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翊桓蹲在地上,手掌抚摩着那条大狗的脑袋,连看都没看我几眼。我在旁边站了好半天,腿都快麻了,他才将手里的球丢回去,那条大狗猛地咻的一下冲了回去。“这是你来求的态我在旁边站了好半天,腿都快麻了,他才将手里的球丢出去,那条大狗猛然咻的一下冲了出去。。...

陆翊桓蹲在地上,手掌摩挲着那条大狗的脑袋,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我在旁边站了好半天,腿都快麻了,他才将手里的球丢出去,那条大狗猛然咻的一下冲了出去。

“这是你求人的态度?”陆翊桓侧目看向我。

我恨得磨牙,他将我这个人彻彻底底的踩在脚下,不给我留任何一丝尊严,“陆先生,你到底还想干什么?难道看我丢脸你还没看够吗?”

陆翊桓狭长的眼眸扫过我,“脾气怎么这么大?”

他的声音带着一点笑意,像是闷在胸口似的低笑,带着无尽的嘲讽,我脸上火热的发烫,“跟你没关系!你把我妹妹还给我。”

陆翊桓突然抬手,一把捏住了我的下巴,拇指跟食指捏在我脸颊上。

“干什么,放开!”我挥手就想去打他。

“你可以打下去试试。”陆翊桓轻描淡写的扔出一句话。

我那只手硬生生的僵硬在半空中。

陆翊桓笑了一声,“凌诗娅,我对女人从来没有这么好的耐心。”

我一怔。

他继续说,“晚上有个酒会,你陪我去。”

我想拒绝,但是看到他垂下来的冷淡双眸,瞬间就失去了拒绝的能力。

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我的所有脾气都不能在他面前发。他不是那些蠢到没眼看的杀手,他是陆翊桓,陆翊桓是这里的神,我得罪了他,他能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陆翊桓也不管我的答案是什么,他将我松开就去找他的狗去了。

“欢欢,过来。”

那大狗猛然扑到陆翊桓身上,陆翊桓特别温柔的在他脑袋上面摸了几把。

人不如狗!

下午三点左右,戴容带了几个人进来,先让我换了衣服,给我化妆,又给我做发型,一连忙活了两个多小时,等到忙活完之后,镜子里面的那个自己,我都快不认识了。

五点半,戴容带我下了楼,别墅外面停着一辆银色的法拉利,旁边站着一个一身西装的男人,看到我之后躬身就为我拉开了车门。

我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里面的陆翊桓。

陆翊桓扫了我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往旁边坐了坐,我打从心底抗拒他,但是现在也没办法了,我磨磨蹭蹭的上了车,贴着车窗坐。

“矫情。”陆翊桓评价了一句。

我没吭声。

车子一路开到举办酒会的庄园。

陆翊桓走在前面,让我挽着他的手,直接就带我进去了,四周衣香鬓影,金碧辉煌,来来往往的男女皆是抬头挺胸,气质高贵。

这就是所谓的上乘社会,华丽高贵的外表下面不知道藏着多少污秽肮脏。

“等等记得给我装哑巴。”陆翊桓冷淡的开口。

我嗯了一声,反正这地方我谁都不认识,谁还会来跟我说话吗。

进去之后,里面的人一看到陆翊桓来了,全都朝我们看了过来,尤其是女人,看到陆翊桓的时候恨不得直接扑过来。

别说一般的小姐,就是这些名门淑女,谁不想往陆翊桓身上扑,攀上陆翊桓这根高枝。

“陆少今天居然带了一个女人,别是藏在金屋里的陆太太吧!”一个男人直接走过来笑着打趣。

陆翊桓笑了一声,“她像吗?”

我怎么听陆翊桓这话都有点嘲讽的意思。

“我去卫生间。”我直接松开了陆翊桓的手,也不等陆翊桓说好还是不好,举步就走了。

“脾气大啊。”

“嗯。”

我听到陆翊桓那声不冷不淡的嗯,心里跳了一下。

陆翊桓的脾气我摸不透,但却也能听出陆翊桓这一声嗯有些生气了。现在佩佩的尸体还在他哪里,我不该这么任性的。

可是我一想到他拿着刀杀死了佩佩的样子,想到他昨天晚上羞辱我的样子,我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我问了侍者卫生间的方向,狼狈的往卫生间冲去。

前面有一个转角,转过去就到了卫生间,我刚刚侧过身转过去,一眼就瞥到了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极其瘦弱的女人,穿着黑色的紧身裙,胸前也不知道垫了多少层才挺起来,脸上的妆容极艳,她正一边夹着一支烟,一边打着电话。

刘樊丽!

我同父异母的妹妹,那个所谓的爹在外面跟情人生的女儿!我转身就到了转角后面,深吸了好几口气都压不住我心里的愤怒。

如果不是因为她跟她妈赵美霞,我妈根本就不会死!

“让你去杀个人你杀到现在连个人影都还没看到!我给你钱就是让你拿去玩女人的吗!”

“没有?我昨天看到你在暗色里面了!张南我他妈警告你,一个月内你要是再找不到凌诗娅跟凌佩佩那两个贱女人,我找人弄死你!”

我握紧了拳头。

我早知道这些年就是刘樊丽让人追杀我跟佩佩的!

“对了,凌佩佩那女人长得漂亮的很,你让你的人到时候可千万别心软,还是雏儿呢。”

我整个人都要疯了,抬腿就要冲出打她。

但是这一步还没迈出去,就被直接拽了回来,猛然撞到身后的墙壁上,我怒目的朝拽我的人看去,入目就是陆翊桓那张脸。

“干什么!”我压着声音怒目看着他。

陆翊桓不由分说的拉着我就走,我慌忙的去拽他的手,但是陆翊桓根本就不管我怎么挣扎,拖着我就走了出来。

“你干什么!”到了外面我才敢吼他。

陆翊桓一手就将我推到旁边的柱子上,抬手就捏住了我的下巴,“凌诗娅,你真当这地方是你家的是不是?”

他眯着眼睛,视线扫过我的时候,我忍不住颤了一下。

但是只是一秒我就反应过来了,我嘲讽的看着陆翊桓,“你不是我,你根本就不懂那种仇人就在眼前,但是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无能为力只是因为你没用!”陆翊桓猛然松手,眉间紧蹙。

“之前还以为你机灵,原来只会玩小聪明。”

他语气里面全是嘲讽,不屑之意昭然若揭。

我咬住下唇,不甘的看向他,“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

“知道你刚刚那里有多少摄像头吗?”陆翊桓狭长的视线直直的落到我身上,眉梢眼角尽是讽刺,“你只要动手,刘樊丽就能告到你无期。”

我全身一僵,顿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就算我没错,但是我先动手打她,刘樊丽就能以故意伤人罪告我,人证物证具在,我就是想狡辩都不能。我顿时整个人都忧郁起来。

刘樊丽这里我不能打她,陆翊桓,我也杀不了他。

心里像是被绝望的窒息感浓烈的包裹起来,下一秒感觉都要死了,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垂着眼眸,眼眶发涩。

“傻站着干什么?”陆翊桓出声开口。

我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的跟上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虐爱非情:霸道总裁来敲门”,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