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后娘

将来的日子,我就靠吃老鼠肉,喝老鼠血长的白胖白胖的。虽然,依然有诸多无法言状的艰辛……五岁时候,我还会独自一人走路时,所以一条腿是残疾的腿,就族诛,也坐不出一个人样来。让得那一年的梅雨季节,连续一个多月都阴雨连绵。家里的干柴烧饭全部用完后了,毕竟...

阴阳胎记

推荐指数:10分

《阴阳胎记》在线阅读

今后的日子,我就靠吃老鼠肉,喝老鼠血长的白胖白胖的。但是,仍然有诸多难以言状的艰辛……两岁时候,我还不会独自走路,因为一条腿是残疾的腿,就连坐,也坐不出一个人样来。让得那一年的梅雨季节,接连一个多月都阴雨连绵。家里的干柴做饭全部用完了,当然我爹也没有什么东西可吃。而他这个时候也不出去找任何吃的。我只是心里干着急,也拿不出什么办法解决我爹的肚皮问题。我爹经常躺在床上不停地流泪,我就睡在他的怀里心神不宁。“孩他娘!……我不想活了!……我去找你去了!”我爹何必真不停地念叨着这句话。我当时并不明白我爹话里的意思,只是纳闷:“我娘死了,他到哪里去找我娘!”“何必真!……何心真呐!……”梅嫂走进了我家。我爹擦了擦眼泪,从床上坐了起来。“梅嫂!……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何心真!……你还躺着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我有重要的事找你!”梅嫂一边说一边走到床边。我爹并没有从床上坐起来,而是翻了一下身子。“再重要的事我也不想听了!梅嫂!……你回去吧!我想死!”“死?……你怎天才少年到去死呢?没有出息的男人!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找你商量呢?”“我不听!……我现在除了死,什么事就不想!”“哎呀!……这事呐!我给你说以后,保证你就不想死了!快起来!……”“唉!……到底是什么事呐?”我爹不奈烦地坐了起来。梅嫂笑着说:“我看你一个大男人带着一个残疾儿子生活,的确困难重重。我想……”“你想什么呐?……我困难重重是我的事,用得上你一个外人担心吗?”我爹的口气有一些生硬。“是啊!……按理说我不应该担心。但是,我不是在为看到这娃儿可怜嘛!我想给他找一个娘。”“给小强找一个娘?梅嫂!……你别逗我穷开心了!就我们这个家,一穷二白,谁愿意来哟?”“呵呵!……你不别说,真有这么一个人愿意来。你看!……人我都带来了!”梅嫂用手指了指门外。“玉贞!……进来吧!”门口站着一个满脸黑灰的女人,矮胖矮胖的,衣衫不整不说,还破烂不堪。她在门口低着头揉搓着自己的衣角。我爹目瞪口呆地看着门口的女人。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却有一些厌恶门口的女人。“玉贞!……玉贞!……快进来!”梅嫂再次催促。那一个被叫做玉贞的女人怯怯地走进了屋内。“何必真呐!……我介绍一下,她叫玉贞,是我远房的亲戚。丈夫上山打柴,三年未归,估计已经葬死狼腹了。家里还有一个两岁女儿,叫玲玲,乖着呢!我年你们两家还挺合适的,就想把玉贞介绍给你做媳妇。何必真!……你愿意不?”我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家就这样一个穷样,不知道刀看不看得上呢?”“来之前我征求了玉贞的意见,她同愿了我才带她来的。是不是?……玉贞!”玉贞连连点头。我爹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开心的笑容。“只要人家不嫌弃我家穷,还有一个残疾儿子,我还有什么可说的?求之不得呐!”“既然你们双方你情我愿,这事就这样定了!……何必真!……依我看!今天的日子就不错,玉贞就在今天,不!……就是现在进你家门吧!”我爹象是打了鸡血一样精神振奋起来,他翻身下床。“呵呵!……还不是一切都听梅嫂你的安排。”“好!……这就对了!”梅嫂拍了拍玉贞的肩膀。“玉贞!……以后好好过日子吧!没其它的事!我先走了!”梅嫂说完微笑着走出了我们的家门。玉贞含羞在站在那里,双手依然不停地搓着衣角。我爹傻傻地看着玉贞。“呵呵!……还站在那干什么?坐呀!……都是一家人了,就别客气了!”我爹说完就给玉贞搬一个橙子放在了她面前。这个玉贞看都没有看还睡在床上的我一眼,就坐在了橙子上。说实话,我对她那么不客气地坐在橙子有一些反感。但是,我又不能说些什么,因为我不不会说话。“玉贞呐!……你想吃点儿什么?我去做!”我爹微笑着。我心里暗想:“爹呐!……你就没有动一下你那脑筋想一想,你去做吃的,你拿什么做呢?那米缸、面缸怕早已经见底了!”“我不吃!……有点儿凉水喝就行了!”玉贞的这个回答,太适合我爹的想法和我家的情况了,我家里现在别的没有,凉水还是有的。“好!……好好!……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准备凉水去!”我爹屁颠屁颠的跑着去了厨房。我想:“你这下总该看看床上的我了吧!毕竟将来我还是你们的儿子呢!”我为了提醒玉贞看我,特意“哇哇……哇哇!……”地哭了几声。没想到玉贞抬起头,眼露凶光地快速起身,走到床边用被子把我捂盖起来。还恶狠狠地抛了一句:“叫你还哭?”我用那只还没有残疾的脚踹开了被子的一角,看到玉贞立即返回橙子旁坐了一下,又假装丝稳起来。“来啰!……凉水来了!玉贞呐!……我家的凉水好喝!喝起来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甜味呐!”玉贞接过凉水“咕咚!……咕咚!……”几下把凉水喝了个净光。“舒服!……感觉不饿了!”玉贞摸了摸自己的肚皮。“不饿就好!……不饿就好!……”我爹连连点头。我爹那样柔和的对玉贞,我顿感醋意十足。我哭闹着踹开了捂在我脸上的被子,大声地哭闹起来。“哟!……这孩子怎么哭了呢?是不是尿床了呀?”玉贞连忙站起来从床上把我抱起来。这个动作和刚才我爹去给她舀凉水的时候判若两人。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让我意想不到和始料不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阴阳胎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