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提供更多了剑花碎梦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不周到山战记》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五章 泉水古镇在线阅读。“姐姐!他醒了!”一旁的雪贝惊慌失措地丢下帮天宝把脉的手说道。。...

不周山战记

推荐指数:10分

《不周山战记》在线阅读

不知道眼前黑了多久,一阵颠簸后天宝猛然惊醒,发现自己正在一辆马车中。

“姐姐!他醒了!”一旁的雪贝惊慌失措地丢下帮天宝把脉的手说道。

天宝揉揉眼睛,看见自己身边坐着两位女子,年龄和自己仿佛,似是今年的真武少年候选人。一位肤白如雪,黑色的眸子里闪着柔和的目光,粉扑扑的两腮微红;另一位则一身男装,秀美的五官中仍有几分俊朗的神采。两位的容貌都是自己从未见过,甚至从未想过的美貌。

“我这是在?”天宝以为自己见到了天仙,勉强坐起身来问道。

男装女孩微微一笑说:“当然是在真武少年的队伍里,你也真走运,居然能破格录取。”

“什么?”天宝惊道,“我不要在这,我要回去!”

“别动!你晕了两天,现在身体还很虚弱!”雪贝说道,芊芊玉手按住天宝,天宝本能地一挣扎,雪贝手里的一个小瓶摔在了地上,里面流出一股带香液体。

“啊!”雪贝连忙捡起瓶子,伤心地落泪起来。

“你这人怎么这样!”男装女孩略带嗔怒说,“这是雪贝家祖传的仙蕊顺气瓶,三十年才能出一瓶,你居然把它打翻了!”

“啊!对不起!”天宝说。

“没事没事,还剩下些,姐姐莫怪他。”雪贝擦擦眼泪说,“人醒了就好。”

“你晕倒后,呼吸微弱,胸中五气失调,元青老师用天地之魂帮你理气归元,可你还是昏迷不醒,这仙蕊顺气瓶平时就算是得道仙人也难有机会闻其芳泽,雪贝却一直把它放在你鼻子前面,真是暴殄天物。”男装女子说道。

“姑娘,谢谢你!”天宝感激地看着雪贝,却又不敢逼视。

雪贝躲闪开天宝的目光,低头说道:“不用谢我,以后大家都是同门,要相互照应才是。”

“请问姑娘你如何称呼?”天宝追问道。

雪贝低声说:“我叫雪贝,来自香叶城。她是凌儿,来自永泽城。”

“雪贝,请问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师父浩歌?”天宝急切地问。

“浩歌老师已经把你托付给元青老师啦!以后我们就要一起进入七璇乾坤塔修炼了!对了,他还把一个包袱留给了你。”

天宝打开包袱一看,是自己平日里为数不多的换洗衣物,还有自己常吹的一枚土埙。最下面天宝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取出一看,是个小镯,天宝一惊,认出此物——竟是龙池乡唯一的法宝九龙镯。

这九龙镯相传是数百年前一得到仙人所制。据说当年大旱,龙池之水被引流灌溉,日渐枯竭。池底露出一块精纯铁矿原石,恰逢仙人渡劫至此,便将其炼成此宝,宝上铭有九条金龙,大成之日天降神雷,九条金龙竟跃然而出,引得大雨倾盆,旱灾便就此度过,后来仙人便离开了龙池乡,不知去向,而这九龙镯便留了下来。

天宝不曾想过,一向圆滑的乡长竟把宝贝交给自己。

凌儿撇了一眼说道:“这个东西没有灵气,当个装饰品吧,不嫌重的话。”

凌儿是开山族名门之后,其家族对奇门阵法研究颇有建树,独创的“开山族五行阵”、“三才四象阵”等在对外战斗中立下奇功。凌儿从小就识得天下奇阵、天下奇宝,却从未听过这个九龙镯,瞅一眼望去,此宝虽金光闪耀,但却是凡间之光,并无灵气,而灵气却正是法宝最重要的因素所在。

天宝抚摸着九龙镯说道:“我们龙池乡的东西,自然不可与永泽城的相比,但对我来说,它却是很重要、很重要的。”

忽然,又是一阵异香入鼻,天宝抬头,见雪贝打开了一个小小的油纸包,里面是一块晶莹剔透的胶状物。

“天宝哥,你饿了吧?这个给你吃。”雪贝低着头,双手托着油纸包说。

“你还真舍得!”凌儿一把夺过油纸包说,“这是你家秘制的雪梨养命膏,难道真要当饭吃呀?”

