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提供更多了剑花碎梦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不周到山战记》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一章 神之浩劫在线阅读。惊雷,如狂蟒吐信,撕裂长空。。...

不周山战记

推荐指数:10分

《不周山战记》在线阅读

二万五千年前。

惊雷,如狂蟒吐信,撕裂长空。

暴雨,如寒冰飞刀,直射大地。

不周山巍然耸立在天地之间,上抵云端、下踏百川,神圣而又庄严,令人望而生畏。

山下,两股强大的力量正在不断地追逐、缠斗,仿佛有着万年的仇恨一般,都想将对方置于死地。

红色的那股力量炙热如火,却带有明火所没有的冷静;蓝色的那股力量冰冷如水,却透出凡水所没有的桀骜与猖狂。

战斗所到之处,早已满目疮痍,大地开裂、洪水泛滥、房屋倒塌。山下的部落族人,哪受得起这等场面?个个落荒而逃、乱作一团。

正在人们慌乱之际,滔天的洪水中,猛然窜出一只巨兽,挡在众人面前。此兽名为相柳,龙爪蛇身,九个脑袋,平日里它吃人无数,是出了名的妖兽。此时,空中的那股蓝色的能量传来浑厚的声音,“一个都不许走!都给我看清楚他今天的惨败!”

“哈哈哈哈!”红色的能量球也发出了神灵般的声音:“今天是你自己找死!”

被围困的族人惊恐地聚拢在一起,瑟瑟发抖。一位部落老者在狂风暴雨中挣扎着站起来,向其他族人大声喊道:“此等神力,绝非人力所能及也!这是天神在战斗啊!”

天神之下,皆为蝼蚁。天神打了起来,谁还在乎人类的死活?

半空中,红、蓝两股神力拉开彼此距离,都在急剧蓄力,发出了更加剧烈的轰响。

突然,一只浑身是火的三足大金乌穿破乌云,径直落在红色神力之上。三足大金乌一声长啸,响彻雨夜,只见乌云孔洞之处,九天玄火汇聚成巨型火柱,沿着大金乌方才的飞行轨迹,从云端倾泻而下,全部注入红色的神力之中,红色的神力正在迅速地变大!火光之中,一位皮肤黝黑、肌肉发达的青年正在闭眼打坐,他身穿玄火铄金战甲、手持紫阳真火幡、九条火龙盘旋四周,正是火神祝融是也!

另一边,波涛汹涌的洪水全部突破重力冲天而上,无数条水龙在空中游动。龙群的正中央,水神共工端坐在蓝色的神力之中,他蓝发白须、双目紧闭,仿佛在聚集全身的神力。

突然,共工猛睁双眼,举起一柄巨斧大吼一声:“收!”只见漫天的暴雨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原本垂直落下的雨滴竟沿着弧线全部涌入了蓝色的神力之中,蓝色神力迅速膨胀。

共工神力渐长,他睁开眼睛大声说道:“祝融,我已吸收天之甘露与地之甘泉,这天地阴阳之水,哼!你接得住么?”

火光中的祝融缓缓睁开眼睛,轻蔑地说道:“共工!我前日观你部落族人,皆是妻离子散、骨肉分离、饿死他乡、尸骨难全。呵,今天这水势汹汹,却不及你部落子民的眼泪多。我有何惧呢?”

“住口!”共工暴怒,这住口二字犹如天际惊雷,连相柳都为之一震。

“祝融!本座还轮不到你来教训!你这个火神居然敢在我水神面前放肆,真是自取灭亡!你知道么?我随时都可以灭了你!”

祝融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来吧!我倒要看看是我的火先被灭掉,还是你的水先被烧干!”

共工嘲笑道:“堂堂火神,居然不懂五行相克之理,还在这里大放厥词!我就先灭了你的嚣张之气!”

共工跃出蓝色的神力,站在一条水龙之上,双斧交叉,浑身紧绷。顷刻间,电闪雷鸣、风雨大作,所有的水龙都聚拢在一起,形成了巨大的能量球。共工大喊:“好好看清你我的差距吧!”一招上古神式“推山填海”带着凌厉的狂浪呼啸而上。

天神必然出手不凡,这“推山填海”是黄帝战蚩尤之时,九天玄女赐予黄帝天书中的一招上古神式。既为天书记载,必然是精妙绝伦,再配合共工本身万年的修行,不知又将这“推山填海”的威力增加了多少倍!人间的高山峻岭,若是遭共工这一击,必然山体开裂、土崩瓦解。

祝融也知这一击并不简单,立即跃出火焰之外,悬浮于半空中。只见无数条水龙伴随着巨大的能量球直袭祝融而来,力尤未及、飓风已至,吹得他脸上生疼。

祝融挥舞紫阳真火幡,顿时身边的火气骤然上窜,将黑夜照得和白天一样明亮,祝融挥幡高喊:“九天玄火!”

