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十三年前,十三年之后

人一坐在瑰丽的宝座上,动辙间给人以无形的压迫。说我,帮帮我你说我吧!为什么求您救救我我吧!我也可以做任何事情,只要你切记让我死在这里,我什么都不愿意,帮帮我……你,求你……啊!”渐渐地地便已不再说话的,静寂后,倏然会出现了歇斯底里的咆哮。“你算什么神,这个世界上有神吗?“恩,当然的,他一直看着,看着人们的幸福生活,也看着人们做的恶,一直宽容着我们,一直……”“可是为什么你们都走了呢?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不想孤单的活下去,回来吧!不要丢下……啊!”“你又做噩梦了吗?真不愧是我们学校的天才,在老牛的课上你也敢睡觉,你活够了吗!如果再有几次你也差不多会被停学。你到底梦到了什么?放学后一个男生在路上追问他。“够了,啸天你也知道老牛的课实在太乏味了,不然我会睡着。”“呦,生气了,哥不行啊,你上啥课干过正事,我还不了解你吗?仇天洋?你上课干过啥正事!周一电子书,周二打游戏……最拽的那次,你居然赶在老牛的课上看闲书——《金瓶梅》人家都陪你看了两三分钟,还是一点自觉都没有笑死我啦,想起来我就想笑。”还跟着哈哈几声。“我又梦到他们了,我梦见他梦在我面前一个一个被杀死,一个个生命被掠夺,我却只能抱着天晴躲在鞋柜里,听着他们痛苦的惨叫,我却……”仇天洋痛苦的哽咽。。...

戮血王座

推荐指数:10分

《戮血王座》在线阅读

  昏暗的天空,如血般殷红,显得格外诡异。狼藉的大地上沾满了尸骸的碎片,土地被献血染红,废墟上浓烟滚滚,城市的废墟无情的火焰舔舐着大地。处处充斥着痛苦与恐惧久久不散,惨痛的嚎叫与绝望的哭泣占据着这片天地。将人们的一切本性暴露无遗,他们诅咒着,哭泣着,将最真实也最脆弱的一面之外的虚伪的外壳打破,将他们的本性展露出来。瞳孔中的光辉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对恐惧过后死亡的麻木。远远的天边上一个身材魁梧的人一坐在绮丽的宝座上,动辄间给人以无形的压迫。告诉我,求求你告诉我吧!为什么求您救救我吧!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只要不要让我死在这里,我什么都愿意,求求……你,求你……啊!”渐渐地便不再说话,寂静之后,顿然出现了歇斯底里的咆哮。“你算什么神,你只是个伪神,你不是万能的吗?你不是仁慈的吗?放过我吧?放过我……”话没说完,只见那个人浑身爆开,鲜血与碎肉撒了一地,裂成两半的眼球里充满了不甘。”神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这里。一阵阵爆鸣声夹带着惨叫声,所有人都不能幸免于难,随着他的离开,也带走了剩下人的生命。全城之内,已经没有存在的生命有的只有乌鸦舔食地上的碎肉和一片鲜艳的雪花“妈妈,我要那个,给我那个。”“孩子不能乱要东西不然神会惩罚我们的在十三年前灾难出现之后,世界各地人口不断消亡,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一味的恐惧,很快人类已不足十分之一,剩下的人们不断靠拢,渐渐形成了不同的聚落。人们渐渐传出,神抛弃了人,只剩下我们这些人肯定还会遭到屠戮,这是我们逃不掉的宿命。而另一部分无神论者却认为,这是一种新型的传染病毒,难以检测,更有极端者认为应该把可以分子隔离起来,防止有人传播病毒。“大家静一静!在不知道真正原因之前胡乱猜忌只会加速我们的毁灭,大家既然能在灾难之下活下来,在我看来,大家命不该绝,我们是最后的人了,也是人最后的希望,也许我有些冒昧,但为了人类的种族能够延续下去,当务之急不是去追求灾难的根源,而是应该考虑如何才能生存下去。在下虽然自诩不是设么上得了台面的大人物,但我更希望大家听我一句,现在不是追究问题的时候,但我们为您应该先保证我们衣食无忧,在这之前,我希望大家能雨在下算出暂时能领到我们的人,只有统一内部,才不会出现问题,在这里我希望大家不管对暂时代理人有多么不理解,都要暂时按他的话去做。”下面纷纷吵闹起来,大家谁也不知道该怎么抉择。台下的人群中不知是谁说的一句,刚才的那位先生哪去了我就选他了这么多人中他分析的这么全面暂时让他领导大家把,我同意我也没意见下面的人群几乎全支持。也有一部分认为泰国草率,但人数太少,没有任何影响,于是被人们自动忽略了于是他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暂时联盟的盟主也是新人类形成后的第一位,也是唯一的领导者何历天。在无情的灾难后,十三年过去,到家都没有再提起十三年前的灾难,当时人类血流成河,满目疮痍,人们妻离子散活着的人只能死去人的生命活下去。十三年过去了人类又振作起来,一切走上了正轨,人们心照不宣的没有提起十三年前的大惨剧,也更不愿意去回忆起他,为了纪念这一悲剧,人们给他叫做神罚意味神的惩罚人类发动这一场灾难。

  这个世界上有神吗?“恩,当然的,他一直看着,看着人们的幸福生活,也看着人们做的恶,一直宽容着我们,一直……”“可是为什么你们都走了呢?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不想孤单的活下去,回来吧!不要丢下……啊!”“你又做噩梦了吗?真不愧是我们学校的天才,在老牛的课上你也敢睡觉,你活够了吗!如果再有几次你也差不多会被停学。你到底梦到了什么?放学后一个男生在路上追问他。“够了,啸天你也知道老牛的课实在太乏味了,不然我会睡着。”“呦,生气了,哥不行啊,你上啥课干过正事,我还不了解你吗?仇天洋?你上课干过啥正事!周一电子书,周二打游戏……最拽的那次,你居然赶在老牛的课上看闲书——《金瓶梅》人家都陪你看了两三分钟,还是一点自觉都没有笑死我啦,想起来我就想笑。”还跟着哈哈几声。“我又梦到他们了,我梦见他梦在我面前一个一个被杀死,一个个生命被掠夺,我却只能抱着天晴躲在鞋柜里,听着他们痛苦的惨叫,我却……”仇天洋痛苦的哽咽。

  “对不起,不过十三年过去了,该放下的就放下吧,不要再执着于它了,就当是场噩梦吧!”何小天安慰道。“如果是梦,怎会这么痛苦,可如果我的痛苦能挽回他们,即使是无尽深渊我也愿意承受下去。”仇天洋掩头叹息道“嗯咳咳……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在这里干什么,知不知道这是哪里?”一声严厉的声音,刺入他俩耳朵,抬头一看,有位身材走形的阿姨凶神恶煞的盯着他们两个,一脸怀疑。“对不起,他们是我找来的,是我找他们两个来帮忙的,不是什么可疑人物。”远处也个女生一路小跑到这来,连声抱歉。

  “噢,原来是倩倩你找来帮忙的,这次我就先放过你们两个,下次再让我撞见你俩在这晃悠,就等着留校察看吧,特别是你,就是你仇天洋,如果你在这样下去你只能被开除了,快走吧!”胖女人双手掐腰,气势汹汹的说道。

  原来他两个不知不觉走到女宿舍区,学校规定不允许男生在非特殊情况下进入女子宿舍,一旦发现留校察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戮血王座”,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