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男孩哑口无言,现在的虽然余欢始终被欺负许鹿虽然像是每次都是许鹿先哭,因为始终会觉得余欢被欺负许鹿,并也没对事情通过细究“我轻蔑于被欺负她,现在的是,现在的是”余欢淡漠的望着他,眼里透漏出一丝冷血,一瞬间周围的空气像是都变冷了“好了,大家切记在为男生还想说什么听见许鹿的发话了也不在说什么了。...

“你……”

男孩哑口无言,以前虽然余欢一直欺负许鹿但是好像每次都是许鹿先哭,所以一直觉得余欢欺负许鹿,并没有对事情进行深究

“我不屑于欺负她,现在是,以前也是”

余欢冷漠的看着他,眼里透露出一丝冷血,瞬间周围的空气好像都变冷了

“好了,大家不要在为了我为难余欢同学了”

许鹿不敢多想赶紧叫停,她害怕余欢在说下去有会大麻烦,毕竟维持那么久的人设坚决不能崩。

男生还想说什么听见许鹿的发话了也不在说什么了

“算你走运”

说完男生转头坐回位置上。

然而就在这时上课铃打响,大家纷纷回到座位上

余欢看着许鹿临走前留下的眼神犯难(这样做太符合原主人设了,但是既然我来了,绝对不会让你受欺负了)

忽然余欢感觉到身体一阵疼痛随后便轻缓舒适,余欢知道是这具身体的原主彻底把身体交给了余欢

江祁原本写卷子的心从下课就跟着余欢走,不知道为什么或许他很想看看小白鼠会怎样对付敌人的

等余欢坐下来,江祁卷子上的笔终于动起来了

(呵)

江祁写着卷子想着看看余欢的表现,不得不说果然兔子急了会咬人,明明上辈子余欢不是这样的,难道重生回来变样了?

压住心底的异样,江祁继续写着数学公式。

一天的时光总是很快,尤其是对于睡了接近一天的余欢来说

放学的铃声响起,明显没有精力的大家和打了鸡血一样,迅速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余欢也慢吞吞的起来收拾着书包

突然前面多了一双银白色皮鞋,抬眼看去,是沈梦,余欢并不惊讶

“有事”

余欢看着前面沈梦和她身后一群社会大姐,穿着暴露艳丽,画着不属于她们这个年纪的吧妆

“余欢,我说过让你等着”

沈梦高傲的抬起下巴,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余欢

“就她?看着弱不禁风”

沈梦后面一个穿着黑色高腰皮衣,嘴上挂着唇钉,染着黄灰的头发看着余欢眼神毫不掩饰的鄙夷

“我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呢”

旁边又一位大姐大冒泡。

余欢冷漠的看着她们,缓缓站起身来,揉了揉手腕“看来今天早上那巴掌还是不够疼?”

余欢歪着头,嘴边始终挂了笑,看着她们

“你!”

听见余欢说的沈梦觉得脸上开始隐隐作痛,仿佛又被余欢扇了一巴掌,顾不得那么多,走上前又想给余欢点颜色看看

原本收拾好准备回家的大家看见这么劲爆的一面,纷纷停下脚步,目光全部聚集在沈梦即将打向余欢的巴掌上

“你!”

沈梦看见突然抓住自己扬在空中的手被余欢抓着,觉得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丢了面子

也不顾大小姐风范对着余欢就开始下狠手,后面的人看见沈梦气急败坏的样子也纷纷加入战争

周围的人深怕误伤,都离的远远的,当然除了江祁。

余欢看着沈梦都上来了,也不顾得其他,随手抓住能上手的东西

顺着后面的墙摸到了感觉趁手工具,扫把。看着她不知道哪里摸来的棍子

(不公平!我一个扫把这么干的过这些棍子!)

余欢心里默默吐槽,但现实由不得她做选择,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棍子,余欢抬起扫把挡住了即将劈在自己肩膀的木棍

“余欢!你这个贱人!”

沈梦开始更加卖力往余欢身上挥着木棍,由于余欢里江祁格外的近,只能边躲边往没人的地方走

江祁“……”

一顿操作行云流水下来,余欢身上没有一点伤口,倒是她们累的气喘吁吁。

看见余欢游刃有余的样子,沈梦丢掉棍子开始撕扯余欢的衣服,拽头发,后面的人纷纷上前帮忙

如果是格斗余欢还能战胜但是这种毫无章法的像极了路边骂架的大妈,而且余欢并不想惹麻烦,如果把她们打残了可不好收场

突然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余欢被某个人打了一巴掌(艹,真tm疼,这具身体太弱了)

纠缠这么久余欢已经开始气喘吁吁,而她们并不打算发过余欢,余欢只能拼命的躲,顺便教训一下她们

“干什么!”

这时不知道班主任什么时候来到了教室里,也不知道是听见声音太大还是有人告状

一瞬间屋里安静下来,沈梦也收手,班主任看了看沈梦,沉默了一下

“好了,放学还不回家等着上课啊?”

说完这句话同学开始纷纷涌出教室,深怕晚点又得挨骂

沈梦看了看余欢,被撕扯的衣服破破烂烂,头发也散落几缕但是还是阻挡不住余欢的眼睛散发的光给狼狈的脸增加一缕柔韧

“没完!”

沈梦指着余欢的鼻子骂道,随后领着她们走了

看着她们走出教室余欢随意拍了拍身上的灰,除了挨了一巴掌没什么伤,主要这具身体太弱小了,打人都使不上什么劲。

“余欢,赶紧收拾回家吧”

班主任看着狼狈的余欢随口甩了一句,余欢已经见怪不怪了,无非就是占着沈梦的家庭所以只能说余欢了

“嗯”

余欢耸耸肩回答,随后拿起书包走出教室,外面还有陆陆续续没有回家的同学,看见余欢身上的校服,脸上的伤,都倒吸一口气

其实伤并不严重,主要是余欢这具身体太瘦,所以感觉伤的很严重。

余欢默默的出了校门口,看着天边泛黄的云,想起了没穿书之前,自己也是没人爱没人要的孤儿,是人人口中的“杂种”

不过没关系,人总是为自己活不是吗,所以余欢努力且加倍活下去,可惜,快要成功的时候,她!穿书了!!?

“唉”

余欢叹了口气,抬起脚迈着步伐往家里走,越走越不对劲,为什么,江祁跟着自己?什么鬼?

余欢转过头看着距离自己两米远的江祁

“有事吗,江同学”

江祁走动的脚步顿了顿,抬起头看着余欢,风吹着落叶落下他身上,落叶亲密的接触着他,亲吻着他

男孩偏粉的薄唇慢慢张开“没”

江祁微微歪着头看着余欢,随后慢慢的走向余欢,在距离余欢一步的距离停下

“给你”

少年温柔的声音落下,余欢看着他的手上多了一颗彩色的糖,和早上余欢吃的糖一样

“嗯?”

余欢不解的看着他

江祁伸出手把糖放在余欢的手中

余欢盯着手上的糖发呆好一会,抬眼看去面前哪有什么少年,空荡荡的

“真奇怪”

余欢也没有想什么,转过头握着糖果回家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拿着be的剧本和反派he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