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殷楚就发来了薄璟川送去的“厚礼”——《中X人民共和国宪法》……一本。殷楚:“……”钟伯干咳两声,尽职尽职地传递了薄璟川的话:“先生说,的话小姐但是不明白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够做,那就全文读背。”殷楚:“……”原来是什么“铁窗泪”、“死刑殷楚:“……”。...

第二天一早,殷楚就收到了薄璟川送来的“厚礼”——

《中X人民共和国宪法》

……一本。

殷楚:“……”

钟伯咳嗽两声,尽职尽责地传递了薄璟川的话:“先生说,如果小姐还是不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那就全文背诵。”

殷楚:“……”

原来什么“铁窗泪”、“死刑”都不是开玩笑的啊。

殷楚接过厚厚一本的法典,沉甸甸跟砖头似的压在她心上,都要喘不过气来了。

她长出一口气,神情严肃地背出了那二十四字箴言: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

制药公司的事宜全权由薄璟川处理,但因为一些配方上的问题,周桥觅还是如愿以偿地跟殷楚接触上。

当天。

薄璟川特地请了个假,整个下午都在家里办公,尽管事先已经警告过某人了,薄璟川仍不放心。

抽空去看,就见殷楚正用钢笔圆端戳着某位医学天才的脑袋,“这个你都不知道吗?就是这样那样再这样……明白?”

周桥觅长相不俗,又有精英和公子哥的双重身份,在宴会派对上都是极受欢迎的存在。

此刻一张俊脸愣愣的,额头中间还有个红印子,显然是被殷楚用钢笔戳出来的,不止一次。

“我不明白啊!”某医学天才勇敢地承认了自己不会。

“笨!”殷楚又戳了下青年脑门,另一手还舀了一勺蓝莓千层吃,“就是这样那样,明白?”

周桥觅意识恍惚,头摇得像拨浪鼓:“不明白。”

“这样那样……”

“我母鸡啊!!!”

周桥觅都要疯了!

怎么回事?对方明明一脸“这很简单”的表情,他却听不懂,难道他真的很笨吗?家里一直都说他是三代里天赋最好的,将来必有所成,难道这一切都是骗他的?

连薄璟川都看不下去了,在门上叩了叩弄出点声音,瞬间,陷在深渊里的两人纷纷转头看他。

两双眼睛——

一双因为徒弟太蠢有点生气和不爽,另一双则是彻底迷茫的空洞。

“哥,你叫来的这个人……他真的是医学界的天才吗?”殷楚的表情有些困惑。

周桥觅:“……”谢谢你,委婉了。

“哦,我想起来他还是你高薪雇佣的私人医生。你开除他吧!雇我雇我,我给你打个亲情价——”

殷楚认真地想了一下,忍痛道,“九九折!”

周·背后扎满刀子·连饭碗都要保不住·桥觅:“……”

薄璟川轻咳一声,“既然知道他笨……”

周桥觅:“……”最后一击!

“你说的这些他都听不懂,不如再拆得细一点?”薄璟川说,“比如‘这样’到底是什么,‘那样’又是什么?”

好兄弟,我错怪你了!

周桥觅原地复活,顺着薄璟川的思路,期待地看向殷楚。

小姑娘蹙着眉头,表情带着困惑,跟个仙女似的好看,可经历过刚刚地狱般的折磨,周桥觅可不敢轻看他。

“可我讲的这些都是最基础的了啊。”在修真界,这些知识连侍弄药草的童子都知道。

薄璟川摸她脑袋,宽慰道,“对笨蛋总是要多耐心一点。”

殷楚点点头,又指指青年,“可他看起来好像不是这么想的。”

薄璟川深邃的眼望过去。

“不是吗?”

顶着这对兄妹或天真或幽深的“恶意”视线,周·昔日天才·今日笨蛋·桥觅终究还是低下了自己那颗高贵的脑袋,深吸一口气。

“——我是蠢货!!!”

15、天衍宗

2022-07-24
  • 被五个大佬哥哥宠上天

    作者:桃狸狸

    类别:历史 | 连载

    编辑:隔山隔海 | 在读:24383 人

书评(139)

我要评论
  • 炎炎夏&男人的

    炎炎夏日里,他穿着一袭正装,西装外套倒是脱了,但穿一件白衬衫,不是少年感的青涩,具有男人的成熟性感,于袖子稍稍挽起。

  • 逼格的&翻译机

    总裁是要维持逼格的,这种时候,特助牌翻译机立马上线。

  • 的脖颈&……

    撑伞时,露出一截肌理分明的手臂以及笔直修长的脖颈……

  • 着到手&,想起

    殷楚翻着到手的纸张,想起前几天新闻里提到过的,盛世集团发明了一种全新的基因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