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驾驶车辆的小车夫,明显是没把沈御戈放到眼里,而已随便的抱了拱手,稳稳当当的坐在马车上。倒是对夜寒初整体表现得分外的殷情,倒是还有些懊悔的之意掩在话里头。但是,等那小车夫再度扭头看向沈御戈时,下巴又一次被抛上了天:“噢,连同着冲撞了耀王殿下,小人在倒是对夜寒初表现得格外的殷勤,貌似还有些懊恼的意味掩在话里头。。...

那驾车的小车夫,明显是没把沈御戈放在眼里,只是随意的抱了抱拳,稳稳当当的坐在马车上。

倒是对夜寒初表现得格外的殷勤,貌似还有些懊恼的意味掩在话里头。

不过,等那小车夫再次转头看向沈御戈时,下巴又一次被抛上了天:

“噢,连带着冲撞了耀王殿下,小人在这里给殿下陪个不是哈。”

“不过,小人也是一心急着将三世子送回王府,耀王殿下堂堂灵者,大人有大量,定不会怪罪小人的吧?”

什么?

三世子?

哪家的三世子?

荣泰长公主只有一个女儿,那个异性王岳王只有两个儿子,身边的这位耀王还不曾有过子嗣,所以这三世子是哪家冒出来的?

“本王前几日便听闻,岳王外出途径灵兽大森林遇险,幸好当时一名少年路过,出手为岳王解围,这才让岳王捡了一条命回来。难不成岳王为了报恩,将那位救命恩人收为义子了?”

夜寒初正懵着,沈御戈到是啥啥都给解释明白了。

虽然这件事听起来好像还是那名少年吃亏的,但是这般的结局倒是那位岳王殿下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耀王殿下到是消息灵通的很!”

那小车夫也没多惊讶,做贼一样的向着马车里瞟了一眼,傲气十足的说:“不错,车里坐着的正是我们王爷向陛下提到的三世子殿下。”

这边小车夫的话音刚落,一道冷冽中略带着稚嫩的嗓音,很是不耐烦的从车厢内传了出来:“还不走?”

这一声一出,夜寒初当场就愣住了。

明明可以听出,这略显稚气的声音,是来自一个和她年龄相差无几的少年,但那冷冽中带着几分天生的惰懒之气的声音,却是出奇的好听,让人听了便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

“世子殿下赎罪!”

小车夫“噌”的一下便跪伏在了马车上,绝不带拖泥带水的。

“小人这就送世子殿下回府!”

“寒儿妹妹?寒儿妹妹?”

岳王府的马车都走过好几条街了,夜寒初愣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马车消失的地方。身边的沈御戈怎么唤她,也不见有一丝反应。

见此,沈御戈看那岳王府是越发的不顺眼了。

“咳咳,寒儿妹妹,岳王府的马车已经走远了!”

“啊?”

夜寒初尴尬的抿了抿嘴,这才讪笑着将目光收了回来:

异性王家的三世子?总觉得是这位“三世子”刻意要求要进入岳王府的呢?

他身上那份与生俱来的王室气场,无论怎么说也不像是个普通人能具有的。

就算是真正的皇室贵族,也不见得能有他那份气质。

岳王老儿,你要是被三世子殿下威胁了,你就眨眨眼昂!

“抱歉,耀王殿下,时候不早了,柒寒该回府了,不然母亲和大姐姐又要担心了。”

“无妨,本王送你。”

眸光一闪,沈御戈温和的笑了笑,轻轻的摇了摇手中的折扇。

嘴角一抽,夜寒初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这个沈御戈不会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吧?不会吧?

虽然长得不怎么样,脑子大约有点问题,但是毕竟是位王爷啊!真的每天都是这么闲的吗?

闲到一天三次往将军府跑?

像什么话呢!

故,夜寒初朝着沈御戈委婉的笑了笑,微微摇头道:“不用麻烦了,耀王殿下府中大约也是事务繁忙,还是做正事要紧,柒寒就不多打扰了。”

“也好。”沈御戈收起折扇,朝夜寒初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但当夜寒初转过身的瞬间,沈御戈脸上的笑骤然停止,一抹恨意快速的在眼中划过,随即消逝的无影无踪。

安斩天!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嚣张!

如今,竟然连岳王府的一条狗,都敢在本王的头上蹦跶了?

呵!总有一天,连你安斩天也得跪在本王的面前,对本王俯首称臣!

而蓝家的这个废物……

阴恻恻的盯着夜寒初离开的地方,沈御戈嗤笑一声:

哼,白白送上门的棋子,本王为什么不好好的利用呢?

此后连续一个月,耀王日日来蓝府邀夜寒初各种出游。或是到城东赏花,或是到城西品茶。

蓝将军与蓝夫人对此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是小七玩儿的高兴,通星城那么大,玩去便是。

不过,蓝倾城倒是对沈御戈越发的起了偏见,总觉得沈御戈看向自家小七的眼神怪怪的,你要是真的是含情脉脉,做姐姐的也就不觉得奇怪了。可蓝倾城怎么看都觉得,沈御戈那双眼睛里分明就是没有咱家小七的,甚至还有点嫌弃的意思?

反再看夜寒初呢?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邪妃依旧很天真”,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