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是要将这世间变迁看穿,金辉披盖在他身上,透漏出本不应该会出现在他身上的沧桑。  少年名叫“御递”,原本是天庭上最更年轻,此外也是最牛掰的文武财神,只可惜再后来因为名字犯了欺君之罪,被贬临凡间,资金投入一名有钱有势的女子家里,将要成了人人羡慕嫉妒的小少爷。时值清晨,正冉冉升起的旭日预示新的繁荣一天开始,吐出的第一缕晨曦悄悄落在了宅院的一座屋顶上,蓬荜生辉,犹如是披上了一层金纱,洗尽铅华呈素姿,褪去了世俗的锦衣。。...

  富甲年间,封都京城,钱家大宅院中。

  时值清晨,正冉冉升起的旭日预示新的繁荣一天开始,吐出的第一缕晨曦悄悄落在了宅院的一座屋顶上,蓬荜生辉,犹如是披上了一层金纱,洗尽铅华呈素姿,褪去了世俗的锦衣。

  屋顶之上,朦胧的雾气还未完全消散,嬉嬉闹闹的缭绕着一名少年,衬托得少年好比是仙境中的巨子,庄严而孤独。

  少年今值十七,身着布丁遍布的粗布衣,长得眉清目秀,整个人看起来挺活泼的,一对琥珀般的眼睛仿佛是要将这世间变迁看透,金辉披盖在他身上,透露出本不该出现在他身上的沧桑。

  少年名叫“御递”,本来是天庭上最年轻,同时也是最牛掰的文武财神,可惜后来因为名字犯了欺君之罪,被贬下凡间,投入一名有钱有势的女子家里,即将成为人人羡慕的小少爷。

  可惜,天意弄人呐,在他出生当夜,父母就双双去世了,家族也日渐落魄,家族中人为保基业,无情地把他当做交易工具,送去以前的商业伙伴家里当赘婿。

  从此以后,地位低下的他每天都从事着卑微仆人才干的奴活,挑粪,砍柴……几乎是每天的必修课。

  不仅如此,他整天都要受那长得跟如花似的八婆媳妇怨骂,长此以往,就连那些仆人都瞧不起他,对他冷眼相看。

  不过,尽管一直重复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可他却无半点自卑之感。

  御递前世可是大名鼎鼎的财神,虽然已经被贬下凡间,但莫名其妙的,他的记忆并没有被抹去,在这以商业为主的富甲天下,他坚信以自己财神的无敌头脑,势必能创下一番事业。

  只不过到目前,还没有他的用武之地而已。

  这不,现在他正被一个仆人使唤着翻屋顶。

  “呼”御递停下手头上的活,放眼远眺繁华的街道,长呼一口清气,迷茫地喃喃自语道:“不知何时,才会有我的一片天地?”

  虽然是处于低处,但此刻的御递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感,激荡起他胸中的澎湃热血,拨开眼中笼罩未来的雾霾。

  院子里,时不时传出的悦耳鸟语,随夹带花卉泌香的清风,朝御递迎面扑来,大自然的气息栩栩生辉,令他陷入身心皆松的状态,似乎在极力地与大自然融为一体。

  如此良辰美景下,总有人来煞风景。

  就在御递陶醉于自然之时,一名妇女站在屋檐下,指着他骂骂咧咧地吼道:“臭小子,谁让你停下的,如果今天没把活干完,老娘就告诉二小姐,你今天就别想进食了”

  正遐想未来的御递猛然惊醒,就像是被当头泼了盆冷水,反应过来的他赶忙弯下腰翻理屋顶,动作急切却不紊乱。

  他这般的听话,并不是因为害怕妇女告状,而是因他实在是饿得前胸贴后背,已经一天都没有吃过任何东西。

  御递干起活来异常稳重,行云流水,可妇女依旧是不依不饶地讥讽道:“哼,别以为做了个名义上的少爷就了不起,要不是老爷关心家族的名声,哪还会要你这种废物”

  妇女说出如此恶语,御递却是无动于衷的样子,依旧是像被植入程序的机器一般翻着屋顶,但他心中则是毫不平静,憎恨地想着:“你们就笑吧,若是我以后重振辉煌,一定要狠狠的打脸,给你们一个血淋淋的教训,让你们这种人也尝尝被肆意践踏尊严的滋味”

  自从他**,多少冷嘲热讽徘徊于他的耳畔,尽管他心胸豁达,但俗话说得好:泥人都有三分气呢,长期的日积月累,在他心中堆积了大股怨气,有埋怨是在所难免的。

  啪…啪…

  无巧不成书,御递心中所想立刻就得到灵验。

  从宅院大门口,走出一名长相丑陋到令人发指的女子,那妇女见女子来到自己眼前,刚想献殷勤地请安,不料女子二话不说,直接正反两个大耳瓜子把她的老脸给抽歪,烙上了十根触目惊心的手指印。

  女子手指宅院后门,脸色冷若寒霜地怒道:“滚,贱人”

