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掇完苏雨身上的事情,白陌然就去弄自己的任务了,苏雨这才再次回车键里躺在。玻璃窗车窗,苏雨看见了日落的模样,在这荒芜的废土之上鲜有的美景之一就如此展示在自己眼前。只可惜,这些了与她毫无关系了。摇了摇头,便躺下睡着,现在的的她最需的但是短暂休息。白陌然走了透过车窗,苏雨看到了日出的模样,在这荒凉的废土之上少有的美景之一就如此展现在自己眼前。。...

收拾完苏雨身上的事情,白陌然就去弄自己的任务了,苏雨这才继续回车里躺着。

透过车窗,苏雨看到了日出的模样,在这荒凉的废土之上少有的美景之一就如此展现在自己眼前。

可惜,这些已经与她无关了。

摇摇头,便躺下睡觉,现在的她最需要的还是休息。

白陌然走了没多久便闻到了一股恶臭飘来。

下过雨后,这股令人作呕的气味更加明显。

不远处的尸山上已经密密麻麻的爬满了秃鹫,在四周散落着森森白骨。

当白陌然看到那座尸山时,整个人都愣住了,脸色也在瞬间沉了下去。

“混蛋!!!”

白陌然沉声喝道。

如此规模的尸山,实在不敢想象其中到底得有多少个无辜的生命被残害。

这些,都是那所谓的“精英”做的好事……

在这一次,白陌然已经将这个人列入了必杀名单之列,还是排最前面的那种。

这个任务显眼不是普通的调查任务了。

白陌然直接联系了反抗军那边的联系人,告知了这边的事情。

后者听到后脾气也是火爆,直接挂了通讯,朝这边赶了过来。

不久之后,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一辆灰色的改装车停到了白陌然一旁。

从车上走下脸带怒气的男人。

男人叫张牧之,是反叛军的调查者之一,而白陌然就是他的一个联系人。

“陌然,这就是那个投放点?”

后者白了她一眼,指向了前方那一堆尸体。

“自己看吧,反正我不想过去。”

这股恶臭在太阳底下更加浓郁了,反正她是不敢过去了。

张牧之插着兜,看着那尸山沉默了几秒,才发出一声爆呵:“草!”

没有人比他更懂这种痛苦,因为他也是从“精英”手中逃出来的,对于“精英”的恨不是别人可以懂的。

等冷静之后,张牧之才侧头问道:“没有一个人活着吗?”

“有一个,不过……”

白陌然将苏雨的情况告诉了张牧之,后者听完青筋暴起了几秒钟。

好在听到苏雨的精神方面只是有点小问题后张牧之才松了口气。

正在睡觉的苏雨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一个……嗯……精神(病)小妞。

“带我去看看她。”

当两人走到车前时,如同木乃伊的苏雨还在睡觉,她实在是太累了,半个身子都落到座椅外都没有发现。

“要我叫醒她吗?”

白陌然问到。

“不用了,回去吧,这里没什么好调查的了。”

雨水把各种痕迹都冲刷了,除了空气中的恶臭和那堆尸山,可能没人会把这里与投放点结合到一起。

张牧之沉默了一下又看向苏雨说道:“等她醒了带我这边来,我有些东西问她。”

“好。”

一路上很平静,白陌然不时看向正在熟睡的苏雨,看到那微带笑意的小圆脸,嘴角也不知觉的扬起。

可爱的小家伙……

在废土世界,城市的功能已经失去了,到处都是变成黄沙的土地以及在黄沙之上挺立的些许破旧楼房。

人类的小据点就这样分布在这个世界中。

白陌然她们所在的据点是以前世界的一个大城市中心,不过现在也变成了半个废墟。

在城市中行进,不只是摇摇欲坠的楼房会带来威胁,在阴暗处潜伏者的那些猎手才是更大的麻烦。

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当路中央出现一只变异的狼时,白陌然知道自己遇到麻烦了。

“喂,调查员,小心别死了哦,直接去据点集合就行。”白陌然在通讯器喊道。

“哼!”张牧之冷哼一声,“别把那小家伙给弄丢了,我还有很多东西得问她呢。”

“需要你教?”

说罢,两人几乎同时踩下了油门,两辆车直接朝着两边的路冲去。

狼王眼中闪过不屑,直接仰头大叫一声。

“呜!!!”

一声落下,在阴暗处瞬间涌现出大片的变异狼,少说也有上百只,全都嘶吼的朝白陌然车辆的方向追去。

而狼王看向了张牧之逃走的方向低吼一声追了过去。

白陌然从后视镜里看到了那堆追来的狼,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眼底却还是有些凝重。

车辆一直在碰撞摇晃,苏雨根本不可能睡得着。

揉了揉朦胧的双眼,苏雨问道:“喂!怎么了啊,地震了吗?”

从后面传来了苏雨还有些沙哑的奶气声,白陌然笑道:“没什么大事,被几只小狗狗黏住了而已。”

“嗯?”

苏雨有些疑惑的眨巴了一下困倦的双眼,将头伸出了车窗。

在瞬间苏雨就清醒了。

好家伙,这TM叫几只小狗狗?

那密密麻麻的东西是什么鬼!!!狼吗?

在苏雨的小脑袋里根本没有一丝这种东西的记忆。

关键是这些东西……好像快追到了啊!!!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废土的萝卜头不好惹”,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