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晒得暖暖的的,自打出生于以来,夜寒初从来不都也没过过如此很舒服的时光。我还我以为,我的生活就是修练、灵法、炼药、炼器、和那几个家伙练练手呢!没想起……“小姐,张口。”能意小心翼翼的将一颗剥了皮的葡萄放在了夜寒初的嘴里,很是诧异的问,“小姐,你房里的我还以为,我的生活便是修炼、灵法、炼丹、炼器、和那几个家伙练手呢!。...

阳光晒得暖暖的,自打出生以来,夜寒初从来都没有过过如此舒服的时光。

我还以为,我的生活便是修炼、灵法、炼丹、炼器、和那几个家伙练手呢!

没想到……

“小姐,张嘴。”可意小心翼翼的将一颗剥了皮的葡萄放到了夜寒初的嘴里,很是不解的问,“小姐,你房里的那些帐幔、纱幔,不是你特意让夫人叫人为你装上去的吗?怎么突然就拆了呢?”

而且,这些东西可是花了不少钱呢。

真甜!“对了,得空和母亲说,最近我特别喜欢蓝色,最好能给我做一批素净些的蓝衣。”又吃了一颗葡萄,夜寒初并不回答可意的问题,倒是又给可意找了些事情做。

“啊?哦!是,小姐。”挑了颗青色的葡萄,可意应道,心里却是炸开了锅:是说,小姐以后都要这个样子了吗?那个尘隐寺不会有鬼吧?小姐怎么会这么不像小姐啊!但是、但是这样的小姐比起以前太让人喜欢了呀!

七星院里一片和谐,正在干活的下人们不时地回过头,望一眼躺在阳光里的夜寒初,心里满是激动。

忽然,一道鹅黄的身影闯入了众人的眼帘,惊得众人赶紧回过头去,全当不知此人的到来:

没看见,嗯,对,没看见就不用见礼,不见礼七小姐就不会生气……不能让七小姐生气,还是这般样子惹人欢喜。

“小七,今儿你这七星院里出奇的热闹啊!我还以为你又要睡到日上三竿呢!”

一道略带怒意的少女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引得夜寒初抬起头看了过去:那是一名身高六尺有余,一身鹅黄色劲装的十八九岁的少女。

少女身材高挑,发如乌木,皮肤白皙如雪,精致的五官在那身鹅黄的衬托下,显现出丝丝温柔可亲近感——如果可以忽略她眉宇间的那份凌厉的话。

嘴角带上一抹微笑,夜寒初立即从躺椅上弹起身来,“大姐姐怎么突然有空来看小七呀?”

这少女正是蓝将军的第一个孩子——蓝府嫡系大小姐——蓝倾城。

与原身蓝柒寒不同,蓝倾城从小就开始了武者的修炼,年仅19岁就已经是一名武士巅峰,是通星城内有名的天才。

“昨日我在婉婉家,没能亲自回来接你,有些不放心,所以……”脸颊爬上一抹红晕,蓝倾城快速别过头去,“还不是因为娘亲喜欢你喜欢得紧!万一这次从尘隐寺回来,你的病还是没有好,娘亲定又会失望了!我、我就是看看你病好了没!”

听了这话,蓝倾城身旁的丫鬟,和随后进来的两名粉裙少女,皆是忍不住笑了。

“倾城姐姐明明就是很关心小七妹妹嘛!”走在前面的粉裙少女调皮的眨着眼,朝着夜寒初挥了挥手。

通过记忆,夜寒初知,这长相可爱的少女名为周婉婉,年刚十五,是从三品国子祭酒周文在的小女儿,也是蓝倾城最好的朋友。周婉婉身后的粉裙丫头,是周婉婉的贴身丫鬟吉可。而蓝倾城身旁的黄衣丫头,则是蓝倾城的贴身丫鬟待春。

听了周婉婉的话,蓝倾城脸上一热,略带怨意的瞪过去一眼,“不然我们打一架?”

“蓝大小姐可是京城内有名号的天才呢!没想到私下里也是这么可爱的人啊!”见自家小姐投过来了求助的目光,吉可赶紧说。

“我……哼!”脸上滚烫,蓝倾城再次别过头去,惹得众人一阵的欢笑。

“好啦,大姐姐,小七知道你最疼人家了!快进来坐吧!”拉过蓝倾城和周婉婉的手向着刚刚收拾好的房里走去,夜寒初全身都是暖的:再次拥有家,真好!

“大姐姐,这么久都没见到你,小七可想你了呢!”进了房间,夜寒初立即将二人按到桌前,自己则是贴在了蓝倾城身边。

“谁让你不曾修炼,身子弱的像棉花一样?也不知爹爹和娘亲是怎么回事,说什么也不让你修炼!”一想到自己娘亲那副坚决的模样,蓝倾城说不出的生气。扫了眼桌子,蓝倾城忽然怪异的看向了夜寒初,“小七,你这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利索了?还有,你不觉得桌子上应该有些什么东西吗?”

刚好走进来的可意听到蓝倾城的话,眼角一抽,“那、那个,大小姐,因为小姐她没起这么早过,所以……”所以茶点什么的我给忘了!

“你们俩还真是一对叫人不省心。”头疼的看着这主仆二人,蓝倾城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忽然,蓝倾城想到了什么,很是无奈的看向一旁的夜寒初,“你是不是还没吃早饭,就跑到院子里晒太阳去了?”

“那个啊……”尴尬的移开目光,夜寒初一时有一些乱:说起来,没有哥哥在身后追着我满宗门的跑,我之前好像也没有主动去饭堂吃过饭呢……

看着夜寒初的那副样子,蓝倾城便什么都知道了,放在桌子上的手渐渐地握成了拳头,“可、意!”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邪妃依旧很天真”,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