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长白

一声一把将命九扔了一直这样。  命九大骂一声,从空中摔落下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额头,膝盖除了手掌都传来一阵酥酥麻麻,紧然后是一阵火辣辣的刺痛,摔得很非常严重,一时间趴在地上严禁出来。  望着中年人男子带着一丝洋洋得意的笑意飘飘扬扬在了面前,命九很想爬起了冲命九恨恨地看了一眼中年男子,其实这个中年男子的长相还是很英俊的,剑眉长发,下巴有着一簇短短的胡渣,但是男子眼神里不时流露出的邪淫和阴狠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

命九修

推荐指数:10分

《命九修》在线阅读

  轻羽?就是那个女鬼吗。

  命九恨恨地看了一眼中年男子,其实这个中年男子的长相还是很英俊的,剑眉长发,下巴有着一簇短短的胡渣,但是男子眼神里不时流露出的邪淫和阴狠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

  命九的拳头捏得很紧,这个中年男子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对自己如此仇视,但是现在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唯有先忍。

  看着命九沉默,中年男子冷哼一声,看着命九的眼神中充满了鄙夷。

  在距离地面还有一丈的位置时,中年男子冷笑一声一把将命九扔了下去。

  命九怒骂一声,从空中摔落下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额头,膝盖还有手掌都传来一阵酥麻,紧接着就是一阵火辣辣的刺痛,摔得很严重,一时间趴在地上不得起来。

  看着中年男子带着一丝得意的笑意飘落在了面前,命九很想爬起了冲上去,但是微微一动,身体上就会传来极为强烈的疼痛。

  “小兄弟你没事吧!唉,都怪阳子刚刚分神,没有注意小兄弟乃是一介凡子,实在是本子的过错!哦,对了本子名叫玄阳子,一路也没来得及跟小兄弟介绍自己,小兄弟勿怪。”

  命九怒视了一眼玄阳子后,便低头查看自己的伤势,对面一幅小人嘴脸多看一眼心里就犯堵。

  玄阳子的脸上挂上了微笑,颇为友好的走到了命九的身边,做出了一幅特别关心的神情,

  “来!我拉你起来吧!前面就是杂役区,轻羽师姐特别交代过我,一定要把你送到杂役区。”

  命九本想拒绝,但是玄阳子的手已经穿过命九的两腋,命九的身体正在被缓缓的拉伸,更是加剧了身体上的疼痛。

  “嘶..”命九疼得厉害,吸了一口气。

  “诶?小兄弟你是痛得厉害吗?要不你先躺着歇歇?”玄阳子邪笑一声,双手直接松开。

  噗通一声,命九又重新摔在了地面上。

  身体上的旧伤刚好再一次碰触到地面上,鲜血染红了膝盖上的杂布长裤,命九闷哼一声,感觉到伤口撕裂了开来。

  “哎呀!我的手突然没力气了,这..这真是太抱歉,这....”

  “呵呵,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不怪玄阳子大哥。”

  命九挣扎着爬了起来,用手拨开了玄阳子送过来的手,沉默的看着他,他要记住这张脸,今日之辱,他日必还。

  “这..”

  “玄阳子师叔?拜见玄阳子师叔!师叔光临杂役区,师侄有失远迎还请师叔莫要怪罪!”

  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穿灰白色黑脸男子,黑脸男子对着玄阳子叩首一拜,态度极为尊敬。

  “是正南师侄啊,你来得正好,你且跟我过来,我有事与你要交代。”

  命九看见玄阳子在正南走到一旁,在其面前不断的说着什么,还不时指着命九,正南则是标正笔直的站着,一脸严肃的不断点头。

  “那就劳烦师侄了!”玄阳子拍了拍方正玉的肩膀,带着微笑踏空而去。

  在玄阳子走后,正南对着天空抱拳,满脸憋得通红吼了出来。

  “阳子师叔你一定放心,正南一定会好好照顾这个臭小子!”

  命九闻言一个踉跄,看来以后在这个杂役区的日子不会有那么好过了,不过这个正南也太明显了,这是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么。

  “咳咳!”一声轻咳,命九回过神来。

  “在下长留仙宗第三代弟子方正玉,杂役管事,见过小兄弟!”正南对着命九抱拳一拜。

  “命九见过正大哥!”

  正南阻止了命九准备抱拳的动作,“命九师弟不必如此,你是玄师叔送来的人,自然就是我正南的客人,以后命九师弟只管好好修行,任何工作都不需要做,而且玄师叔还特别交代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的!”

  看着对面黑但是充满热情的脸,命九心里总感觉怪怪的,好好照顾?

  “咳,那便多谢正大哥了!”

  “哪里话,自家人!走,我现在带去你参观杂役区,还有跟九老弟介绍一下我们长白仙宗!”

