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边拐角的男孩,看见了女孩走远后,低着头缓缓地吐出“欢欢”江祁忆起上辈子在那个女孩,虽然余欢和那个女孩面貌分外完全相同,也可以说一模一样了,虽然江祁会觉得余欢是她,那个在他最难捱的时候给他一颗彩虹糖的“欢欢”从早晨余欢吃糖的时候江祁就意外发现余欢和她很像“好累啊”。...

街边拐角的男孩,看见女孩走远后,低着头缓缓吐出“欢欢”

江祁想起上辈子在那个女孩,虽然余欢和那个女孩面貌格外相同,可以说一模一样了,但是江祁觉得余欢就是她,那个在他最难熬的时候给他一颗彩虹糖的“欢欢”

从早上余欢吃糖的时候江祁就发现余欢和她很像,一开始江祁并不敢相信,所以在沈梦欺负她的时候,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因为他不确定

想起上辈子明明和现在不一样,上辈子的余欢这个时候已经休学了,不过江祁还是觉得自己很幸运,再次遇见了她

看着走远已经看不见人影的余欢,他转过头往小巷子里走,慢慢于黑暗的阴影融为一体。

“好累啊”

到家的余欢直奔床上,躺在柔软的床上,摸出口袋男孩送的糖,仔细端详

“为什么要给我糖呢?”

余欢盯着糖不解,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可能床太过于舒服了,不知不觉余欢缓缓闭上眼眸,不一会床上传来有节奏的呼吸。

“喏,给你”

女孩手里拿着糖,递到男生手里。

女孩拉拢着袖子,看着接下糖的男生“不开心就吃糖吧”

男生蹲在地上慢慢剥开彩色糖果包装袋,把淡粉色的糖果放在嘴里,甜甜味道一下子在苦涩的嘴巴里炸开,像无尽黑夜里那炸开的烟花,美且短暂

一旁的余欢始终看不清男孩女孩的面孔,但却觉得无比的熟悉,余欢想走进仔细观看,可是越走好像越远,明明近在咫尺可是好像永远触摸不到

在余欢打算跑起来的时候,身边暗下来,男孩女孩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直到什么也看不见……

“咳”

余欢猛的从床上做起来,额头充满汗水,顺着光滑的面孔慢慢滴落。

余欢大口喘着粗气,回想起刚刚做的梦,明明那么真实,但是她却不知道是真是假

慢慢站起来走到洗漱间,的伤口伤口看着镜子里廋弱的女孩,脸上没有什么肉,但是颜值不低,可能是因为父母对她的打击太大了

看起来奄奄一息,加上脸上没有处理的伤口显的楚楚可怜,余欢打开水龙头双手捧起水,慢慢洗着脸上伤口。

处理好脸上的伤,正好肚子也饿了,等到余欢填饱肚子的时候因为十一点了

“害,有事明天再说叭!!”

余欢激励着自己躺在床上立马进入了梦乡,而另一边的江祁就失眠了。

“欢欢,这次我先找到你”

少年摸着彩色的糖果纸,回想起上辈子等那个把自己从深渊拉出来的女孩

……

“江祁!”

听见声音的江祁抬眼看去女孩站在马路对面,朝着自己挥着手,笑盈盈的朝自己走来

“江祁,我要去舞社练舞了,过不了几天该比赛啦,你能陪着我吗?”

女生柔和的面孔配上笑盈盈的嘴巴说不出的美,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吹弹可破的肌肤在太阳下,连细小的绒毛江祁好像也能看见。

“走吧”

或许自己的目光在直接,短暂的注视后江祁便转身朝着舞社的方向走

“哎,你等等我嘛,不要走那么快嘛!”

女生看着走在前面的男生,匆匆跑上前挽住少年的手臂,有说有笑。

阳光照在两人身上,心里的萌芽不知道因为摇晃多少次。

“小祁,喝杯牛奶在睡觉吧,牛奶妈妈给你放在门口了”

门外的声音打扰了正在回想的江祁

“嗯,我知道了”

女人听着屋里传来闷闷的回答声,放下牛奶便下楼了

听见脚步越来越远,江祁拉开凳子起身走到门口,拿着刚热好冒着热气的牛奶便回屋了。

……

“欢欢!”

男孩猛的撞开阻挡女孩的门,看见了这一辈子都不会忘的一幕

地上的女孩奄奄一息,左手手腕流着鲜红的血染红了身下的白裙,手臂,小腿,凡是裸露在外的皮肤都一片青红,没有一块好的地方

“欢欢,你有没有事!”

男孩来不及在看别的,冲向女孩,抱着她,颤抖的手显示着他害怕

“江祁…不不要怪她,别难过,我们还会见面的…”

女孩沾着血的手抚上男孩精致的面孔,在男孩的脸上留下明显的血渍,说不出的妖艳

“不要,不要,欢欢,不要这样,你看看我…求你”

男孩泣不成声,使劲抓着女生的右手仿佛不放开女孩就走不了,不放她走,大颗大颗的泪珠没有束缚往下掉,落在了女孩的脸上

“江…祁,其实…其实我叫…余…”

突然怀里的女孩没有了声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男孩看着怀里的女孩渐渐没有的呼呼,压抑在心里的痛苦在女孩没有呼吸的时候开始往外涌出

“欢欢…,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别离开我,求你,求求你,看看我,欢欢!”

地上的男孩抱着毫无生气的女孩嘴里喊着什么,眼里大颗大颗往外掉泪珠,充满绝望且无助。

(你是我的唯一的光,只有我知道)

……

床上的男生猛的睁开眼,看见眼前熟悉的房间,舒了一口气,他伸出手揉了揉额头,看见桌子上冷掉的牛奶

“啪”

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男生冷漠的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和洒的到处都是的牛奶,好像看见了染在欢欢身上的血,和地上的牛奶一样,到处流淌

“砰砰砰”

“小祁,没事吧”

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随后便是女人的声音紧跟其后

“小祁?没出什么事吧?”

女人略微焦急的声音透过门穿到江祁的耳边

“没…”

江祁再次揉了揉额头缓缓回答着女人的关心

“啊?那你好好休息,妈妈明天早上喊你”

说完女人停顿了一会便下楼了,并没有等男生回答,因为她知道他并不会回答什么,即便日常说话少年也是能不回答就不回答,她也习惯了,毕竟少年有轻微自闭

屋里的少年听见门外没有了声音,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后便走进卫生间,淅淅沥沥的传来流水声…

洗完澡的少年,稍长的头发被手指捋到后面形成背头,水滴毫不犹豫的顺着发梢往下流,经过少年的喉结,再往下冷白清晰的腹肌人鱼线,缓缓流入浴巾包裹的地方,谁也不知道上哪去了

江祁随便拿起毛巾随手擦了擦头发,走到阳台上,看着前面亮着的灯光,不知道从哪拿出烟,等江祁反应过来已经点上了,他也不在压抑自己

看着阳台上枯萎的向日葵,缓缓吐出白烟,而烟随着风不知道飞向哪里了

江祁低着头,想着刚刚梦到的,心里止不住的疼“没关系的欢欢,这次不会让你跑了”

乌云遮住的月也在夜深的时候探出来,看了今天有不少人失眠呢。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拿着be的剧本和反派he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