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半个时辰后,赵高表情有些僵硬,肚子有些撑得难受,他不想被老板质疑饭菜不合口味,那样等同于是在质疑老板前三十六年以来所有努力都是付诸在了狗腿上。其他客人已经相继离开了,...

小半个时辰后,赵高表情有些僵硬,肚子有些撑得难受,他不想被老板质疑饭菜不合口味,那样等同于是在质疑老板前三十六年以来所有努力都是付诸在了狗腿上。

其他客人已经相继离开了,只是每个人在离开的时候,都深深地对赵高产生了一种鄙夷情绪,每个人的眼神都给他传递一种信号:“不知道粒粒皆辛苦吗?这么糟蹋粮食可是要遭天谴的。”

赵高将最后一杯马尿般的酒咽下去,整个人不自禁哆嗦了一下,匆匆结了账,四个刀币。

离开的时候,老板还客气地说了一句:“欢迎下次再来!”

赵高很想怼他一句:“除非我是神经病……否则,打死我也不来了。”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以对方现在的年纪,高寿的话至少还有后面三十六年店铺老板的职业生涯,怎么可以如此残忍打击人家的希望呢。

街道两旁很是安静,不时从两旁的屋子里传来各种粗重的呼吸声和su软的娇喘声,赵高不由想起了那首歌谣:“海盗船长HeiXiuHeiXiu~!粉红娘娘哎哟哎哟~!”

得加紧速度恢复男儿身才行,不然在这个时代是一个巨大的损失,男多女少的战国大时代,胯下之物的乐趣是在这个极其缺少娱乐节目的一个年代唯一活下去的动力来源。

回到院子里,四周一片漆黑,他拿出那颗夜明珠,渐渐地四周光线明亮起来,始终还是不习惯这里的油灯。

他在屋子里思索了很多,最终总结出来,还是必须要依赖无上主宰系统,只有不断积累声望值,才能得到各种系统里的好东西。

咕咕!

猫头鹰飞了回来,这家伙好像不用吃喝一样,一天到晚到处飞。

此时它蹲在屋子窗台上紧紧闭上眼打盹起来。

只有三天的期限,还真是可惜了,若是能够永久性的存在就好了。

忙乎了一整天,他也有些累了,也没有脱衣服倒头就睡。

第二天清晨,院子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好像有一qun人在街道外面吵闹着。

赵高醒过来,让猫头鹰出去观察,然后自行洗漱着。

这个时代别指望有牙刷牙膏,有根牙签沾点盐水就不错了,富贵人家或许还可以用茶叶进行洗漱。

不一会,猫头鹰带回来了信息,院子外的空地上,有几十个流民躺在那里,一个个饿得面黄肌瘦,有男有女的,大多数是年迈的五六十老者和小孩童,还有一些留守女人。

咸阳城按理来说会有人安置流民的,毕竟这里可是大秦的京城,建都所在地,天子脚下,怎么可能如此猖狂的存在这些流民,简直有损大国形象啊。

因此官府很快就派来了士兵,此时围着这qun流民,试图驱赶出咸阳城。

这些百姓连连求饶,请求准予能够在咸阳城安置生活下来。

然而官府士兵却没有同情,执意要驱赶这些人出去,以致双方都在僵持着。

赵高推开门走了出去,在院子里他就听到了这些人争吵的内容,还有来到这里的原因。

这些人是雍城过来的,前段时间渭水洪流泛滥,导致很多城外附近的村庄遭受了洪水冲击,整个村庄都已经没有了,这些人一路往东搬迁,今天才来到了咸阳城,此时被官兵驱逐,一个个面露绝望之色。

赵高感觉到不舒服,这些人若是被赶出咸阳城,恐怕生计更难了,于是来到那官兵首领处。

对方是一个身穿盔甲三十多岁的男子,他并不认识对方,来到那人面前拱了拱手说道:“这位大人,不知道不能不能宽容几分,这些人若是离开了咸阳城,恐怕断无生计,我相信官府驱逐他们主要是怕他们在城内生事惹乱,但是这些人都是老弱妇孺,恐怕想要闹事也闹不起来,不如想办法在咸阳城内找个地方安置他们。”

那个中年男子士兵看了一眼赵高,然后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院子,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赵高!”

那个中年士兵首领蔑视地扫了一眼赵高,冷冷说道:“赵高?你有什么身份,要为这些人强出头?替他们说好话!”

赵高愣了愣,有些不知道如何反驳他。

难道说我是大秦的良好子民。

“你一个普普通通的秦国子民,难道还想要过问官府的事情?”

中年士兵顿时怒道。

几十个流民看着赵高,听闻他身份是一个普通子民,根本就无权无势,原本涌现起来的一丝希望,瞬间又荡然无存。

赵高也有些犯难,没有权势和地位,想要做好人都做不成。

就在此时,一个清亮的女子声音突然在人qun后面响起。

此时四周已经吸引了很多咸阳城百姓拥挤过来,对于热闹的场面,不管是哪个时代的人都是一样的充满好奇心。

“他可不是普通的大秦子民,而是西区官府文书卒史,深得吕大人的赏识!”

赵敏在人qun中走了出来,扬了扬手中的一份帛书。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秦之宦官宰相赵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