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桥守墓人第4章:入溪定墓

一本悬疑小说带来大家,这本小说是讲诉了吴罪小三姐之间的故事,小说是长桥守墓人,是最著名作家老醋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漫画连载中小说,长桥守墓人精彩的篇章:我从床上从梦中惊醒,呼呼喘着粗气,小三姐儿那张俊秀的脸怪异的盯着我,“喊什么呢,这还没下洞子呢,怎么就见着鬼了?”我脸一红,尬尴的道:“不好意思,做了个梦。怎么着,这才几点就得出发到达了?”我仔细一看床头柜上的闹钟,才四点,天刚天刚,也怪不得我会做噩梦了。我不止一次的想要趁着黑夜逃离这里,毕竟这里是旅馆,不是监狱,我不相信他们可以全方位的监控着我,我也不觉得自己至于他们费这么大的力气。可是最后我还是没有冒这个险,一是想到那几人的身手,我跑出去的希望不大。另一个原因,或许我自己都没察觉到,在听说这趟要下洞子之后,我的心里除了害怕,隐隐还有一丝的兴奋。或许是因为我骨子里流的就是盗墓贼的血,也有个原因,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不知道死哪儿的爷爷和哥哥。。...

长桥守墓人

推荐指数:10分

《长桥守墓人》在线阅读

长桥守墓人第4章:入溪定墓

这一夜,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当然,若真的能睡着我反倒要觉得自己脑袋出问题了。

我不止一次的想要趁着黑夜逃离这里,毕竟这里是旅馆,不是监狱,我不相信他们可以全方位的监控着我,我也不觉得自己至于他们费这么大的力气。可是最后我还是没有冒这个险,一是想到那几人的身手,我跑出去的希望不大。另一个原因,或许我自己都没察觉到,在听说这趟要下洞子之后,我的心里除了害怕,隐隐还有一丝的兴奋。或许是因为我骨子里流的就是盗墓贼的血,也有个原因,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不知道死哪儿的爷爷和哥哥。

如果想找到两个盗墓贼,那么最好自己也当一次盗墓贼,了解一下他们的“习性”,这样,或许事情会变得简单点,我是这样想的。

第二日,我迷糊着双眼,朦胧中好像有一个女子对着我笑,那笑容,乍一看很美,但是仔细看去,她脸色苍白,双眼空洞无神,嘴唇像染了鲜血一般,我不禁害怕起来,突然间,她伸出猩红的舌头,上面赫然是一只黑壳虫,紧接着她的脸肉眼可见的干瘪下去,转瞬化成干尸,我感觉脊背发凉,大吼一声:“有鬼!”

我从床上惊醒,呼呼喘着粗气,小三姐儿那张清秀的脸古怪的盯着我,“喊什么呢,这还没下洞子呢,怎么就见着鬼了?”

我脸一红,尴尬的道:“不好意思,做了个梦。怎么着,这才几点就要出发了?”我一看床头柜上的闹钟,才五点,天刚蒙蒙亮,也难怪我还会做噩梦了。

“就你这胆子,别到时候再吓死了,反而成了累赘。”小三姐摇摇头,插着腰走出去,走出门时又回头看着我说:“梁爷说了,子过五声人魂灭,寅鸡三遍鬼撞墙。从现在的一个时辰,阴气最重,寻龙定穴就得挑这种时候,你也别拿什么东西了,装备都在下面的车里,赶快走吧。”

我点了点头,起身揉了揉太阳穴,心里却在嘀咕,子过五声人魂灭,寅鸡三遍鬼撞墙,这句口诀不是爷爷常念叨的吗?

我们这一脉最擅长的就是研究风水,这句话既是定凶吉的口诀,也是用来给墓穴定点的,盗术中的分金定穴起头就是这一句,姓梁的既然明白这个,想必也不是一般人,下洞子的本事肯定不小。这一比较,我的盗术尚浅,带着我真的就好像带着个累赘一样,他这又是绑架又是强迫的,到底需要我干什么?

我心里犯了嘀咕,草草方便了下就下楼了,十三早就等在旅馆门口,见我出来就招我上车,车是一辆改装过的五菱越野,全黑的车身,看起来里面空间不小。

一上车,果然里面的座椅全部都被拆卸了,重装了座包,空间又大了不少,司机就是梁爷,小三姐儿坐在副驾驶,后面还分别坐着三个男人,我和十三上车后,梁爷直接发动了车子。

一路上我了解了下,后面的那三个也是梁爷请来的帮手,一个叫乔爷,是个退伍军人。一个叫向春爷,听他自己说是个下洞子的老手,还有一个神神叨叨的小个子,大概三十多的样子,梁爷他们都叫他神棍,听说是个不务正业的道士,从北方来的,以前是跳大神的。

在车上,我们换上了清一色的迷彩服,还有山地靴,是那种硬布帆做的行军靴,听梁爷说,这种硬靴踢起人来力道的很,而且穿起来舒服,最重要的是这种靴子不招僵尸。

招不招僵尸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连僵尸是什么样都没见过,但是这专业的装备让我有理由相信,这人绝对是个老油子。

除了这些,车里还有各种盗墓挖坟的工具,甚至还有几把猎枪,我心里更加发慌了,这要路上一个不爽把自己给毙了,那我就是真的冤了。

大约行进了三十几分钟,已经看不到古城了,车子出了公路,走的是山地车道,一路上磕磕绊绊的,得亏是鄂西这地方景色还不错,偶尔看看窗外的青山秀水,倒也不怎么无聊。

又过了一会儿,梁爷把车子停在路边,前边儿就是神龙溪,我这时候也总算知道这趟的目的是什么了,据说是个大墓,里面葬的是太平军的一个将领,就在神龙溪这一带,那时候的太平军表面上是揭竿起义,暗地里收敛的钱财不知道有多少,这将领既然有资格修墓,那么陪葬品肯定不少。

