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咚……门外的敲门声,越发响,躺在床上的女人似是在梦魇中,小脸惨白,发丝也布上了一层茂密的汗水。“啊?小姐,你发热时了?天啊,你等等,婢子这就去找梁太医。”是谁在耳边说话的,是谁?然后是悉悉的声音,噼里噼的。女人偏偏有意识,可眼“啊?小姐,你发热了?天啊,你等等,奴婢这就去找梁太医。”是谁在耳边说话,是谁?。...

咚咚——咚咚……

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响,躺在床上的女人似是在梦魇中,小脸苍白,发丝也布上了一层浓密的汗水。

“啊?小姐,你发热了?天啊,你等等,奴婢这就去找梁太医。”是谁在耳边说话,是谁?

接着是窸窸窣窣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女人明明有意识,可眼皮似有千斤重,想睁偏偏却睁不开。

“小姐,你终于醒了?”小丫头不由得惊呼出声,双眼发红,有些不可置信的开口。

这是秀玉?她怎么会在这里?是了,她被那个男人绞刑了,在临死之前,他还特意的告诉她,魏府满门了。

秀玉身为她的贴身丫鬟,自然在满门的行列。

所以,他们主仆二人是在地府相见了?魏倾心伤感的想着,内心却是深深的恨意。

“梁太医,你快看看小姐,她好像烧傻了,尽说些胡话。”秀玉带着人,又走了进来。可不是胡话吗?魏府好好的,不然她怎么会说满门了?

幸好新夫人不知,否则……

这丫头……怎么说话呢?魏倾心嘀咕,可偏偏她一点力气都没,连指责的话,都说不出来。

“风寒,不碍事。这是药,七碗水熬成一碗,必药到病除!”梁太医把完脉,便留下一包药,起身离开。

动作潇洒,似乎多留一分那也是对他医术的侮辱。

只是,这话怎么听着那么耳熟?还有这梁太医怎么那么年轻?哦,对了他怎么也来了地府?

秀玉是她的贴身丫鬟,被那个残暴不仁的人杀了,她能够理解?可梁太医一生为医,脾气虽古怪,可医术了得,连他都得礼让一分,怎么会杀了?

可如今实在是太虚弱,就算是有满腔的问题,也只得压下,但愿喝了梁太医的药,能像他所说的那般药到病除。

秀玉又去送梁太医,回来时,手中已经端了一碗浓黑的药水。女子眉头微皱,可想到心中的困惑,一口气喝了……

“小姐,你……我还给你端了蜜饯。”秀玉才刚刚转身,一大碗的药,已经被小姐喝完了。

这还是那个害怕喝药的小姐吗?

“还不快给我!”瞪了她一眼,魏倾心发现她会说话了。

果然是梁太医,这医术实在是了得。

秀玉被吼得一愣,可还是乖乖的送上蜜饯,怎么小姐病一场之后变得这么的凶,气势也那么的强啊。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场景太过的熟悉,魏倾心急于知道现在是什么朝代。

“未时刚过啊,啊,小姐,奴婢疼……”秀玉可怜巴巴的望着小姐掐着她的手,惊叫了出来。

“我说的是朝代!”魏倾心都快急死了,可偏偏不敢表露出来。

“北国十五年,啊……小姐,你怎么了啊?”秀玉呢喃着,望着站起来的小姐,有些担心的开口。

梁太医啊,你怎么就走了,小姐她……

她怎么感觉越来严重了?

北国十五年?那她是……魏倾心有个大胆的猜测,却不敢相信。因为这想法,实在是太过的匪夷所思。

先前她便觉得这一幕很熟悉,那不是五年前她不慎摔倒在荷塘,险些要命的一幕么?

还记得第二天,沈城的大街小巷便传遍了魏府大小姐因为父亲扶正二娘,便以自杀威胁魏大学士。

还未及笄的她,便被父亲所嫌弃,她受不了这个结果,选择了离家出走。后面……

被那个渣男所救,她这一颗少女心就彻底的沦陷。

北国十五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闹着要嫁给北辰墨,祖母被她气的一病不起,在渣男被封为太子的第二天,她成亲,祖母离世……

那她岂不是回到了五年前?结果虽匪夷所思,可现在发生的一幕幕是如此的熟悉,手心的疼痛让她深信她又活了过来。

这一定是上天怜她上一世太过的凄惨,冤屈太过的多,让她再活一次好查清曾经发生的事情。

这一次,无论是谁,她都不再相信。曾经伤害过她,无论是谁,她都将一一的查个清楚,绝不心慈手软……

压下满腔的恨意,望着熟悉的场景。曾经的她从未怀疑过她为何会不慎跌落在荷塘,一心的以为是她不小心跌落而至。

如今她既然重生了,她再不会单纯的以为那只是她的一次失足而至,她分明是被人推下去的,至于是谁,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至于目的?

毁她。

之所以那般的肯定,那是她还没有忘记在她落水后,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就是因为这件事才让她从一个万众宠爱的千金小姐,变成了一个连父亲都厌弃的人。

后来,她和魏秋月同时嫁给北国最优秀的男人,她仗着母亲的嫁妆,成了北国最羡慕的女人,她成了她的陪衬。

要是她,都不会甘心。

曾经她不曾多想,还想着要姐妹二人相互扶持,好好的服侍好太子,助他登基。她用尽了一切的财力,一次次的胁迫父亲,最终让那个男人荣登大宝,可她却落个尸骨无存,而帮他完成大业的魏府却落下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还有那个即将出世的孩子,那个男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下得去手的直接从她的肚子里拉出来,如此的血腥、残忍……

这些灭门之仇、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此生不报,绝不闭眼。

她被父亲嫌弃,也造成了她和北辰墨的相遇,她还因他英雄救美的事情而感动,并暗暗的发誓要嫁给他……

可不想这一切都是算计好的,有人想要毁了她。重活一世的她怎么会看不明白这一切都是有人在背后操纵呢?

是谁?是还未成年的魏秋月?还是躲在魏秋月身后的风二娘?还是她至死都没有发现的人?

魏倾心按着头,不再去想:“秀玉,给我来碗粥。”

她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她必须要先拥有好的身体,才能自身强大。

“好勒!”秀玉被小姐盯着,有些发毛。小姐怎么怪怪的啊,可哪里怪,她却说不上来?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涅火重生战王,你完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