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魏钟情,我劝你最好是识趣点,尽早的说出宝藏的钥匙,朕可免你一死!”男人鄙夷的望着架在铁架上的女人,耐心基本上耗光,轻声已发出警告着。死吗?呵,呵。女人听见这,不由已发出冷冷的笑意,抬头,一脸的污垢,发丝黏在脸上,看出来极其的可怖:“北辰墨,你死吗?。...

北国

“魏倾心,我劝你最好识相点,尽快的说出宝藏的钥匙,朕可免你一死!”男人嫌恶的望着架在铁架上的女人,耐心几乎耗尽,低声警告着。

死吗?

呵,呵。

女人听到这,不由得发出冷冷的笑意,抬起头,一脸的脏污,发丝黏在脸上,看起来极为的可怖:“北辰墨,你过来我就告诉你宝藏的地方在哪?”

她这个样子和死又有什么区别?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能保住,她还不如死了,倒是干脆。

可他偏偏不如她所愿,任由她受尽折磨与屈辱,如今双手双脚还被绑在铁架上,一动手上的铁链就会撞在铁架上发出铛铛的声音,沉重又刺耳。

“怎么?不敢吗?哈哈……北辰墨,你也有怕的时候啊……”女人见到他迟疑的目光,不由得哈哈大笑着。一张惨白的脸上布满了鞭痕,一动,伤口不由得裂开,流出黄色的水,看起来比先前还要阴森恐怖。

可她却毫无知觉,目光炽烈的望着那高高在上的男人。

果然,被人刺激,男人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冷厉的望着她。

可终究还是想知道宝藏的钥匙,不得不妥协的走了过去,把头凑近,还不忘低声警告:“你最好是少耍花样,该死的,魏倾心你是在找死!”

耳朵被她一口咬住,疼得他反手就是一巴掌,疼得她立马便松开了口,见到他捂着耳朵嚎叫的模样,女人不由得发出疯狂的笑:“想要钥匙?你做梦!”

“你……”

“皇上,姐姐说的钥匙是这个吗?”一身红衣的女人突然出现在北辰墨的身侧,手中拿着一块翠绿色的玉佩,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问着。

“魏秋月,你杀了母亲?”魏倾心见到这,不由得瞪大双眸,想上前去质问,可偏偏被人禁锢在铁架上,上前一步,身上的疼痛便加一分。

男人迅速的夺过玉佩,确认后,不由得喜上眉梢,把红衣女人搂在怀里,脸上是控制不住的喜意和激动:“魏爱妃,大功劳啊。北国有你,是福啊……”

女人听到后,咯吱咯吱的笑着,一脸的憨厚。眼角不由得望着那个一脸愤怒的女人:“可是,姐姐……”

现在还不斩首吗?

“魏倾心,朕忘记告诉你,拜你所赐你们魏府满门了……”男人像是想到什么似得,放好玉佩,然后冷冷的望着眼前的女人,开口。

魏府满门?

不,听到这,魏倾心想要冲上去杀人,满门?那是怎样的概念?一百多口人……

可这都怪她啊。恨意滔天的望着二人,尤其是看到那女人的神色后,越发的愤怒。

那也是她的家人啊,她怎么能如此的狠心?难受、痛苦到极致的嘶喊:“啊……北辰墨,你凭什么这么做?”

她们魏府几代忠良,怎么可能说满门就满门?她不信!

“凭什么?通敌卖国?私自与外国使臣结交,这目的还不明显?魏云妄想改朝换代的心昭然若揭!魏倾心,你以为我北辰的江山凭什么让给你们?现在你还会说朕凭什么吗?凭这些,够吗?”男人居高临下的望着她,还以为她不会有任何的感觉,不成想这个世上还是有你在乎的?

“通敌卖国?那是接到你的密旨,父亲才悄悄的与外国使者联系,你竟然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算计他了?”

