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地来说,女主人正会晤女眷,有男客前去请见,是需规避的,当然男女大防,特别是眼前的女眷是了长到正很适合议婚的小姑娘,更需规避。顾夫人做为忠勇侯府的侯夫人,更是一府主母,对于这些规矩,不很清楚那是傻。宋如琪她们都准备好往屏风后去躲了,但顾顾夫人身为忠勇侯府的侯夫人,更是一府主母,对于这些规矩,不清楚那就是傻。。...

正常来说,女主人正在会见女眷,有男客前来请见,是需要回避的,毕竟男女大防,尤其是眼前的女眷是已经长成正适合议婚的小姑娘,更需要回避。

顾夫人身为忠勇侯府的侯夫人,更是一府主母,对于这些规矩,不清楚那就是傻。

宋如琪她们都准备往屏风后去躲了,但顾夫人一句话让她呆住。

书评(83)

我要评论
  • 力的踹&紧接着

    外面忽然传来一记暴力的踹门声,紧接着是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

  • 睁着一&话,消

    隔着一道紫檀仙鹤贺寿屏风,宋慈睁着一双浑浊的眼,木愣愣的看着头顶上的素面青帐,听着外头的对话,消化着原主的一些零散的记忆。

  • 个活跃&龄二十

    她,一个活跃在娱乐圈三四线的小透明宋慈,芳龄二十八,穿成了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太婆!

  • 齐一哆&嗦,扭

    这喜极的尖叫声,吓得宋慈和宋老太爷齐齐一哆嗦,扭头看着红柚,嚎这么大声是欺负他们年老耳聋吗?

  • !”被&着了,

    “住嘴!”被称为红柚的女子低声叱喝:“你这小蹄子是想死啊,你这话让大夫人他们听着了,谁都救不了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