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红衣

的阳台之上对着自己笑容,命九轻轻一笑,对着正南拱手一拜算见过。  随即后转身跨进房屋,走到床边拿起来石珠放到了自己的怀里,走到房门刚要再打开之时,门却自己突然再打开。  命七一怔,赶忙拱手一拜,“见过正南大哥,正南大哥突然到访,吓小弟一跳!得阳光透过窗户洒下几缕照射在命九的脸蛋上,一只蓝色的漂亮蝴蝶在鼻尖之上扑腾着翅膀。。...

命九修

推荐指数:10分

《命九修》在线阅读

  早晨的阳光很温暖,空气也很清新。

  阳光透过窗户洒下几缕照射在命九的脸蛋上,一只蓝色的漂亮蝴蝶在鼻尖之上扑腾着翅膀。

  “啊切!”

  蝴蝶羽翼轻舞,轻盈地飞出窗外,一只小手揉了揉蝴蝶停留过的鼻尖。

  命九伸了一个懒腰,摊开被子坐了起来,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窗外,深吸了一口气,拿起身旁的衣服穿上。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命九揉了揉头发,穿上了床边的布鞋走到门口推开了房门。

  看见正南盘坐在二层的阳台之上对着自己微笑,命九微微一笑,对着正南抱拳一拜算是见过。

  随后转身踏进房屋,走到床边拿起石珠放在了自己的怀里,走到房门刚要打开之时,门却是自己突然打开。

  命九一怔,急忙抱拳一拜,“见过正南大哥,正南大哥突然来访,吓小弟一跳!得罪得罪!”

  正南带着一脸微笑从屋外走了进来,在房间内先是四处观察了一眼,随后又在命九的身上扫了一眼,正南的眼神极快,一切都只是在瞬间完成。

  “哈哈,命九老弟真是见外,老哥就是过来瞧瞧命九老弟住的习惯与否,怎么,命九老弟为何如此慌张,莫不是做了什么坏事?还是怕老哥发现什么啊?啊?哈哈哈。”

  语气虽是有些带玩笑,但是命九却是不敢大意,连忙摇头苦笑。

  “老哥哪里话,刚刚见老哥还在十丈外,转眼老哥就来到身前,你说,这能不让老弟感到意外吗,老哥的本领真是广大,老弟惶恐,真是让老哥见笑了!”

  正南心里冷笑一声,昨日他在那边寻找了一宿却没有任何收获,所以他怀疑东西在命九的这里,命九此刻的表现更是加深了他心中所想。

  正南用手拍了拍命九的肩膀,“嗨!老哥这哪里算是本领大,你不知道师叔他们的本事,那才是真正的神通广大,不过老弟第一次这般反应也算正常,哈哈!”

  命九感觉有一股冷流顺着正南的手掌流入体内,在自己身处四处流淌像是在寻找什么。

  命九心里微微有些紧张,但是脸上却一直保持着微笑。

  过了一会儿后,正南皱了皱眉,他没有在命九身上发现任何有灵气的东西,在命九的体内没有发现。

  难道是我猜错了?还是东西在房间里不在他的身上?

  命九看见对方皱了皱眉头,心里松了一口气。“老哥,我刚醒,想去外面走走,老哥需要一起么?”

  “哈哈!老哥还有要事要忙,不便与老弟游走!”正南收回了放在命九肩膀上的手掌。

  “既如此,那老弟就先行告辞了!”命九对着正南一拜走出了房门,命九特别不喜欢与这个正南待在一起,对方脸上的笑容让命九感觉很不自在。

  正南眼睛眯了眯,看着命九慢慢走远,自言自语起来,“玄阳子师叔交代我弄清楚此子与轻羽师叔的关系,此番只需等几日应该就可看出,毕竟这里的杂役弟子也不是省油的灯。”

  命九一路之上都在后怕,这个正南表面上是个正人君子待人友善,其实心里比煤炭还要黑,如果稍微有一点不慎,可能就会让对方有迹可循。

  命九摸了摸怀里的石珠,无论如何这颗石珠他都不能让正南发现,不论这颗珠子是不是宝贝。

  行走在房屋区时,路面之上看不见几个杂役弟子,这个时辰杂役弟子都去干活了,命九出来是想洗把脸,然后顺便弄些吃的,从昨夜到今日,命九都没有吃过东西。

  突然看见前面有一个挑着水桶的杂役弟子急急忙忙地走着,命九心里一喜,急忙跑了上去。

  “师兄,能问你一下,你是在哪里挑的水吗?”

  挑着水桶的杂役弟子冷冷的看了一眼命九,冷哼一声。

  “哎哟,你不是正南的狗腿子吗?怎么还需要问我?”

  命九一愣,“师兄...”

  杂役弟子用手拨开命九,还朝着命九吐了一口口水,“呸!狗腿子,少认亲戚,别挡着大爷走路!”

