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七十三章 禅寺觅宝(2)

本网提供更多了向大公子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天子剑诛邪录》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七十三章 禅寺觅宝(2)在线深度阅读。青灯大师的话虽难辨真假,但要以佛法化为卍字狱来困住一只蟾蜍,此物必定不凡。。...

待得众人的声音停下来后,青灯大师才道:“若有人得此宝物,非但万毒不侵,还可以将其内所蓄之毒施加于自己的对手,可以说是杀人不露痕迹。”

青灯大师的话虽难辨真假,但要以佛法化为卍字狱来困住一只蟾蜍,此物必定不凡。

眼见众人垂涎三尺,看来必有一番激烈的争斗,青灯大师合上盒子,脸上闪现一抹不露痕迹的微笑。

人群中有耐得住性子的道:“不知道大师所说的第二件宝物是什么。”

青灯大师似乎早知有人会问这个问题,他便从袖筒里掏出一枚戒指,这戒指纯银打造,看起来平平无奇,除了上面有一颗指甲盖大小的祖母绿之外,与普通戒指并无不同之处。

不过此物能比那蛤蟆还要珍贵,那自然有其独特的地方,众人只是呆呆地看着此物,毫无哂笑之意。偶尔有几个定力好的,便收敛心神,问道:“不知道此物有何了不得的地方。”

青灯大师把这枚戒指在众人眼前晃了晃,也不知道是照实说还是夸大其词地道:“此戒名为‘伧村戒’,关于其来历,恕贫僧孤陋寡闻,委实不知。只知道此物带在身边,可以洗心涤虑,炼魔养性,可使因练功而走火入魔者脱出险境,重入大道,实是……是修真炼道之人秉性修心的不二法宝。”

众人一听,个个眼泛红光,求宝之欲无以复增。不知为何,云渊觉得这里面在渐渐形成一种摄人魂魄的氛围,扰乱人的心境,令人心神不安。云渊即潜运内力,一股清凉的灵力自内而外逼发出来,顿时将那种悄悄摄人心魄的魔力冲散,守得灵台一丝清明,方寸暂时未乱。

在青灯大师将那枚戒指收起来的时候,众人个个利欲熏心,无以自拔,一起眼泛凶光,道:“未知大师第三件宝物是什么?”

青灯大师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块白玉盘,那玉盘质地温润,洁白无瑕,从里到外可分为三层,第二层和第三层上的圆环都可以转动,圆环上刻了许许多多不知是图案还是字体的蝇头小符号。圆环只要稍稍转动,就会发出疾风过野、万窍齐号的声音,而且有雄山险壑、辽原阔海闪现在远近,真可谓神奇莫测。

众人看到这等奇异之像,夺宝之欲已上升到最高点,有人问道:“这件宝贝看起来神奇,不知道有何妙用?”

青灯大师再次笑了笑,道:“此物便是我贴身藏了将近一百年的至宝——天籁三生盘,这东西出处也无可考察,但据前辈介绍,此物乃时空之门,若有人能参透其中奥秘,可以以此瞬间到达你想去的地方。”

“啊……”有人摩拳擦掌。

青灯大师笑容更加明显了,继续道;“不过这还不是此物最大的用处,它最大的用处在于它有通筋续脉、活血生精之能,只要人一息尚存,都是可以凭借此物救活的。老夫也是全靠此物才苟延残喘至今的。”

人群中间一阵混乱,一些定力较差的人更是见宝眼开,完全不顾江湖道义,抡起兵器就朝人打去,一些技艺不精的后辈顿时被打得皮开肉绽,流血满身。

这时候,青灯大师一声怒斥,道:“还未到争夺宝物的时候,现在就开始自相残杀,这有悖我佛门妙旨,若再不停手,贫僧就取消这赠宝大会。”

云渊又觉一种迷惘之感直入肺腑,有控制人身体的异状,当即再运神功,一丝凛冽之气透遍全身,将那份异状催逼出身体。

一句话说得那些人满面惭愧,那些人纷纷放下兵器,道:“既然宝物已经现世,那就请大师设下武坛,我等奋力比拼,有能者得之。”

青灯大师嘴角闪过一丝笑意,双手合十,念了句佛号,道:“既然众人都有此意,若我再推阻,那就有违众意。”语毕,禅指一点,一座石台拔地而起,石台成八卦状,大可十丈围远。

青灯大师看了看这个石台,接着道:“这武林中比武的规矩我就不多说了,谁有能力就上吧。”

说完,人群中沉默了一会儿,场面很安静,只有方才那些被兵刃砍伤的人的*声。

许时,一个大汉跳上了石台,他拿着一把*,十分霸气,声势赫赫地道:“谁来赐教?谁来赐教?谁来赐教!”这三个“谁来赐教”一声比一声重,唬得人心底发颤。

少时,一个白面书生走了上去,这书生身形绰约,体态曼妙,就是个绝色女子,与他一比,恐怕也要自惭形秽。他对着在场众人,温婉轻柔地道:“在下文甲,不踹冒昧地来一撄兄台锋芒,请赐教!”

大汉看了他这幅模样,调侃道:“你这么个寒窗攻书郎,好好写文章,将来当个状元才是要紧。却跑来这里夺宝,须知我不是卖乖弄巧的小娘子,杀了你倒是让人说我天大的不仁义。你快快下去吧,我不杀你。”

此语既出,底下里哗然一片,众皆绝倒。

文甲面对这样的尴尬境地,赧然了一瞬,接着道:“以管窥天,见之必狭;以蠡测海,酌之必微。想当年屠神大仙人也不过是一个软弱书生,但他求经问道,上山入海,不辞辛苦,终于修成正果,成了万古以来第一个飞升仙道之人。在下不敢自比于屠神大仙人,但自分背后三尺之剑足以挡得阁下锋芒。”

大汉笑了笑,朝手心里呸了口口水,道:“既然是你找死,那可怪不得我不仁慈了。”

大汉得宝之心甚重,只欲速战速决,当下抡起*,刀刀都有开山之力,就算是石台上的石头都有被砍缺的痕迹。可是文甲平平无奇的一剑竟能将其上所蕴含的大力化解掉,而文甲看起来并没有用多么大的力道。

三四十个回合后,大汉已经捉襟见肘,力量殆尽,口喘如牛,可他依旧强使蛮力,虽然表面上未见下风,而实际上吃了许多暗亏,体力渐渐不支。

而文甲以巧运力,以智御剑,纵使千百招,其耗力也微乎其微,在一百招之后,大汉已现败像,支吾了几招,再无反攻之势。而转眼之间,三尺长剑已架在了脖子上。文甲问了句:“可服么?”

“服了!”大汉匍匐在地上,虚弱得像只病猫。

文甲将长剑移了开来,转身对着场外的人道:“小可不才,侥幸赢了一场,不知道有没有哪位兄台上来赐教。”

众人看着这场面,都缄口不语。而不久,底下的人都大睁双目,口中欲喊什么,可是都没有发出声音。

转瞬间,文甲的身体被一件兵器刺穿,五脏俱损,鲜血直流,眼看奄奄一息,已无回生留命的可能。

临死前,文甲转头看了看,轻轻道了句:“没想到还真被阴阳书生说对了,善良是一种足以致死的病。”语毕,不甘地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了微微难受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天子剑诛邪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