“密旨?那你可有圣旨?”男人冷冷的倪了她一眼,看来还不太笨。算计?要不是看中魏府,他怎可娶一个无才又无德还娇蛮霸道的她?

不就仗着大学士的学生桃李满天下,资格老?功高盖主的事,她一个妇道人家是不明白其中深意的。

能有此算计,也有她的推波助澜……

魏倾心听到这,自是想到了其中的关键。泪水无声的滑落,遇人不淑,怪谁?

魏倾心哈哈的笑了起来,可笑她还劝父亲这是皇帝的看重,可笑她还以为这是荣誉。魏府的满门,那也是她造成的啊。

她是千古罪人。

是她错信了人,爱错了人,这才害了整个魏府一百多口人啊。

“魏秋月,那也是你的母族,你以为没了魏府,你在后宫还有一席之地?”魏倾心大吼一声,双目炽热的望着一身红衣的妹妹。她就算是死,也要拉她下地狱。

“皇上,臣妾怕……”红衣女人不由得靠近男人,小声抽噎着。

她是不是该告诉她,除了魏倾心你身边的人,其他的人都相安无事?

罢了,就让她带着仇恨走吧。女人有些恶毒的想着。

“不怕,不怕,来人,掌嘴!”男人保护欲十足的把人搂在怀里,冷冷的吩咐。

啪啪……

良久,魏倾心疼得早已麻烦,机械般的吐掉口中的血迹,嘶声裂肺的吼着:“北辰墨,我诅咒你生生世世得不到你想爱的,得不到你想要的……”

女人说完,侧身又吐掉口中的血,明明是头发脏乱,脸上的肌肤也没有一块好的,唯有那一双炽热的目光如此的明亮,却偏偏一副不怕死的诅咒着。

“魏倾心,死到临头,还嘴硬!来人,赐她绞刑!再把那一张嘴给朕扣下来!”男人听到这,残忍的吩咐,声音冰冷刺骨。

“爱妃,这里太过的污秽,咱们回宫……”前一刻的残忍,消失不见,下一秒语气温柔,神情宠溺。

听到这,女人则露出疯狂的笑意,望着牢门外的二人,露出嘲讽的笑意:到头来她竟然是污秽的?脏了他们的眼,哈哈……

绞刑?绞刑好啊,那她就彻底的解脱了,再也不会承受这些莫须有的罪名了……

父亲、母亲,倾心来了啊……啊……

魏倾心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嘴被剥落,脸上痛的早已麻木,到了最后丝毫感觉不到半点的疼痛,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腿被碾碎的声音,接着是腰,仅有的意识让她醒悟:如果有来世,我魏倾心绝不做皇家媳,曾经伤害过她的人,她必百倍奉还……

“皇上,这是皇……罪犯的嘴,不知该如何处置?”一身侍卫打扮的男人上前,跪在面前,手上端的恰巧是用白色的布呈上的一张嘴。

血淋淋的,孤零零的在白布的影响下越发显得阴森恐怖。

“喂狗!”北辰墨别过眼,妖孽的目光中极快的闪过一抹厌弃。

红衣女人只是看了一眼那布上的血肉,差一点点便吐了,脸色苍白的别过眼,小心翼翼的开口:“皇上,姐姐?姐姐她是死了吗?”

北辰墨见到这惶恐的小模样,赶紧把女人按在怀里,低低的安抚,同样是姐妹,差别怎就这么的大?

女人一身妖艳的红色宫服,细腰长发的背影,极好的勾勒出她妖娆的身材。眼角不经意间的望着牢房底下的一滩血肉,连她都不得不承认眼前男人的狠心与毒辣。面上惊恐,可眼底深处却有一抹幸灾乐祸和解脱:魏倾心,你聪明一世又如何,到头来连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何其可悲?

“你说呢?魏皇后?”男人的邪魅的一笑,大手抚摸着女人那姣好的面容,目光渐露痴迷……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涅火重生战王,你完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