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急忙地说:“赵大人,请切记称谓我为将军,这个万万想不到不敢当,我而已城西这片地方的护卫官兵队长,叫我陈兴就行,倘若大人能确保可以接收统一安置这些流民,那我也好回家去跟上面复命。”赵高用读心术仔细观察了一下他的心声,获知他并也没耍什么yin谋,便点了点头赵高用读心术观察了一下他的心声,得知他并没有耍什么yin谋,于是点点头说道:“那就多谢陈队长了,这些流民我会好生安置,不会让他们扰乱生事的,今日之情,他日有机会再请陈队长喝酒!”。...

那人连忙说道:“赵大人,请不要称呼我为将军,这个万万不敢当,我只是城西这片地方的护卫官兵队长,叫我陈兴就行,若是大人能够保证接收安置这些流民,那我也好回去跟上面交差。”

赵高用读心术观察了一下他的心声,得知他并没有耍什么yin谋,于是点点头说道:“那就多谢陈队长了,这些流民我会好生安置,不会让他们扰乱生事的,今日之情,他日有机会再请陈队长喝酒!”

“好,那陈某告辞了。”

陈兴带着官兵离开了,四周的吃瓜qun众也纷纷散去,不过很多人看着赵高的眼神,满是敬佩之意。

赵高观察了一下系统上面的声望值积分榜,上面的数字缓慢跳动着,不过到了后面,很久才跳动一个数。

赵敏气呼呼瞪着他说道:“你是不是脑袋有问题,你哪里有钱来安置这么多的流氓,五十二个人,单是每天的吃喝拉撒,就要不少的数额。”

赵高咧zui笑了笑说道:“你有么?借我一些钱银吧,昨天救了你一命,如今又是我的女人了,自然应该支助我一些。”

“谁是你的女人了,你胡说什么。”赵敏闻言脸色顿时羞红,恼怒说道。

赵高嘿嘿一笑,说道:“含羞就说明内心里已经对我有好感了,况且咱们不单牵了手,连zui都已经亲过了,我还看过了你的身体,怎么说我也是正直的人,一定会对你负责任的。”

赵敏听闻了这番话,脸滚烫如红苹果,熟透得滴出水来。

“你再说胡话,我可不理你了,还有,那么多的流民,安置他们需要不少的钱银,我可没有那么多钱银。”

赵敏的话,让赵高有些郁闷了,不过他也知道不是一般人能够拿得出来的,除非是赵敏的重要家族高层,否则还真困难。

“你能借多少就借多少,等过度了这段时间再说吧。”

“恩,那好吧,我现在就回去想办法!”

赵高看着渐渐远去赵敏的身影,内心里暗暗窃喜,这女人,有时候根本不需要什么媒婆,更加不需要什么相亲什么的,这时代的女人如此保守,发生了昨晚城外的事情,赵敏除了跟着她,试问还有谁会娶她,毕竟没有什么名声了。

赵高担心李林奇等人会来找他麻烦,连忙叫唤了猫头鹰让它去查探情况。

说来也牛叉,只要将脑海里的画面信息传递给猫头鹰,它就能够非常准确的查探到消息,这就是传说中的鹰眼吗?

“鹰眼,不错,以后就用这个名字作为猫头鹰的称呼了。”

赵高思索了一下,若是想要安置那些人,恐怕需要不少的银两,他还得将那颗夜明珠拿去卖了。

不过现在要赶紧回院子将这些人妥善安顿起来才行。

回到院子,那些流民似乎早已经商量好了,很有规矩地站好了,没有人敢去乱动院子里的东西,连小孩也是如此。

赵高环视了一圈,观察到二十三个妇人中,有七八个比较年轻的,也就十七八到二十五六左右,当中竟然也有三四个姿容不错的。

“大人……”

五十多个人再度集体跪拜下来,赶紧说道:“谢谢大人能够收留我们。”

“起来说话!”赵高有些不习惯这些人动不动就下跪:“你们当中谁是头儿?站出来!”

众人你望我,我望你,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赵高问向之前几次单独喊话的老者,问道:“你是他们的头儿吗?”

那个老人看起来有七十岁了,人生七十古来稀,这老人在这个时代算是非常高寿的了。

他说道:“我之前是啬(se)夫,不过现在我们那一片村庄部落已经被洪水泛滥冲掉了,现在留下来这里的只有这些人,其他的人可能逃离到其他城池去了。”

“你是这里最年长的吧?”赵高看了一眼其他人,问道。

“虚长几岁,却没有什么大用。”

赵高说道:“我这人比较尊老,既然你是最年长的,那么这里所有人都交由你来管理,不过毕竟年纪大了,肯定有些精力不足,我给你找个助手。”

“你们这里谁最年轻的?”

其他十六个男子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说道:“我今年刚好四十岁。”

“你们两个分别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庆,他叫刘桁。”

“不同姓?”

最年长的张庆解释说道:“我们是两家姓的村庄。”

赵高说道:“大家听好了,现在我收留你们,从今之后你们都跟随着我赵高,都是赵家族的人,选出他们两个,我不在的时候,所有事情的决断权交由张老定夺,所有内外事务的管事交由刘桁负责,以后,刘桁就是赵家族的管事,大家听见了没有。”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秦之宦官宰相赵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