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黔刑很远,不想这么进。”  莘雅馨眼睛转了转,柔声安慰道:“会有什么事的,有我呢!你等着。”  柳若安听着台词陌生,突然间忆起:“你抢我台词了。”  莘雅馨回去的时候,手里端着一个竹子做的器皿,上面盖在一层麻布。  “什么东西?”柳若安问着柳若安道:“你怎么不帮我?我这个样子,你看了也不好看。”。...

  她笑着,拿来镜子,给柳若安一照,柳若安鼻嘴眉心,三点一线,一道硕大的墨线,赫然醒目。

  柳若安道:“你怎么不帮我?我这个样子,你看了也不好看。”

  莘雅馨笑道:“超好看!我涂鸦无数,就属这一笔经典。”

  柳若安端来一盆热气腾腾的水,不顾烫意,往里面一扎。莘雅馨只是在一旁看着,并不帮忙。

  等柳若安反复搓洗,都不能搓干净,莘雅馨这才着急:“怎么了?”

  柳若安无奈道:“洗不干净。”又叹道:“我以为黔刑很远,不想这么进。”

  莘雅馨眼睛转了转,柔声安慰道:“不会有事的,有我呢!你等着。”

  柳若安听着台词熟悉,忽然记起:“你抢我台词了。”

  莘雅馨回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一个竹子做的器皿,上面盖着一层麻布。

  “什么东西?”柳若安问道。

  莘雅馨将麻布一掀:“你看。”却是米饭。

  柳若安道:“我不饿。”

  莘雅馨怪道:“谁让你吃了?我要给你搓面膜。”

  “这么好?早知道我涂成一个包公脸。”

  莘雅馨一手将柳若安拍在米饭中:“乱说什么。”

  柳若安抬头冲她笑道:“这米饭真香。”

  莘雅馨道:“你现在只管笑,一会儿可是很疼很疼。”她摆弄摆弄手腕:“我可绝不会手软的。”

  “你只管来,男儿有泪不轻弹,绝不会哭哭啼啼的。”

  莘雅馨一笑,抓起一把米饭,在柳若安脸上一抹,然后用手细细搓成米泥。

  柳若安仰着头,一副享受的样子。莘雅馨虽觉可气,但此时也是引而不发。

  莘雅馨越搓越重,柳若安也不住的皱着眉头。

  “疼吗?”莘雅馨柔声问道。

  “疼。”

  “疼就对了。”

  柳若安心里却觉得温暖,感受到这一刻钟的幸福。

  搓下来的米已经成为黑泥,上面沾满了墨水,还有泥。

  终于,莘雅馨一拍手:“好了。”又见到柳若安的脸上黑线变红线,忍俊不禁:“你黑脸变红脸了。”

  柳若安也跟着笑,虽然前额好像被劈成两半一般疼痛,但还是开心。

  星夜璀璨,平静安详。柳若安正躺在地上假寐,忽然听到有人敲门。

  他一跃而起:“谁?”

  “我,小五。”

  小五是一个家丁,柳若安只知道他还小,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

  “我已经睡了。”

  “但镇长找你。”

  他二话没说,一个鱼跳龙门,站了起来。穿好衣服。临行前看了一眼莘雅馨。

  她是闭着眼的,可听到他走路的声音,也睁开眼睛,冲他一笑:“早去早回。”

  “我会的。”

  镇长伍圆已经做到大厅,手上缠着厚重的绷带。

  “我来了,”柳若安说道。

  “我感到时间紧迫,所以半夜将你叫来。”

  “理解。”

  “你有什么想法?”

  柳若安拿出别在腰间的纸,递给伍圆:“我的看法,都在纸上。”

  伍圆看罢,击节长叹:“好主意,按你说的办。”

  柳若安看到伍圆的手,问:“你的伤口?”

  伍圆摆摆手道:“无碍。”

  柳若安“哦”了一声:“听说,贵公子离镇而去?”

  “是的。不知什么缘由,拦也拦不住。”

  柳若安笑道:“年轻人总是要喜欢四处闯荡。”

  伍圆饶有兴趣的看着柳若安:“难道你会一直做队长这个职责?”

