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天未亮,魏钟情便穿好整齐有序,出门时。“小姐,你去哪?”小姐什么时候这么的积极地过?平常通常是天未亮,起不了。可而如今,不但起了,还穿好好了?“问安啊。秀玉,替我做点粥,我回去吃。”说着,身影了消失了在房间里。“但是,小姐……”自己做?但是喝“小姐,你去哪?”小姐什么时候这么的积极过?平时往往是天未亮,起不了。。...

第二天,天未亮,魏倾心便穿戴整齐,出门。

“小姐,你去哪?”小姐什么时候这么的积极过?平时往往是天未亮,起不了。

可如今,不仅起了,还穿戴好了?

“请安啊。秀玉,替我做点粥,我回来吃。”说完,身影已经消失在房间里。

“可是,小姐……”

自己做?还是喝粥?小姐说喝粥是吃不起饭的人吃的,如今——秀玉带着疑惑去了小厨房,听话的她还是照做了起来。

“大,大小姐?您怎么来了?”方嬷嬷刚刚洗漱好,便看到站在门口的人,走的近了,才发现这是大小姐?

“嬷嬷好,祖母起了?”魏倾心微微的屈身,行礼,问候。

方嬷嬷见到这阵势,险些煞白了脸,嘴里一直说着不敢,不敢。

“小姐起了,已经在祠堂了。大小姐,你这么早,是要?”方嬷嬷回答,望着亭亭玉立的女子,目光微转。

“和祖母一起念经诵佛啊。”话落,人影已经消失在眼前。等方嬷嬷反应过来去追时,人已经跪在了小姐的后面。

小姐在诵经念佛的时候,是不允许人打扰的。打扰小姐,可把大小姐拉走的事情,她不敢……

“芳儿……倾心?你怎么在这?”老人在伸手时,魏倾心便上前,把人给牵了起来。

“小姐,大小姐和您一起诵经念佛。”方嬷嬷出现,及时的回答了为何不是她去扶她。

“是吗?今天怎么有空过来?”老人闻言,低低的问着。

魏倾心望着祖母,这个从小就严厉,但对她极好的老人,她终于再次见到了。还好,她回来了,日后她定会护住她在乎的人。

前世祖母的身体明明康健,可在她一连‘自杀’的冲击下,她也撒手人寰。前世的她从来就没有想过祖母离世有什么不对,可如今她重生而来,她发誓要改变前世的命运,绝不会允许前世发生的事情再次发生……

“祖母是不是不想看到孙女?”魏倾心故意露出娇憨的笑意,故作不满的问着。

“芳儿,你瞧瞧这个丫头竟然给我耍赖皮了?”祖母看到孙女这一幕,露出了真诚的笑意。

方嬷嬷走了进来,放下手中的食盒,摆好了早膳,笑着开口问:“大小姐还是孩子,耍赖皮也属正常。大小姐和小姐一起吃?”

方嬷嬷是祖母的陪嫁丫鬟,哪怕祖母已经为人妻、为人母,方嬷嬷依旧叫祖母为小姐。

“我……晚心阁里温着粥呢,咚——孙女有错,还请祖母责罚。”先前的轻快,消失不见。只听得膝盖重重的磕在地上,发出咚的声音。

“哦,都错在哪啊?”老人坐下,接过茶,抿了一口,随意的问着。

“孙女第一错不该在父亲大喜的日子踩空摔在池塘,让祖母担心,让人诟病。孙女第二错不该打扰祖母清修。孙女第三错……”

“行了,还三错,老身就没有听到一句你承认你自己的错误。”老人嫌弃的说着,可把人牵起来的举动,已经证明她是相信了她的话。

魏倾心则拉着老人站了起来,面上不显,可膝盖却疼得很。刚刚是实打实的撞在地面上……

“孩子?听说你昨夜发热了,现在可是好了?”面对自己喜爱的孙女,老人在听到她昨天闹自杀之后,很是气愤。

她一向看不起自寻短见的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如今知道她是不慎,而不是自杀。自然不会板着脸去责怪。

到底是谁在背后乱嚼舌根?传出了这样的谣言?看来,叶飘玲病了之后,这魏府的后宅倒是热闹了起来?

“谢祖母关怀,孙女无碍。孙女叨扰许久,也该去母亲那里请安了。”魏倾心起身,作揖,告辞。

老人点头,脸上看不出半点的情绪。直到魏倾心离开,老人望着身后的人,随意的开口,问着:“芳儿,你怎么看?”

方嬷嬷闻言,神情严肃,可也知道小姐问了,她就必须回答:“大小姐应该是没有撒谎……”

“是啊,她的母亲还在,她没有理由去闹,你去查查是谁在背后乱嚼舌根?”老人吃了口稀粥,吩咐。

“是!”方嬷嬷行礼,告退。

“心儿是不是猜到了什么?”不然怎么会来她这里,看似她的道歉不似道歉,可何尝不是解释昨天发生的?

她这个孙女,好像变得聪明了?知道来她这里寻求庇护。

“大小姐不是来告罪了?”方嬷嬷闻言,站在门口,极其认真的开口。

算计小姐,连大学生都不敢做的人,可大小姐却做了。所以,提前来告罪,一告还是两罪。

闻言,老人亦有所思,魏府上上下下没几个精灵的人,如今是不是要改变魏府的状况,还得继续观察。

魏倾心从祖母的如意苑出来,便去了母亲的安心苑,母亲的状态依旧不好,病怏怏的,脸色苍白。

“听说昨天……”母亲开口询问,可话还没有说完,身边的翠枝便匆匆的进来,语气急切。

“夫人,风夫人带着一大批的人来了安心苑……”话落,门外已经响起了风夫人的声音。

“那可……”母亲的性子是个绵软的人,不然也不会因为父亲把风二娘带进魏府,便一病不起了。

魏倾心今儿来可是想好好的和母亲谈谈的,可无奈有人太着急了。

那便去会会吧。

“母亲不急,女儿去看看。”魏倾心安抚好,便转身走了出去。欺负人,欺负到她这个软弱的母亲的面前,风二娘果然是好样的。

母亲的院子挤满了人,风二娘,一身妖娆的红衣,可偏偏她长得黑瘦,这样艳丽的颜色反倒衬托她的皮肤越显黑瘦,身侧是她的两个女儿魏秋月和魏明月,二人受她母亲的影响,也喜爱红色,三个穿着红衣的人站在最前,不知的人还以为三人是嫁娶的新娘。

这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见三位,魏倾心仔细的观察着。魏明月性子嚣张跋扈,在同身侧的人说着什么。魏秋月则性子内敛,如同大家闺秀般站在风二娘的左侧,要是没有前世发生的事情,魏倾心还会被她表面所表现出的大度和宽容所蒙骗……

“风二娘,好大的威风,这是来请安?还是来炫耀?”魏倾心收回目光,缓缓的开口。

走在前面的风二娘,黑脸一怔,这是在提醒她就算是平妻,那也低人一等?

脸上的粉因那微皱的眉头仿佛都要掉一层,活脱脱一个青楼的老鸨。可她却清楚风二娘因出身乡下,极力的要融入沈城的生活,每日花在打扮上,都要很长的时间和金钱。

魏倾心站在台阶上,自然能一眼看到魏秋月轻轻的拉了一下她母亲的衣袖。

这是在提醒她母亲小不忍则乱大谋?还是在说她们来这里还有其他的事情?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涅火重生战王,你完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