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钟情一噎,很想说什么,却意外发现她豪无理由去谴责什么。前生她自我以为是的我以为她嫁了个好儿郎,结果被人害得丧失了家人、丧失了自己的孩子,最后还害的自己尸骨无存……若也不是后来她眼瞎的看不明白了,她又怎么会落个如此下场?而如今,她又有什么资格去劝服母亲去争若不是当时她眼瞎的看不明白,她又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魏倾心一噎,想说什么,却发现她毫无理由去指责什么。前世她自以为是的以为她嫁了个好儿郎,结果被人害得失去了家人、失去了自己的孩子,最后还害的自己尸骨无存……

若不是当时她眼瞎的看不明白,她又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如今,她又有什么资格去劝服母亲去争父亲的宠爱?让母亲与风二娘对上,母亲那么的娇弱,是风二娘的对手吗?

不,她不能如此自私的不顾母亲的安危?把她推入地狱……

这一世她活着的目的是为了阻止和那个人遇见,查出祖母突然离开的真相,报复曾经伤害过她的人。

可不是为了把母亲推入深渊。

前世,要不是她一心想要嫁给他,母亲也不会拿出她所有的嫁妆,助他坐上太子之位。财富之人本就遭人妒忌,那个人就像是尝到了甜头似得,还想从母亲的身上得到好处。

母亲没有,可那个人怎么会信,这才被那个狼心狗肺的妹妹夺去性命,连她怎么死的,她这个做女儿的都不知道……

她无法去想象母亲承受了什么,才会把她背上的钥匙交出来。那是她们国家的秘密,可她却交了,一想到这她就无比的心疼。

这一世她定要护母亲周全,任何人都不能欺压她。

“是女儿唐突了,女儿告辞。”魏倾心收敛情绪,屈身行礼,离去。

“公主,小姐好像变了样?”待人离开后,走出来一个身穿浅蓝色衣裙的女子,望着魏倾心的背影,亦有所思的说着。

“聪明吗?她也该变聪明了,叶儿密切关注荷韵阁的动静,一有举动,立马来报。”沉吟片刻,低低的开口,一张娇小动人的脸上看不出半点的神色。

魏云她可以不在乎,可她的女儿,谁敢欺负,无论是谁她必拼命护之……

荷韵阁中,风二娘回到自己的院子,便屏退了所有,谁能想到她也有今天?竟被一个黄毛丫头给欺压了?

“碰--碰……”气不顺的她,把圆木桌上的茶杯全都摔在了地上,发出碰的一声。

“娘亲,息怒,别让爹看见了。”魏秋月赶紧凑上去,可还是没有阻止母亲的发怒。

“我就是要让他看见,她嫡女还本事啊!”风二娘气急的开口,谁能料到。浓厚的妆容,也无法掩饰她的愤怒。

“什么要让我看见?”男人一身深蓝色官服,气宇轩昂的走了进来,那步履如风,一点都没有文弱书生该有的气质。余光不经意间瞥到地面上的茶杯,微微的皱眉,问道。

风二娘哪里料到他真的会看到她动怒的一幕,赶紧上前,嘴里说着无事无事的,可内心却期待他的表现……

“风荷,你当我是傻子,还是当你是唱戏的?就这个样子,你还说无事?”眯眼,警告。

明明是文官,却有武将的气势。

风二娘想笑,可在男人的注视下,却笑不出来。她就是被这样的一个男人给迷上的,还记得当年他也是霸道的把她护在怀里,这才免于她被一群流氓欺压的场面。

她以身相许,在乡下呆了不足一年,她和他回到了沈城,成了他的妾。

她早就知道他有妻子,可真正的看到后,她心中发狂的嫉妒。她那么的美丽,与她站在一起,她才发觉她真的是个乡野村妇,可还不等她有所动作。

她竟然和魏云大吵大叫,说他背信弃义,忘记了曾经的誓言。随后便一病不起,魏云也是有尊严的,年少有为,前途不可限量,怎么会忍受自己的妻子如此撒泼的做法,男人三妻四妾有什么可生气的?

他搞不懂她有什么好生气的……

从此以后,叶飘玲对魏云的事情不闻不问,魏云对她的事情也从不去打听,这也造成了明明同住屋檐下,却十几年不曾相遇。

魏云偶尔会想起那个女人,还是因为风荷来问她的嫡女要不要裁新衣。他才会想起那个人曾为了他洗手做羹汤,他曾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诺言把人娶了回来。

他们很恩爱,可好景不长,他因说话耿直得罪了刚刚才当皇帝的明正帝,一道诏书把他送去了乡下做个教书小生。

他不忍刚刚怀孕的她陪着他吃苦,把她留在了沈城,在乡下他遇上了老实憨厚的风荷,很快便忘记了家中的娇妻,和她孕育了孩子……

等再次回来时,她的美丽令他觉得无地自容,她的高傲也不允许他有其他的女人。面对她的大吵大闹,她竟如此的善妒?

叶氏的不理,魏云的不睬,而魏云也没有料到她的气性竟那么大,恍惚间已经过了十三年了……

“以后无事不要去招惹她!”回神,魏云低低的吩咐。他倒是要看看她能傲到哪里去?难不成她还得气一辈子?

“魏云,她欺负了我,你却说让我不要去招惹她?那她的女儿欺负我的女儿也这么算了?”风二娘虽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可还是忍不住的发飙。

那个女人什么事都不做,还是顶着‘魏夫人’的头衔。而她辛苦操持,却得不到他的维护?这让一向强势的风二娘如何能忍?

听到这,魏秋月捂着脸跑了出去,背影似有无尽的委屈需要诉说……

“快说,还发生什么事了?”魏云眉头微皱,低低的问着。

风二娘闻言,又像是诉苦似得把在安心苑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魏云听后,冷冷的说了句他会处理,便转身离开……

大概谁也不知一向自诩聪明的魏大学士,在后宅之中却是一副听风就是雨的性格。

风荷望着魏云的背影,冷哼:魏倾心既然你母亲都不在意魏夫人的头衔,你锋芒毕露,是否合适?

老的搞不死,那就先搞死小的,先收点利息吧。风二娘微微的笑着,只是那笑容显得有些渗人、阴森……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涅火重生战王,你完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