只见三足大金乌再次飞起,挥动翅膀,无数火焰凝聚成巨大的红色能量球,直奔“推山填海”而去。

两股神力在半空中相撞!发出了宛如开天辟地般的宏大声响!耀眼的光芒使得相柳都不得不闭上眼睛。不周山四周被余波震得地动山摇、岩石炸裂、一切仿佛末日般的景象。

然而两位大神却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两股神力在二神之间僵持不下。祝融不断地挥动紫阳真火幡,给“九天玄火”增加力量;而共工也端坐在水龙的身上,口中念念有词,更多地洪水翻滚至半空,支援“推山填海”。一时间,双方斗了个不相上下。

共工暗想:“奇怪,这水分明就能克火,按照常理,他的那点火,早就应该被我扑灭了,为什么?为什么他居然能和我相持这么久?”

共工睁开眼睛,带有一丝惊讶地看着祝融:“难道是他掌握了比我水神共工更加深厚的法力吗?这才让他的火居然能和我的水相持不下!可恶,一定是这样!今天一定要除掉他!永绝后患!”

共工看到地面上,自己的坐骑相柳正在跃跃欲试,随即高喊:“相柳!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换做平时,相柳绝非祝融的对手。可如今,祝融正和共工斗法相持,双方必然都是神力尽出,不容有失,若是撤回一分,就会满盘皆输。如此分身乏术之际,正是相柳得手的绝好机会。

相柳腾云、摇摆而上,九个脑袋蓄势待发,十八只眼睛紧盯着祝融,迅速向他逼近。祝融心里一惊:“不好!”

只听相柳怪吼一声!其中一颗蛇头突然变长,张开充满毒液的血盆大口,以闪电般的速度直向祝融后背咬去。

山下部落老者道:“你们看!相柳要从背后偷袭了!”

只听“呼”的一声巨响,风云雷动。一阵火光闪过,蛇头被一只利爪扣住!如此精准而又迅捷的身法,正是三足大金乌!

只见被扣住的那个蛇头仍然拼命翻滚、甩动,却怎么也甩不开大金乌的火焰利爪。大金乌乘胜追击,朝着爪下的蛇头一通猛啄,蛇的毒牙虽然可怕,可如今蛇头已经被牢牢抓住,再毒的蛇牙也难以施展,不一会儿的功夫,蛇头已经被啄地鲜血淋漓。

“好!好!”在地面观战的部落众人频频叫好。其实,水火二神的战斗和这些不周山附近的部落本没有关系,但这些族人或多或少听过相柳之前害人、吃人的传闻,所以,他们并不希望共工这边取胜。

叫好声传到了正在斗法的共工耳朵里,如针刺般剧痛。他怒火中烧,恨不得将这些人类赶尽杀绝,他忽然想到了这次水火大战的起因。

自从燧人氏取得火种以来,人们得益于火的能量,对于火愈加地崇拜和尊重,而却冷落了共工这个水神。共工不明白,水与火都有恩于人,为何人们只记住火之恩,而忘记了水之惠。于是,久而久之,他对人类的不满便转嫁到了火神祝融的身上。几千年前,共工就派自己的手下——相柳和浮游去昆仑山光明宫,灭了祝融的火种,于是激起了这场长达千年的水火之战。

祝融一边施展法力一边高声说道:“共工!亏你还是水神,居然派自己的坐骑从背后偷袭我!你就不怕天下人耻笑你吗?”

共工说道:“笑话!战场之上,成王败寇!胜负才是永恒的标准!只要我赢了,便没有人会笑我!”

祝融闭上眼睛:“不可理喻的家伙!”

相柳和大金乌仍然在空中缠斗,虽然一只脑袋被控制住了,但相柳并未丧失抵抗力,它的另外八个脑袋正在向大金乌施以凌厉的攻势。大金乌躲闪之际,爪下的那颗蛇头趁机挣脱,战况出现了逆转,相柳九头并作,把大金乌逼得连连后退。

相柳的九只脑袋皆有剧毒,而且能喷出雷、水、火、冰、雾、电、风、尘、沙九种带毒的远程攻击,沾身即腐、入体则亡。只见相柳浑身紧绷,一股腥臭的邪灵之气在它四周蔓延,它要集聚全身的力量,将这九种毒攻同时喷出,置大金乌于死地!

祝融一边斗法一边说道:“神鸟莫慌,我遣应龙前来助你!”

话音刚落,祝融的紫阳真火幡上一条金色龙纹发出异样的光芒,一条金色巨龙跃然而出!直奔相柳而去,此龙正是助黄帝大破蚩尤的应龙!

