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六章

金陵城白天下起了一场小雨。白色灯笼在风中摇弋,章渊头戴斗笠,一身玄衣,怀中抱着一把剑,伫足在了这户人家门前。“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犯夜!”巡城兵马司的人意外发现了他,但下一刻,章渊就消失了在了原地。“哎?见鬼了了?”那看见章渊的校尉揉了揉眼睛,见是一户白事白色灯笼在风中摇曳,章渊头戴斗笠,一身玄衣,怀中抱着一把剑,驻足在了这户人家门前。。...

愁眠录

推荐指数:10分

《愁眠录》在线阅读

金陵城夜里下起了一场小雨。

白色灯笼在风中摇曳,章渊头戴斗笠,一身玄衣,怀中抱着一把剑,驻足在了这户人家门前。

“什么人?竟敢犯夜!”

巡城兵马司的人发现了他,但下一刻,章渊就消失在了原地。

“哎?见鬼了?”

那看到章渊的校尉揉了揉眼睛,见是一户白事人家后直接往地上啐了一口:“妈的!还真见鬼了!晦气!走,去别处看看!”

楚王离开金陵后,京兆府下令全城戒严,就连秦楼楚馆晚上都关门了,此时若有人上街,一律笞五十!

若府的正堂停放着一口棺材,正是若熙载的。

之后,章渊来到若府后院,若熙载的房间里还有灯光。

章渊提着剑,悄无声息从背后靠近若熙载。

“是楚王派你来杀我的吧。”

若熙载发现章渊后,依旧提笔写着奏疏。

章渊没有说话,若熙载便继续道:“楚王暴虐,不可君天下!老夫只有一事相求,还请阁下放过老夫的家眷,老夫没有儿子,就算楚王爷造反成功,也不会有任何威胁。”

章渊依旧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传来。

“爹爹,我可以进来吗?”

若子卿轻轻的敲着门,但心里却十分焦急,爹爹自昨日下朝回来后便让家里人为他准备后事,问他什么也不说,娘亲都病倒了,白日里化淳哥哥来看望爹爹,也只是安慰自己不用担心。

“卿儿,时候不早了,回去睡觉吧。”

屋里传来了若熙载的声音。

“爹爹,到底发生了什么,卿儿好担心你……”

若子卿带着哭腔道。

“回去!”

若熙载这次加重了语气,带着训斥。

若子卿只好边抹眼泪边往回走,走出一段距离,遇到了妹妹若锦心。

“姐姐你怎么了?”

若锦心忙扶住姐姐。

“爹爹他……”

若子卿只是呜咽。

“爹爹……”

若锦心将若子卿扶到一方石凳上后说道:“姐姐,你等一下,我去看看爹爹。”

接着若锦心来到了若熙载的房间前。

“爹爹睡了吗?心儿进来了!”

若锦心边敲门边问道,然后也不等若熙载回答,直接推门而入。

当若锦心看到一个戴着斗笠的黑衣人站在爹爹身后时,忙跪在地上,边磕头边哀求道:“求求你不要杀爹爹,不然娘亲和姐姐会伤心的,呜呜……”

其实从少女声音传进屋里那一刻,章渊的身心就已经被触动到了。

章渊想过去把少女扶起来,脚都踏出一步了,但还是伸了回来。

于是他选择了离开……

“心儿。”

章渊离开后,若锦心还在地上哭,不敢抬头,直到被若熙载过去扶起来。

“爹爹!”

若锦心抱住若熙载,抱得死死的,将头埋在他肩膀上啜泣道:“到底是谁要杀你啊?我明天去找晟年哥哥,他一定有办法!”

“心儿,爹爹有事要交代你。”

若熙载拍着若锦心的肩膀,叹息一声道:“心儿,你记住,回头也转告卿儿,如今能救我们的若家的,只有李家人。”

若熙载看着已经哭晕过去的若锦心,抬头看向皇宫方向:“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雨声淅淅沥沥,章渊在暗处看着那些趴在若熙载房顶上的黑衣人,直到他们最后退去,才彻底消失在黑暗里。

与此同时,若府后门。

负手而立的李晟年听完一名黑衣人的禀报后松了口气,示意他退下,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愁眠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