽的抬起头就对上他的眼睛,“实际上你不需要太在乎别人的看法。”秦湛顿了下。殷楚漫不经心地说着:“我都不在乎的,的话每个人的心里在想什么我都要需要考虑到,那早已累个了。”秦湛这才行为意识到,秦湛收回思绪,正要去拿,殷楚忽地抬头就对上他的眼睛,“其实你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看法。”。...

“秦同学,我做完啦~!”

“嗯,给我。”

秦湛收回思绪,正要去拿,殷楚忽地抬头就对上他的眼睛,“其实你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看法。”

秦湛顿了下。

殷楚漫不经心地说着:“我都不在意的,如果每个人的心里在想什么我都要考虑到,那早就累死了。”

秦湛这才意识到,刚才的插曲,包括自己那自以为隐蔽的小动作殷楚全都看在眼底。

一时间,被抓包的尴尬涌上心头。

他下意识的回头,对上少女望过来的眼眸,仍是一片全不在意的澄澈透明,或者说……

没心没肺。

这一刻,心肺像是被用力地抓了一下,比小动作被发现时更为难堪。

秦湛唇线紧抿,冷着一张脸,“做你的题!”

殷楚愣了下,“可、可是我都做完了呀,现在是批改时间……”

秦湛也不检查了,刷刷刷地在试卷上勾了好几道,又给殷楚塞了回去,面无表情道:

“继续。”

殷楚:“……”她又做错了什么?QAQ

-

秦湛并没有太过分,只是意思意思地又给殷楚勾了三道简单题,很快殷楚再次做完,他也收拾好了自己那莫名暴动的情绪。

再交上来时,少女小心翼翼地,可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还可以。”

批阅结果是全对,昨天见过的题型知识点,殷楚已经完全掌握了,秦湛亦不耽误,又给殷楚讲起了昨晚就备好课的新题型。

时间慢慢流淌,角落里一片和谐静好。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到最后一题时,题目稍稍有点复杂,中间还绕了个弯,秦湛讲了第二遍,殷楚才点头。

简单的休息过后,秦湛又指了几道同型题给殷楚做。

再次把作业交上去的时候,殷楚挺简单的,因为最后拿到题目她的把握并不是很足。

秦湛看完,“错了。”又看了殷楚一眼——

一瞬间,殷楚双手放在膝盖上,腰背都挺得笔直,小学鸡模样十足。

要被骂了要被骂了……

殷楚脑内无限循环,毕竟今天的秦老师看上去似乎不太好,至少没有昨天那么的好说(欺)话(负)。

不曾想,秦湛看了她一眼又目光淡淡地收回,只是拿过草稿纸,再次给殷楚讲了起来。

欸?不发火的吗?

发现殷楚在走神,秦湛指尖轻叩,“最后那道题目有变形,那部分知识点我还没有讲到,做不出也不能怪你。”

殷楚一下子仿佛一口气卸下,她拍拍胸口,“吓死我了,我还在担心是因为我太笨了没听懂。”

秦湛:“……”

“还好不是啊。”

秦湛:“…………”

秦湛再叩桌面,提醒她注意听讲。

可刚刚那一下已经彻底暴露了秦湛就是“外强中干”,根本不会朝她发火,殷楚的胆子又大了起来。

“秦老师,讲课累不累,渴不渴?要不要来点水果点心?”

“不用。”秦湛无数次的拒绝,并提醒道,“殷楚,现在还是……”现在还是上课时间。

殷楚忽地侧着头看他,眼眸直直地与他对上。

“秦同学,我发现——”

“你好温柔呀~”

15、天衍宗

2022-07-24
  • 被五个大佬哥哥宠上天

    作者:桃狸狸

    类别:历史 | 连载

    编辑:隔山隔海 | 在读:24383 人

书评(189)

我要评论
  • 刚刚见&阳底下

    刚刚见你在太阳底下走还以为不怕晒,没想到啊,有些人伞都不打,背后却偷偷涂防晒霜!

  • 的青涩&男人的

    炎炎夏日里,他穿着一袭正装,西装外套倒是脱了,但穿一件白衬衫,不是少年感的青涩,具有男人的成熟性感,于袖子稍稍挽起。

  • 眉眼矜&走。

    薄璟川眉眼矜贵冷漠,瞧不见丝毫柔情,看了殷楚一眼,又继续朝前走。

  • 呼又超&从黑煤

    “正好。”对上男人望过来幽深的眸,殷楚气呼呼又超大声地说,“我也不想有个从黑煤窑里逃出来的哥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