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若凝领着宋如琪往水榭那边走,边当心的觑着她的脸色,边仔细斟酌着要切记为母亲开辩一下。“说出来,昨天大哥确实找了几个学子前去办小诗会,我貌似忘了,没想起城表哥也来了,啊巧。”顾若凝装出欢快地说。宋如琪道:“你这表哥还没定亲的?”顾若凝心里“说起来,今天大哥确实找了几个学子前来办小诗会,我倒是忘了,没想到城表哥也来了,真是巧。”顾若凝故作轻快地说。。...

顾若凝领着宋如琪往水榭那边走,一边小心的觑着她的脸色,一边斟酌着要不要为母亲开辩一下。

“说起来,今天大哥确实找了几个学子前来办小诗会,我倒是忘了,没想到城表哥也来了,真是巧。”顾若凝故作轻快地说。

宋如琪道:“你这表哥还没成亲的?”

顾若凝心里咯噔一声,笑着摇头:

书评(100)

我要评论
  • 外面忽&然传来

    外面忽然传来一记暴力的踹门声,紧接着是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

  • 住呢?&下了。

    “太夫人这福气也太薄了点,咋就在这当口压不住呢?新晋首相的母亲,超一品的诰命,多尊贵的身份啊,享福的日子到了,偏偏就这么秃噜倒下了。”

  • 口气差&点喘不

    宋慈被摇得头昏眼花,脑子一片空白,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

  • 头看着&们年老

    这喜极的尖叫声,吓得宋慈和宋老太爷齐齐一哆嗦,扭头看着红柚,嚎这么大声是欺负他们年老耳聋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