  正南是典型的粗狂汉子的形象,身体很强壮,国字脸,黝黑的皮肤,而且心思应该也很简单,不然怎么会不理解好好照顾的意思,。

  一路之上正南走得很快,完全没有顾忌到命九身体上的摔伤,不过命九想来也很正常。

  “九老弟,这里就是杂役弟子的住房区,住房区又分为东西南北四个分区,每个分区又分有编号,由零一到一零零,不过现在宗门不比昔日昌盛,现在东西区的房屋都空着,只有南北两区中还住着杂役弟子。”

  命九缓缓点头,一路之上命九看见许多身穿灰色衣服的杂役弟子,这些杂役弟子年龄均是不大,最大的也只有十七岁左右,而最小却是八九岁的。

  而且这些杂役弟子看见正南经过时纷纷避让,其神态都是带着恐慌,但是看向命九时都带着一丝好奇,但是也有一些仇视愤怒的目光。

  “九老弟,我们长白在流沙州开山立派五千余年,在修仙界曾经也算是一流大宗派,宗主的修为通天,七位长老的修为更是达到了结丹境。”

  正南的语气有些微微颤抖,而且眼神中也充满了向往。

  “九老弟可能注意到了玄师叔的衣服可能与我等不一样,在长白,会根据弟子的实力进行辈分划分,长老是一代弟子,长老之下的徒弟则是二代弟子,二代弟子的徒弟则是三代弟子。”

  “而三代弟子也就是内门弟子,二代弟子则是核心弟子,通常收徒之事都会由核心弟子也就是二代弟子去完成,长老们很少收徒,除非在三代弟子中有特别卓越之辈。”

  正南的脸上微微有些自豪。

  “也有没有辈分的弟子,哪便是外门弟子,这些弟子通常是有些资质但是需要不断努力,以求能被二代弟子看上,从而由外门弟子变为内门弟子,正式成为长白之徒。”

  命九思索一会后,“正大哥,那杂役弟子算什么?还有衣服的颜色有什么关系?”

  “杂役弟子都是没有修仙资质的弟子,但是这些弟子毅力甚佳,如果能在十八岁以前修炼到凝气二层,那么就可以成为外门弟子,如果不能,可以选择下山,也可以选择继续留在这里做杂役,在三十岁以前修炼到凝气三层一样可以进入宗门的外门。”

  命九走得稍微快了些,鲜血已经结巴,疼痛感也弱了些。

  “命老弟,以后你见着身穿白衣,黑衣,以级紫衣的人一定要特别注意,因为黑衣是外门弟子,紫衣则是内门弟子,而白衣便是核心弟子了。长老已经宗主的衣着并没有什么讲究,不过,我等一生只怕也是见不着几面。”

  正南带着命九走到了一处农田处,农田里有一些正在锄土的杂役弟子,八月,一些农田里已经是一片金黄,命九有些微微好奇,莫非仙人也要吃东西吗。

  一路之上,正南很是热情的为命九讲述着,并且还带着命九在杂役区走动了很多圈,最后更是把命九送到了西区的一栋房子前才肯离去,走得时候还交给了命九两套衣物还有一个黄皮小册子。

  直到正南走后,命九才松了一口气,这个正南是照顾自己,不过未免也有点太过热情。

  而且,杂役弟子看自己的眼神,分明不对。这其中是不是.....

  命九的眼神凝视一下远方,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小册子,命九转身推开了房门。

  “不管是真的照顾还是假的照顾,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命九从小流浪,心智早已不比这般年龄的孩子,任何人都不可轻信。

  房子就一间房屋,房屋里面的摆设也很简单,三张大木床,靠在了三边的墙壁上,三张大床中间是一张大木方桌,进门的左手边是一个大木柜子,命九很满意,房间的两侧都有窗户房子里的空气很清新。

  而且床上还有床被,命九极快的关上了房门,将两套杂役服一把仍在了床上,命九一屁股就坐了上去,还在上面蹦了蹦。

  “好久没有睡过这么软的床了!”命九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以后再也不怕雨淋了,以后再也不愁东西吃了!”

  用手抚摸着床被,命九一滴眼泪滑落了下来,“虽然这里的人也不喜欢我!”

  “不过总比只能在晚上偷偷出来的好!”命九一把擦去了眼睛里的眼泪,不过很奇怪的是眼泪在滴落在半空中时,眼泪冻结,化作了一颗晶莹剔透的泪晶,砰叮一声,在地面摔得粉碎。

  泪晶碎末化作一丝丝白雾消散,命九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从怀里取出那颗眼球大小的石珠子,放在了床头,命九脱下了衣服,在脱裤子的时候,扯动了膝盖上的伤口,痛得命九直吸气。

  瘦弱的身体上尽是青紫的鞭痕,膝盖上的皮肤已经破裂,有鲜血结成的干疤,由于脱裤子时的扯动,膝盖上的鲜血又缓缓的冒了出来,不过不是很多。

  这样敞开着,伤口会好得快一些。

  命九慢慢的坐在了床上,将被子披在自己的背上,其实八月,天气不是很冷,这样做是因为命九不想春光外泄。

  拿起那本黄皮小册子,命九心里也涌起一阵兴奋,正南说,这个小册子里面,就是仙家修炼之法。

  “启灵经...”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命九修”,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