“姐姐,没事的,我会做的,吃完了我们再做就是。”雪贝说。

“那,我也要吃。上次和你分了一块,还没吃够呢。”凌儿坏笑道。

“好啊!那你们一人一半。”雪贝说道。

“不行,你也要吃!我们仨分了。大家守口如瓶不得告诉元青老师。”凌儿说。

“嗯!”雪贝掏出一把小刀,小心地把养命膏分成三份,天宝和凌儿分别拿了一份放在嘴里,天宝只感觉到一股清香入口,养命膏在唇齿之间游走,像一尾抓不住的鱼,顷刻间又化得无影无踪。

“你小子走运啦!”凌儿吃着养命膏说,“又是仙蕊顺气瓶,又是雪梨养命膏,这都是很难得的极品呀!我听说香叶城每年才进贡十条雪梨养命膏,是族长和长老们才能吃到的东西呢。哈哈,不过我好像也吃了不少,真是罪过罪过。”

雪贝低着头说:“姐姐千万别这么说,大家份属同门,应该互相照顾嘛。”

“哎哟,又是这句话。”凌儿假小子般的说,“之前我也没看你这么大方!我看,你就是想给他吃!”

“没有!不是的!”雪贝涨红了脸,慌忙摇手,“大家都是同门,应该……”。

“嘘!别让元青老师听到!”

原来,这一路走来,真武少年的饮食、饮水都被严格地监控起来,每日定时由随行的士兵提供,这么做的目的大概是为了防止敌对势力的迫害吧,毕竟这些少年就是开山族的未来。

天宝心头一暖,他自幼无依无靠,靠吃百家饭长大,后来在浩歌的武馆打零工赚取学费,从未吃过如此精致的珍品,更令他感动的却是珍品背后的同门情谊。

“我这还有!”凌儿机灵地从袖子中拿出一串小粽子,“我娘做的翡翠粽子,来,我们分了,再不吃要坏了。”

天宝和雪贝相视一笑。

时至傍晚,太阳落山。仪仗队已经可以远远地看到泉水镇的城门了。

泉水镇在开山族属地的最东边。和龙池乡一样,泉水镇也是以粮食种植为主业,被誉为“鱼米之乡”,镇上因一口清泉得名,此泉泉水锻造的兵器,经久耐用、锋利无比。今年泉水镇推举的真武少年便是“清泉宝剑”锻造技艺传承人的后代。

仪仗队行至城门下,却无人迎接。

“泉水镇好生怠慢!”仪仗队旗手说道,“我听城内甚是热闹,好像是在举行什么庆典?”

“勿怪他们,我自己进去便是。”元青下马,走到虚掩的城门前,“你们在城门外等我回来,不得乱跑。”

真武少年团议论纷纷,“城里这么热闹,我好想进去看看呀!”“就是嘛,累都累死了。”

一个小胖墩说:“元青老师,我,我想去泉水镇方便方便。”

“子墨!就你事多!”元青说,“还有谁要去方便的?”

几十名真武少年齐刷刷地举起了手,天宝为人老实并未举手,哪知凌儿一手抓住天宝的手腕,把它强行举了起来。

“想这一路甚是谨慎,倒也相安无事,孩子们每天不得自由活动,就算是饮食也是被控制地死死的,耐心估计早已磨光,放松一下也好。”元青暗想,于是决定放他们进城调节片刻,“你们记住,进城后不得喧哗惹事,大家结伴而行,半个时辰后来这里集合,如有违者,立刻逐回家乡!”

少年们一溜烟地下了马,全部窜进了热闹的泉水镇,元青微微一笑:“都憋坏了。”

泉水镇大街上灯火通明,街道两旁客栈、酒店、铁匠铺、茶馆一应俱全,路边不知是哪家人在办喜事,吹拉弹唱甚是热闹,烹羊宰牛其乐融融。小胖墩子墨哪里是来方便的,他一头钻进了一家甜汤铺,端起一碗元宵就喝了起来。

元青行至官衙口,发现墙上贴着一张告示:近期响水族恶贼频扰我镇附近,各家各户夜间不得出城,闭户自安。

元青盯着这张告示入神,若有所思。

“这位可是元青上官?”远处传来一位老者的声音。

元青回头,但见一位衣冠华丽的老者,身后站着一位身形健壮的少年,正在不远处的酒店门外。想必就是“清泉宝剑”锻造技艺继承人。

元青走向前去,“正是元青,阁下是?”

老者频频拱手作礼:“我是泉水镇的镇长,这位是我们泉水镇的真武少年。来!元青上官里面请!”

元青随镇长进了酒店,酒店小二心领神会,忙端上几碟小菜和一壶米酒。

“我泉水镇今天刚刚为真武少年践行,正在庆贺,怠慢了元青上官,还请见谅。”

元青盯了一眼真武少年说道:“镇长不必自责,人交给我便是,摆下如此酒席,镇长破费了。”

酒店门外。

天宝突然停住脚步,怔怔地看着前方,“不对!”

