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刚落,一辆迈巴赫一瞬间飞驰而来,一个好看的甩尾漂移停在了众人的面前,车门再打开,跨出了一条纤细笔直的腿。众人:“……”容祁恩红着双兔子像的眼,小嘴微张,心里暗自祈众人:“……”。...

话音刚落,一辆迈巴赫瞬间疾驰而来,一个漂亮的漂移停在了众人的面前,车门打开,迈出了一条修长笔直的腿。

众人:“……”

容祁恩红着双兔子一样的眼,小嘴微张,心里暗暗祈祷这男人长得不要太磕碜,不然她这戏还怎么演?

裁剪得体的手工高订西装,墨铁般的色泽包裹着男人欣长挺拔的身形,袖口处镶嵌着金色的暗纹,阳光落在男人的身后,为他身周晕染上一圈淡金色的光晕。

目光往上,落在男人的脸上,容祁恩微愣。

男人摘下墨镜,露出一张五官精致,弧度冷硬的脸,宛如上帝一笔一划雕琢而成,完美的令人窒息。

俊朗的眉,黝黑的眼,高挺的鼻梁之下,是一张看上去分外适合接吻的薄唇,此时的他正静静的站在众人面前,黝黑的眸子扫过众人,带起一股冷厉的寒意。

不怒自威,容色天成。

这是个神砥一般的男人,即使俊美如顾继晨,在他面前也失了几分颜色,容祁恩无端的这样想,回过神来,立马上前一步,硬着头皮挽上了男人的手臂。

“看到了吧,这就是我男人!”

极力的忽视身旁人凌厉的视线,容祁恩勉强维持着嘴角的弧度,朗声开口,然后转头凑到男人的耳边,笑容甜美。

“这位先生,麻烦你配合我一下,拜托……”

到底是不想在容晚晴和顾继晨面前失了最后的骄傲,尽管知道自己的要求突兀,她还是开了口。

对于突然凑上来的女人,叶瑾琛皱眉,眼底闪过一丝厌恶,正要将人甩出去,却在对上那张精致的小脸时眸光微闪,停下了动作。

“要我配合?”叶瑾琛嘴角微勾,低沉磁性的嗓音如同大提琴奏出的最美音符,响彻在容祁恩耳边。

她愣愣的点头。

“很好,这可是你说的。”

叶瑾琛点头,眸底极快的划过一抹笑意,抬手揽上了容祁恩的细腰,力道,不容反抗。

容祁恩身子一僵,正要说什么,就被这男人带着走到了顾继晨的面前。

“顾继晨,这是我女人!”

容祁恩:“……”

这男人也太配合了吧,而且,这样直戳戳的朝着顾继晨真的好吗?正常的表达方式不是应该说“我是她男朋友”吗?

“叶瑾琛,”顾继晨险些维持不住脸色的笑容,面色难看,“叶少,你来这里干什么?还有,祁恩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女人?”

“当然是祝贺顾少大婚。”叶瑾琛面色淡淡,挥手示意身后的人将贺礼送上来,揽在容祁恩腰间的手却不松半分。

“至于她,是我的。”

话落,也不管顾继晨黑沉的脸色,一手揽着容祁恩,大步离开。

周围众人齐齐后退,为他让开了一条通道,脸上的笑容近乎谄媚。

直到被男人拉上迈巴赫,容祁恩脑子里才回想起她曾经看过的,关于身旁这男人的资料。

叶瑾琛,二十七岁,叶家继承人,寰宇集团总裁,自十八岁从海外归来,以一己之力撑起颓败的叶家,直到现在坐上黎城第一家族的位置。

整个黎城商界,以他为尊。

容祁恩皱起眉头,不安的动了动身子,貌似,她一不小心招惹上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不过报纸上不是说这男人不近女色吗?容祁恩低头看了一眼腰间的手,她现在算是怎么回事?

“叶先生,你能松手吗?”

“怎么?刚刚利用了我,现在就准备丢掉?”叶瑾琛似笑非笑的开口,黝黑锐利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她,迫人的威压逼近。

手上的力道不减,反而禁锢的更紧,将她揽到眼前,两人之间,鼻息可闻,薄唇张合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容祁恩的脸上。

“还是说,我没有资格做你的男人?”

“嗯?”

“叶,叶先生,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容祁恩竭力后仰,脸蛋酥红,却逃不出男人的掌控。

“今天的事情,完全是迫不得已,我向你道歉,我可以赔偿……”

说话间,容祁恩伸手想要掰开男人的大掌,却成功的惹怒了男人,叶瑾琛手指一动,将她的双手禁锢在头顶,眼底泛起红光。

叶瑾琛紧皱着眉,理智似乎渐渐失控。

“你又想逃?”

“这以为我还会像以前那么蠢?”

什么叫她又想逃?

她以前和这男人认识吗?

手腕上的力道似乎要将她的腕骨捏碎,剧烈的疼痛让容祁恩皱起了眉,不得不开口讨饶,“叶先生,你别冲动,是我蠢!我蠢还不行吗!”

容祁恩觉得,她做的最蠢的事情,就是招惹了这个男人。

“那你还逃不逃了?”

叶瑾琛停止动作,松开放在她腰间的手,改用粗粝的手指摩擦着她的唇瓣,动作暧昧而危险。

容祁恩心中警铃大作,整个人吓得动都不敢动。

“不,不逃了。”

“这才乖。”

叶瑾琛似乎很满意,手上的力道收敛了不少,只是还不等容祁恩松一口气,男人的大掌就直接扣上了她的后脑,狠狠的袭上了她的唇。

容祁恩瞬间睁大了眼,愣愣的看着男人越来越近的脸。

“呜……呜呜……”

男人的吻霸道而强势,火热的舌席卷着容祁恩的一切,似乎要将她整个人吞吃入腹,带着激动和渴望,还有隐隐的报复……

容祁恩剧烈的挣扎着,然而她的动作在男人看来实在是微不足道,却换来了他更加蛮横的攻势,似乎势要将她的理智泯灭掉。

挣扎中,不知是谁咬破了谁的唇,淡淡的血腥味弥散在两人的唇齿间。

胸膛里的空气越来越少,就在容祁恩觉得自己会不会晕过去的时候,男人终于放开了她。

“叶瑾深,你无耻!”

容祁恩剧烈的喘气着,唇瓣上沾染着点点血迹,红唇潋滟,像个诱人的妖精,只是那双清澈的眸子满是水雾,眼底是显而易见的愤恨。

叶瑾琛偏头,舔了舔唇角的血迹,一向冷漠的人竟染上了几分邪魅。

“刚才是谁说,我是你的男人?”

“你明知道,刚才只是做戏!”容祁恩握拳,恨不得一巴掌拍上这男人的脸。

她骨子里是个保守的人,以前即使认可了顾继晨,最多也就是拉拉手,从不曾越雷池一步,而今天,却不明不白的被这个男人夺了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情痕蚀骨:总裁的失忆新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