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亭子外的声音,众人都看过去的,抬头一看一个梳着飞天髻穿着银红色裙手戴镶宝石手镯的少女领着几个贵女站在亭下。顾若凝眉头轻皱了下,心中暗道昨天怕是要多长些心眼了,省得两方人好干掉。“大姐姐也来了。”顾若凝笑着见状,先跟当先的少女也是她的庶姐顾若顾若凝眉头轻皱了下,心中暗道今天怕是要多长些心眼了,免得两方人不好对付。。...

听到亭子外的声音,众人都看过去,只见一个梳着飞天髻穿着银红裙手戴镶宝石手镯的少女领着几个贵女站在亭下。

顾若凝眉头轻皱了下,心中暗道今天怕是要多长些心眼了,免得两方人不好对付。

“大姐姐也来了。”

顾若凝笑着上前,先跟领头的少女也就是她的庶姐顾若兰打了个招呼,然后才

书评(460)

我要评论
  • 嚎这么&耳聋吗

    这喜极的尖叫声,吓得宋慈和宋老太爷齐齐一哆嗦,扭头看着红柚,嚎这么大声是欺负他们年老耳聋吗?

  • 红柚长&夫人走

    红柚长叹一声,谁不怕呢,她们这个年岁,正当嫁,偏偏还没配人,要是太夫人走了,别说嫁人,她们这近身服侍的大丫鬟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命。

  • 一片空&上来。

    宋慈被摇得头昏眼花,脑子一片空白,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

  • 的眼,&些零散

    隔着一道紫檀仙鹤贺寿屏风,宋慈睁着一双浑浊的眼,木愣愣的看着头顶上的素面青帐,听着外头的对话,消化着原主的一些零散的记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