  命九征在了原地,看着前方慢慢走远的杂役弟子,命九的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难怪会带我走了那么多遍,难怪会对我这么热心,原来,这就是你想要达到的目的。”

  命九远远的跟在后面,迎面又走来了一个背着一大捆木材的杂役弟子,这个杂役弟子看起来很壮实,身上全部都被汗水打湿,背上是木材应该很重,不断的喘着粗气。

  命九深吸了一口气,在这名杂役弟子来到身前时,命九带着希望轻轻的呼喊了一句师兄!

  这名杂役弟子缓缓的抬起头,一看见是命九,脸上瞬间变化,一脸鄙夷的看着命九。

  “呸!谁是你的师兄!”还没等命九开口,对方就对着自己吐了一口口水,随后缓步离开。

  隐约之间还听到狗腿子,走偏门之类的。。。

  命九感觉心中无比的委屈,一股热流似乎就要冲出眼眶,愣在原地,身子轻微的颤抖,命九很想哭出来,但是他不能,他的眼泪太特别,他不想再被人当做怪物。

  而且,正南应该就在远处看着。

  命九深吸了一口气,抬头挺胸一路跟随着那名挑水的杂役弟子,不管一路之上所遇到的杂役弟子如何羞辱,不管多么不堪入耳的言语讽刺,命九通通选择忽视。

  在山下流浪的时候,这样的情况他早已习惯。

  “哼!心智倒是不错,不过,我看你能坚持几天!”远处的一颗大树上,正南饶有兴趣的看着命九。

  终于,在一路鄙夷和口水中,命九跟随着那名杂役弟子来到了一条大河边,河面很宽,可以看见对面就是无边无际的大山,而且很高,一眼看不见顶。

  河面很清澈,颜色也很漂亮,黛绿色,不知是映衬的山的颜色还是水本来的颜色。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不是吗,命九一身都被吐满了口水,很需要洗洗。

  沿着一条湿漉漉的青石小路,命九很快就来到河边下水出,这里是一块巨大的青石台面,有许多杂役弟子都在这里打水。

  命九的出现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眼神皆是冷漠,鄙夷。不过也并非所有人都会去关注命九,也有其他的杂役弟子一直低着头默默的打水。

  命九观察了一下,显然不能在这里洗澡,于是沿着河道上的小道慢慢的走了上去。

  河越往上走河面越窄,两座大山的距离也越来越近,这条河是条山谷河。

  在一处水势微微平缓的小潭处,命九停下了脚步,这个地方处于水道的转折处,视线刚好对外面有一个遮挡。

  “这里挺好!”命九找了一块大青石站在上面把衣服都蜕了去。

  河水微凉,这个地方看不见阳光,很幽静,湖面很平。

  命九看到了湖面中自己的倒影,五官似乎被拉扯过一般扭曲,眉毛很歪,眼睛也是不对称大小,长相很是难看。

  身子也是极为瘦弱,能看见身上的伤痕以及凸出的骨头。

  命九摸了摸自己的脸,虽然这张脸的确很难看,但是这张却是自己的。

  命九盯着倒影中的人影有些微微入了神,突然一阵气泡将人影炸开,命九眉头一皱,紧接着一圈圈黑色头发从水里猛的冒出。

  湖面开始炸开,头发一把将命九拉进了水中。

  湖里蕴涵着极为惊人的毁灭力量,命九感觉身体都在不断的被拉扯被分割,整个湖水里都暗流翻涌。

  命九死死的捏紧口鼻,在翻涌的水浪中挣扎着,耳旁轰鸣声不断,似乎下一道爆炸的源点就会在自己身边,或是在自己的身上。

  “死....”

  湖面翻腾。湖内也在翻腾,命九蜷缩在一团,眼前到处都是一丝丝的头发。

  “死.....”

  玉碎般的空灵女声不断的刺激着命九的神经,湖水的冰凉似乎想要将命九永久冰封在这片湖中。

  命九脸上憋得涨红,胸口一阵拥堵,脑子也开始有些晕眩。

  “咕噜...”命九拼命的扭动着身子,但是脚上,脖子上,手臂之上到处都缠满了女人的长发。

  “不!”命九的表情扭曲,从湖面之上往下看,可以看见命九的表情极为狰狞,手掌不断往湖面抓,在命九的脚下则是一团极为浓密的发团,发团之下是一件极为鲜艳是红色女裙。

  “咕噜!”每张一口,肚子里就会进入一大口水!

  命九渐渐的放弃了挣扎,整个人开始下沉,距离红色长裙越来越近。

  “死....”

  长发越来越多,一层一层紧紧的包裹住了命九。

  “死......”

  湖面开始回归平静,变得幽静,只是细看,水面中看不见一条鱼,石头缝中似乎有许多的细长发丝....

  咕噜!包裹着命九的层层黑发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气泡,紧接着一声极为凄厉的嘶吼在这个空间传荡。

  整个湖面开始震动,无数头发从湖里各处显现而出,犹如一条条鱼儿般全部涌向包裹着命九的黑发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命九修”,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