“怎么了?没带钱呀?”凌儿嬉笑着说,“跟哥走,不愁没吃的。有哥一块肉吃,少不了你一根骨头啃的。”

“姐姐,你老欺负他,我们是同门,同门应该……”雪贝说。

“知道了,知道了!你真啰嗦!”凌儿说。

“不对!我们不要往前走。”天宝回头,拦住凌儿和雪贝。

“怎么了?什么事这么神秘?”

在街头灯笼的照射下,天宝的眼中仿佛闪烁着别样的光芒,“你们没发现,这个镇子里……没有人说话么?”天宝声音不大,却字字如针,插在两人的耳膜上。没错,嘈杂的乐器声、打铁声、剁骨声、宰牛声,烧茶声……唯独没有——人声。凌儿和雪贝顷刻间浑身鸡皮疙瘩。

“而且,这里的人……都在循环做一件事。”天宝说道。

经过天宝这么一提醒,不光是凌儿和雪贝,周围的几位真武少年也警觉了起来,大家不自觉地团在一起。天宝向不远处指了指,大家发现一位年轻女孩缓缓地走出屋子,买了一包药材回家,然后没过多久,又再次出来,去同样的药铺买了同一包药。

“这个地方有古怪!”凌儿说道。

“不如,趁他们没察觉,我们先撤回城门吧。”雪贝有些害怕地说。

“快来人呀!”远处传来一个少年声。

天宝三人循声望去,发现飞音拖着子墨,子墨已然昏厥,面色苍白,嘴唇发紫。

“他吃了不干净的东西!”雪贝断定。

酒店里。

“来!元青上官,我先干为敬!”镇长说道。

“不忙,不忙。我看这小子形貌俱佳,是快修炼的材料。你叫什么名字?”元青微笑着说。

少年不语。

“上官,乙舟一贯青涩,今天窥得您的风采,定是被您威风所迫,竟说不出话来了,哈哈。”镇长解释道。

“镇长不必多言,我要他说,你叫什么名字?”元青放下酒杯追问道。

乙舟涨红了脸,惊慌地看着镇长。

“你哑巴了?”元青一拍桌子,站起身来。

乙舟依然不语,这绝不是紧张,反倒像是根本不会说。

突然,元青单掌发力,一股青色劲力立体,正中乙舟胸口。乙舟被劲力震飞摔在墙边,抬头一眼望着元青,嘴角抽搐般的笑了下,眼神里尽是扭曲与杀戮。

镇长站起身来:“元青上官,您这是何意?”

镇长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脚早已被藤条缠绕。

元青冷漠地看着镇长,又是一击,直攻镇长小腹,镇长双手交叉,一股红色雾气萦绕,竟把元青的攻击化解。

“镇长真是好身手!”元青说道。

镇长抬头,声音突然变了:“功亏一篑呀!”随后大笑起来,周围狂风四起,紫雾弥漫。一边的“乙舟”也笑了起来,元青才见他竟然满口的尖牙!

街道上,天宝已将大部分真武少年积聚在街道中央。大家如临大敌,紧紧地贴在一起。只见周围依旧灯火辉煌,乡民也依旧我行我素、循环往复。热闹的街道滤去丝竹乱耳,只剩下一片死寂。

雪贝的药起了效果,子墨强烈地呕吐了起来,大家定睛一看,吐出地净是生肉块,子墨吓地瘫软在地上,周围一些胆小的真武少年已经尖叫起来。

景辉还算镇定,打开一个布包,里面是红黑色的指虎。

“数量不多,来!大家一人一个!”景辉分发着指虎,指虎本是双手武器,如今情况危机,数量只能保证一人手里戴一个。

景辉说道:“这指虎是我父亲用玄铁打造,用黑牛、黑犬、黑羊、黑猪和黑鸡五畜的鲜血淬炼而成,能辟邪。我看这镇子诡异,怕是有不干净的东西。”

“这好像是一个迷阵啊!我们看到的都是假象,换言之,这里的一切都是布阵之人的心中所想。”凌儿说,“想要破解阵法必须找到阵眼的机关要害所在。”

雪贝打开一个蓝色的小瓶子,一股清凉之气直逼脑门:“这周围的紫雾也有问题,这瓶定神香,能保大家不被妖气所惑。”雪贝说着,又把定神香向天宝这里靠了靠。

开山族的这些真武少年候选人,认真起来竟也颇有模样。很多人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武器:镔铁双刀、月牙刺、百足镖等。

天宝不禁感叹,正如元青老师所说,开山族真武少年的选拔以门第为标准也并不是全无道理,看似不近人情的规则,也有它自身存在的意义。当身边的这些伙伴们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的时候,竟有着出乎意料的高妙,这便是家族式传承的好处所在。想想自己,身无长物,唯有一个没有灵气的九龙镯,这个场面下,确实有点拿不出手。

突然,不远处的酒店木门炸裂,里面跃出三个人影,众人一看,正是元青老师遭人围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不周山战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