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云气呼呼的来了晚心阁,势必会要为他的妻女讨回讨回。可院门外宁静,无一人重兵把守,这让魏云眉头微皱的走了进来。院子里刚准备好吃早膳的魏钟情抬头,正好看见站在门口的魏云。父女二人彼此遥遥相望,魏钟情抢先回过神来,放下自己碗筷,站起身相迎:“父亲还也没吃早膳吧,院子里刚刚准备吃早膳的魏倾心抬起头,恰好看到站在门口的魏云。父女二人彼此相望,魏倾心率先回神,放下碗筷,起身相迎:“父亲还没有吃早膳吧,女儿也没有吃呢。”。...

魏云气呼呼的来了晚心阁,势必要为他的妻女讨回公道。可院门外安静,无一人把守,这让魏云眉头微皱的走了进去。

院子里刚刚准备吃早膳的魏倾心抬起头,恰好看到站在门口的魏云。父女二人彼此相望,魏倾心率先回神,放下碗筷,起身相迎:“父亲还没有吃早膳吧,女儿也没有吃呢。”

质问的话因她的开口而无端端的咽下,一眼望去便看到石桌上摆着极其简单的吃食,四个馒头,一碟咸菜,一碗稀粥。

这一幕要是传出去,他魏府岂不落个苛待嫡女的称号?魏云身为北国的大学士,极重名声和礼节。

他虽然恼怒他的原配妻子叶飘玲,可也从不苛待她。

“秀玉快替父亲盛碗粥。”魏倾心就像是不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极其亲昵的安排,还把人拉到了石桌前坐下,不容他拒绝。

面对如此热情的女儿,魏云终究是咽下到嘴的质问。饭桌前他一贯是寝不言、食不语。

吃完,放下碗筷,这一顿早膳是他吃过最简单,却也最温馨的早膳。

“父亲是有话要说吧?”魏倾心擦了擦唇角,望着面前的人。

父亲与前世的男子明明一样,却又有一点的不同,他是被自己疼爱的女儿和平妻给一步步的推向砍头,也许他到头来都不知道他从乡下带回了几个白眼狼。

闻言,魏云有些震撼她的细心,眼前的女儿有些瘦,甚至是瘦的有些苍白,看到这样的她,连他都有些怀疑他真的没有苛待他这个嫡女?

不,他虽然不管后宅之事,可他可是每月都看了晚心阁的开支,二十两的开支,怎么可能苛待她?

可他哪里知道有人会在他的眼皮底下中饱私囊,不仅仅是苛待……

魏云一双深而黑的眼直直的望着身侧的女儿,来之前明明是有质问她的事情,却因着女儿的平静而平静,她的女儿都这般大了,出落得越发的漂亮,白皙的皮肤像她,大大的眼像他,小巧的嘴像她……

这么多年,他忽视她彻底,自然也忽视她的女儿,虽没有短吃喝,可晚心阁却也萧条、安静,不似大小姐该有的院落。

愧疚油然而生。

“听说你和你二娘及两个妹妹有些矛盾?”魏云明明是质问的话,可说着说着,竟然不敢看着这一双酷似他的眼。

魏倾心微微的笑着,一点都没有因为父亲的偏颇而生气,相反还语气真切:“不会,我很感谢二娘对父亲的照看,让父亲如此的健康。”

这是魏倾心发自内心的话,至少如今风二娘对父亲是真情实意的。至于后续为何会一步步的把他推向深渊,她不知道。但是,现在她回来了,她绝不会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魏云眉头微皱,熟知他的人定会知道他是有疑惑的,可良好的家教让他不会在他人解说的时候去插嘴,哪怕眼前的人是他的女儿。

“今天二娘带着一院子的人去母亲的院子,二妹妹任由她手底下的人编排主子的是非,我出于对二妹妹的关爱已经教训了那个多嘴的人,一次还好?要是长期下去,二妹妹岂不被人影响,坏了名声?三妹妹在中间听了许是有些误会,二娘想也不想的便给了三妹妹一耳光,那一耳光打的……我看着都疼,我建议二娘关两天就好,三妹妹的性子活脱,可别关久了,关出问题。”魏倾心完全是一副处处为人着想,看似不经意间的说起今早发生的事情,可透露的信息却太广了。

魏云听着完全不同版本的叙述,他来的匆忙,可他不傻,细微之处便能听到真相。明明是去找茬,结果受了委屈,倒找他诉苦。

风二娘跟着他十来年,大抵身上的忠厚早在沈城的侵染下,丢了吧。一大院子的人去她的院子干什么,哪怕不用细说,他也能够想象。

可他回府那么久,那个女人连句话都不曾来说过,叶飘玲你还要倔到什么时候?

“爹爹,再喝碗粥吧?”魏倾心就像是不知道魏云的反应似得,还一脸认真的开口。

魏云望了眼冷冰冰的粥,亦有所思。抬起头,极其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女儿,连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儿的不简单,明明是在说粥,可这话何尝不是在说人心?

粥冷了,粥亦是粥,可味道呢?粥冷了亦是如此,那么人呢?心冷了,还会感觉到温暖吗?

他何尝不想缓和关系,可她哪里知道她娘亲的倔强?

“不了,过两日有个桃花会,你记得打扮得靓丽点带上妹妹一同去?”魏云意味不明的看了眼一身素白的女儿,太肃静,若是有她在……

看来,他是该去看看他这个结发妻子了。台阶,已有,他若是还不知道去的话,岂不是辜负了女儿的好意。

转身,大步的离去……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涅火重生战王,你完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