  被抽得七荤八素的妇女如蒙大赦,丧家犬般连滚带爬地奔出宅院。

  屋顶上,御递楞楞地眼观后半幕,似乎响亮的耳光声还在他耳边回荡,倒不是因为女子替他出了口恶气,反而是意外女子竟然会替他出头。

  眼前长得惊天地泣鬼神的女子,正是御递的夫人:“钱花”

  钱花摆摆衣襟,出奇地朝御递问了一句:“狗蛋,老娘今天漂亮不”

  此问一出,御递着实被吓了一跳,但碍于钱花的淫威,他也只能背着良心木然地回答道:“呃…真心漂亮”

  得到肯定回答,钱花乐得转起身来,水桶腰晃晃悠悠的,都能经得起一个成年人的环抱;密布麻斑的崎岖胖脸在飘动的衣裳下时隐时现,让人视之欲呕,简直就是正常男性的噩梦,何来靓丽之谈。

  以至于整个过程中,御递都是闭着眼睛的。

  兴致过后,钱花停下转动,摸着昏沉的脑袋,对御递傲慢地吩咐道:“算你有眼光,现在老娘特地允许你去换一套比较干净点的衣服,准备和老娘去面见尊贵的客人”

  多年的处世生涯,让御递明白了以自己的地位,在其他人面前应该做些什么,忌讳些什么,对于女子的话,他便识相地按步骤去做,不带一丝一毫的思索和感情。

  大约过去五六分钟,御递换上了一身相对干净的平佣服,跟在女子的随身丫鬟身后,一同走进待客大厅。

  进入大厅之后,御递心中一顿,不由自主地触景生情。

  九年前,年仅八岁的御递就是在这所大厅中,被无情的交易掉,成为注定嫁不出去的钱花的相公,其实本质上就是一个免费的终生佣人。

  如今这所大厅已经是迥然不同,可对于御递来说,却是根本没有丝毫变动,是一道永远祛除不掉的伤疤。

  大厅中,排场相当阔绰,木桌上摆满山珍海味,大鱼大肉,好酒好菜令人眼花缭乱,空气中浓香醇厚肆逸。

  身处其中,御递已经快馋得口水直流三千尺了。

  除去御递几人,三个人井然相坐,居正中的是一名中年,名叫“钱山”,是钱家家主;钱山右手边另有两名男性,一中一少。

  钱花选了个位置大大咧咧的坐下,而御递这个相公则是在钱花的瞪视下,与丫鬟杵于一旁,脸上无悲无喜,跟普通的佣人别无一二。

  见人已到齐,钱山指着御递,对另一名中年面带微笑地介绍道:“顾庄主,这位就是入赘到我钱家的女婿,名叫御递,您和犬子还是第一次见面吧”

  顾庄主眼看钱山,手指御递,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钱家主,这是令婿,怎么打扮的像个佣人一样?”

  钱山脸上的笑容瞬间跌下,厌恶地瞥了一眼御递,不屑地回答道:“作为一个一无是处的赘婿,打扮成如此模样是理所应当的”

  “钱家主,你这是何话”顾庄主脸色有丝不悦,然后没等钱山反应,手招御递,歉意地笑道:“御贤侄,快坐到老夫身旁来”

  “这……”御递不知所措,迎着钱花那要吃人的目光,他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但一看到顾庄主脸上和颜悦色地表情,又有一股从未体验过的暖流通达心扉,驱使他不顾钱花的怒视,在顾庄主身旁入座。

  既然御递已经入座,钱山也不再说些什么了,只是老脸涨红如猪肝,硬是把心中的闷火压了下去,对御递的厌恶越发深重。

  钱花也亦是如此,猪妖似的脸上贴着一副“回家再好好收拾收拾你”的表情,奇陋无比。

  顾庄主拍拍右边青年的肩膀,向御递介绍道:“御贤侄,这位就是老夫的外孙,名唤顾悦,日后你们可要好好相处啊”

  御递还在极力适应着这份从未有过的气氛,便含糊地点点头道:“自然”

  顾悦没有多说什么,也是平常性地点了点头,但在那一瞬间,御递看得清清楚楚,他眼中一闪而过地厌恶和鄙视。

  御递对此完全心持无视,这种情况对他来说早已经是司空见惯,不足以动摇他的心绪。

  介绍完毕后,整个大厅中由于刚才的事情,陷入尴尬局面。

  时过半晌,钱山本着以主待客地礼节,打破了尴尬的局面,皮笑肉不笑地向顾庄主开口问道:“顾庄主,不知你那家新开张的绸缎铺子经营可好?”

  提及此事,顾庄主愁眉不展地摆摆手道:“别提了,刚开始还有些买主,但自从三天前以后,基本都是无人问津,现在我正在考虑转铺呢”

  闻言,钱山陷入沉默,脸色阴晴不定,没有人知道此时他正想些什么。

  这时,顾悦突然插话道:“祖父,这么大的事为何不告诉悦儿呢?或许悦儿可以替您出谋划策”

  顾庄主喜出望外,满怀期待地问道:“悦儿,你可有办法解决老夫的燃眉之急?”

  顾悦挺起胸脯,神色极为傲慢,得意洋洋地回答道:“当然,悦儿正有一策”

  ……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财覆皇权——绝品财神赘婿”,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