  “实话实话,很难讲。”

  伍圆大笑,旋即一本正经道:“不论你何时走,我都不拦你。只要你能留下一支足以和任何力量抗衡的的军队,我不想成为最后一届镇长。”

  “多谢信任,我会努力。”柳若安很客气道。

  两人又谈论些历史人文,不知不觉,已到夜后。茶水已凉,话语也懒散。

  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于是柳若安站起来道“我该走了。她该着急了。”

  “我懂,有个挂念的人,抑或有人挂念很好。”

  两人会心一笑,宛如中秋满月。

  柳若安很怕走夜路,所以走的很匆忙。回到屋里,却见屋内洒满月光,照在莘雅馨脸上,宛若仙子。

  莘雅馨睡得轻,听到门响,便从梦中醒来。

  “回来啦?”她问。

  “对。刚才我好像看见了女神。”

  “哪里?”

  “我眼前。”

  话音不落,一个枕头砸向柳若安,偏了方向,砸中他的左肩。

  “你该砸我的头”

  “为什么?”莘雅馨茫然的问。

  “那样可以从容入睡,继续在梦里和你说情话。”

  莘雅馨只有一个被子,没有东西可以投掷,只好气哼哼说道:“算你走运。还我枕头来。”

  “不给。”柳若安说着,拿起自己枕头丢给她:“枕我的吧。”

  莘雅馨顺手抓来,当作暗器扔去。正好砸中左肩。

  “那么枕着我睡吧。”柳若安走过去,笑道。

  莘雅馨却将帷帐解下,轻斥道:“起开。离我远点儿。”

  声音温柔,宛若丝绸。

  柳若安替她将帷帐整好,道:“晚安。”

  “安。”

  柳若安还在梦境中,便听到街上有人敲鼓。等醒来后,却的确有人在敲鼓。

  莘雅馨不知从哪里寻来的字帖,开始一笔一划的描摹。柳若安卷好铺盖,走到她身后,一把抓住她的小手。

  “干什么?好生生的字,被你弄坏了。”

  “无妨,再写一次就是了。”

  他说着,拖动着她的手,写了一个长长的“一”字:“我对你,是一心一意的。”

  她甩起毛笔要给他画一个大花脸,但他已经逃跑,留到街上去看吹拉弹唱。

  街上的确很热闹,许多人簇拥在一起,仰头倾听着布告宣讲人的话。

  “军营?”

  “若真有这支军队,我们可以免受盗贼掠夺之苦了。”

  “或许只是个噱头。听着漂亮,其实一般。”

  大家或褒或贬,很不一致。但柳若安有信心,自己可以训出一支强悍的军队。

  他站在阳光下,好似自己身穿铠甲,指挥着千军万马,大杀四方。

  “让开咯。”随着声音飘来的,是一股粪便的臭味。

  柳若安赶忙跳到一边,但脸上依旧带着笑。那位推车的大叔,也报以微笑,只是并不好看。

  检验的时候悄然来临,所有的工作,都在伍圆的筹谋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柳若安只要等待新兵组成的军队,送上门来。

  日历撕掉几篇,柳若安不禁感叹:“时间过得可真快。还没做什么,一天已经过去了。”

  柳若安瞥了一眼莘雅馨,她正在专心读书。她看书入迷,柳若安在她身边来回走动,她也不在意。

  柳若安索性挑起书:“你已经看了半天,快去出去远眺远眺。”

  莘雅馨瞪了他一眼,又从腿上拿了一本书,接着看起来。

  柳若安趴在桌子上,挡住她的视线:“告诉我,书和我哪个重要?”

  莘雅馨将桌子一掀,柳若安滚落在地,书却没掉一本,安安稳稳躲在莘雅馨怀里:“你可懂了?”

  柳若安懊丧:“我活的不如一本书。”他忍辱负重,将桌子支起来,却发现桌子腿坏了。

  “快去修。”莘雅馨催促道。

  柳若安一撇嘴:“你弄坏的,我不去。”

  莘雅馨笑道:“某年某月某一天,我会消失不见。”

  “我去,我马上去。”柳若安立马表态,生怕她变成空气。

  柳若安会挥枪舞棒,但不会修理家具。便背着桌子,穿过三条大街,到全镇最好的木匠家里,修一张桌子。

  镇上的人都笑,等知道事情背后的缘由,更笑得欢。

  老师傅只是拿着木锤子敲打几下,桌子便恢复如新。

  “好手艺。”柳若安赞叹道。

  “手熟而已。”老师傅谦让道。

  付了钱,准备搬走,小五又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柳队长,新征的士兵已在军营等候。”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跟着女神去穿越”,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