相柳刚好蓄力完毕,只见应龙扑面而来,心想:“来得正好!”,九只脑袋同时向应龙喷去毒攻,应龙早有准备,口喷熊熊烈火,将相柳的毒攻化解。相柳一击不成,纵身而上,和应龙扭打在一起,牙对牙、爪对爪,打得难分难解。

另一边,祝融和共工的斗法仍在继续,共工渐渐占优,“推山填海”的力量将“九天玄火”的力量缓缓地推向祝融。

“不行,这样下去的话,恐怕会被击败!”祝融睁开眼睛,只见共工端坐在水龙之上,口中念念有词,从天而降的雨滴全部被他吸走,萃取成水元素之力,源源不断地补给“推山填海”。

“原来只是占了天时之利。”看穿一切的祝融突然高喊:“神鸟!我命你天降火雨,助我破敌!”

三足大金乌长啸一声,振翅高飞,一头扎进乌云中。顷刻间,漫天乌云被火光映红,乌云变成了一片片火烧云。雨水骤停,一簇簇烈火像暴雨般地倾泻而下,不周山脚下顿时成了一片火海!

共工大惊,一时乱了阵脚,几条火龙趁虚而入,在共工的法阵中施展强大的火攻。共工后院起火,分身乏术,加上心中一急,真气渐乱,水势开始杂乱无章地乱流。

祝融知道机会来了,他念动咒语,将紫阳真火幡,掷向前方。真火幡径直插入“九天玄火”之中,“九天玄火”仿佛受到鼓舞一般力量急剧增大,开始渐渐凌驾于“推山填海”的威力之上了。

突然,只听半空中传来巨大的声响,“推山填海”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瞬间炸裂,蓝色的能量球瞬间消失殆尽,“九天玄火”高歌猛进,直奔共工而去!

共工双掌并出,两股水攻喷射而出,但“九天玄火”的威力过于强大,水攻尚未靠近,便已蒸发殆尽,共工知道这来势汹汹的猛烈攻势自己定是抵挡不住,正欲抽身撤退,却被两条火龙纠缠,断去了退路。

“九天玄火”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将下来,共工的水龙全部被击碎,一时间,洪水横流、杂乱无章。“九天玄火”的强大力量直击共工胸口,共工“啊!”的一声,跌落云端,宛如流星陨落,重重地摔倒在不周山上,爬不起来。

胜负已然有了分晓。

祝融轻蔑地一笑,跳出战阵,平稳地降落在共工身边。

“共工,你输了,认命吧,刚才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你早就神体毁坏,命丧阴曹了!”

共工已经身受重伤:“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水能克火,这是天地纲常!是开天辟地以来从未变化的法则!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个水神会被火神打败?为什么?我不服!我不服!”共工一挥手,向祝融投去一条水龙。祝融闭眼,宝杖一挥,水龙破碎。

祝融指着共工说:“共工,你还不明白吗?水虽然能克火,可作为水神的你闭目塞听、不思进取,你的部落早就衰败了,你只不过是一潭死水!又怎能灭得了我生生不息的光明之火?可悲的你空有水的力量,却没有水的智慧!哼,你这个水神,我看也要换换人了!”

一道霹雳,劈开不周山山顶之石。

共工怒道:“祝融!你不要得意忘形!水是火的克星,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今天是天亡我共工!与你无关!这天地纲常已乱,这样的天地留之何用?”

祝融大惊:“共工,你想干什么?”

共工猛然纵身跃起,化作蓝色的流星,向不周山撞去。

共工此举实在是出乎意料,等到祝融反应过来已经无力阻止。蓝色的流星像一颗子弹,径直撞向不周山中部,只听“轰”的一声闷响,仿佛灭世丧钟!大地剧烈颤抖,毁天灭地的轰鸣在天地间回荡。不周山上半部分轰然倒塌,下半部分裂成两半,形成一道悬崖。碎石纷纷砸向地面,引起强烈的地震。

祝融大喊:“共工,你疯了!不周山是盘古大神的脊椎所化,是支撑天地的天柱!你居然将它撞断了!”

然而共工早已不知去向。

空中电闪雷鸣、乌云裂开,天水从裂口处倾泻到人间,巨浪滔天。祝融跃起,悬浮于半空中:“天空已经开裂,天河之水倒灌人间,无数妖精猛兽将要祸害百姓!人类即将大难临头,共工,我胜了你,可又有什么意义?”

祝融正欲离开,却见被共工撞开的不周山悬崖底部透出五色祥瑞之光,祝融暗想:“难道这不周山内还隐藏着什么旷世奇宝么?若不是共工撞断了山体,还真发现不了它!”

祝融默念咒语,脚踩两朵红云,向不周山悬崖底飞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不周山战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