梁爷惦记这墓好些年了,一直找不到龙穴下去,这不前些天听说有人在玩儿漂流的时候遇见活尸了,这下梁爷想明白了,感情这墓就是在神龙溪里面,怪不得外面就是找不着龙穴,所以这一趟他带来了足够的人手,发了狠心要下去捞上一票。

我们捡了自己要的装备,拖着个筏子,直接顺流而下,那次遇见活尸的人是在中游,巴东地界,我们也从巴东这段河开始,梁爷见我捡了个八卦阵盘,还留意了两下,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的我浑身发毛,总感觉不对劲。

我选择的装备就两件,一把匕首,一个八卦阵盘。匕首系在腿上,必要时用来防身,至于八卦阵盘,我祖传的盗术本就需要这玩意儿的配合。

一行人从小路过去,乔爷和十三拿着柴刀在前面开路,这两壮汉是真猛,橡胶管口粗的树,一刀子下去就断,看的我一愣一愣的。我们拖着两个皮筏子,好不容易放到水上,梁爷还嫌慢了,皱着眉头道:“时间要过了,棍儿爷,吴先生,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了。”

被称为棍儿爷的小个子咧嘴笑道:“这没关系,要说寻龙探穴什么的,我棍儿爷在江湖上说二,就没人敢说一的,不过梁爷,你从哪儿弄来的这小崽子,难道还不相信我的手艺?”

我被棍儿爷看的有些发毛,但又不好说什么,只好把头偏过去,梁爷这时候笑呵呵的解释道:“棍儿爷的北派寻龙术,我早有耳闻,当然是信的。但这位吴小先生精研的是南派盗术,让两位一起,把握自然更大一些。”

我心里一惊,没想到姓梁的已经把我吃透了,连南派盗术的事情都知道,看来爷爷的事他确实是知情的。故意透露给我想知道的信息,偏偏又滴水不漏,一点机会都不给我,我不禁想骂娘,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表面上我依然处变不惊,内心翻起的波澜悄悄按下。很快,我和棍儿爷,梁爷,十三上了前面的皮筏子,小三姐儿和乔爷,向春爷上了后面的。

皮筏子在平缓的溪水中漂流,很快进入了山壁笼罩的范围。梁爷拿出一张照片,是关于上次发现的活尸的,里面的山壁十分险峻,正好和周围的环境有些相似。据梁爷说,那活尸是爬不出墓的,除非有天坑存在,而且要正好和墓穴相连才行,神龙溪上的天坑就那么几个,大致范围是清楚的,关键的就是墓穴的入口,这玩意儿藏的深,非专业的人想要进去除了碰运气就只能用炸药炸了。

我紧张了起来,这寻龙探穴就是给坟墓定方位的,要精准无误的定出位置,需得要相当过得去的手艺。可现在只知道这墓可能在溪水旁,只有个大致范围,我心里还是有些犯糊涂的。

棍儿爷倒是显得自在,拿出一个奇怪的阵盘,口头测算了一下,又四下张望,道:“七重山外九重水,一水翻过一险滩。现在的地方是四阴五阳的交汇之处,亡者通常会选择这样的地方做墓冢的遮掩,因为这种地方阴阳二气不相衡,盗墓的没法测算,加上一水险过一水,更加不好接近了。”

我听着他的话若有所思,观察了周围的山势,这两侧是石壁,溪流却平缓,而且越深入水越深,山水之势暗合乾门之道,的确是个逆阳点棺的好地方。

棍儿爷又道:“道经上说,勘墓选址需得要合上命理星相,这样死者的怨气才会消散,古人很信这个。但越是阴与阳不相衡的地方,死者的怨气越不容易平息,发生尸变的可能性也会越大。这位将领把墓建在这里想必也是无奈之举,命理星相,不是想改就能改的。”

乔爷在后面连连点头:“那活尸出现也解释的通了,只不过那活尸不在坟里守着,跑出来干嘛?”

听见乔爷的话,我眼睛一亮,连忙回忆起那本古书上的记载,好像有什么关键的地方被我一直忽略了,此时心头一动,却是想起爷爷在那古书上记的笔记和批注,其中有一处大墓的格局和此处很是相像。

我连忙叫到:“这下明白了!活尸一般不会出墓的,那拍照的人既然遇见了活尸,可见那墓就在附近,但是天坑在山上面。”棍儿爷连忙接话,“所以,这墓的主体应该就是崖壁之内,并且与上面的天坑相通,说不定那天坑就是墓的一部分,活尸才爬的出来。这种可能我早就考虑到了,但古人的工具有限,要把墓建到石头内,耗费的工程量太大了,不可能没有痕迹。就算是真建在里面,入口又在哪儿?总不能从水里下去吧。”

棍儿爷说完就拍了自己一个大嘴巴,我们也鸦雀无声,集体沉默。

“是了,除非墓是从水里下去的,否则根本不可能解释的通,也就是说,我们在这溪水旁是没法找到龙穴的,必须要下水。”梁爷也点头说道。

乔爷面露苦涩,“可我们没带潜水装备啊,难不成回去再来一趟?”

小三姐儿也在一旁插话,“不应该吧,按你们这样说,那古代人是怎么下水修墓的,他们总不见得有潜水装备吧?”

我这时候心思已经打开,回想起了爷爷记的笔记,对这种状况有着详细的描述,道:“不一定,那时候地质和现在不同,也许在现在看来是山的地方,以前就是个湖,这神龙溪也有可能近些年才涨水,这才把入口淹没了,墓的入口,可能就在我们下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长桥守墓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