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时间段:“少则四月,多则两年。”  伍圆略一沉吟片刻,指指北方的贼巢:“那,盗贼呢?”  “先让他们逍遥快活几天。等将来逐渐成熟,乘胜追击击溃。顺便将他们剿灭入伍后,强化提防。”  伍圆大感打赏,一拍桌子,不想拍在石子上。用劲过猛,居然破了。  但伍圆依镇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有没有办法?”。...

  镇长大为吃惊:“什么?天下哪有这样的士兵?”

  “镇上就有。我刚说击破山中贼,他们立马丢盔弃甲扔家伙,跑回家里哄孩子。”

  镇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有没有办法?”

  “有!”柳若安信心满满。

  “说来听听。”

  两人边走边说,最后在走廊里站定。柳若安单腿耷在栏杆上,后背靠着廊柱。

  “八个字,严明军纪,优胜劣汰。”

  镇长伍圆略有所思的点点头:“听起不错,多久可以见效?”

  柳若安随口撇出一个时间段:“少则三月,多则一年。”

  伍圆略一沉吟,指着北方的贼巢:“那,盗贼呢?”

  “先让他们快活几天。等日后成熟,一举击破。顺带将他们收编入伍,加强防备。”

  伍圆大为赞赏,一拍桌子,不想拍在石子上。用力过猛,竟然破了。

  但伍圆依旧谈笑风生,任由鲜血流淌。柳若安最终忍不住:“你流血了。”

  伍圆笑道:“不用在意。当年我把敌人的脑袋砍下来,我都没事。”

  柳若安强自忍笑,险些憋出内伤,悠悠道:“那是别人的脑袋,这是你的手。”

  伍圆摆摆手:“差不多,差不多。”

  话音未落,镇长因为失血过多,晕死过去。柳若安喊道:“镇长晕倒了,快到急救电话!”但他转念一想:“这个地方貌似没有信号。”

  家丁很快赶来,七手八脚的将伍圆抬进屋里,途中还失手几次,将伍圆从手组成的担架上摔下来。索性,最终到了床上,医生也赶来了。

  “怎么样?”伍圆关切的问。毕竟是自己的主顾,还没有给自己发工资。

  “只是暂时晕厥,多喝水就好了。”末了又补充一句:“当然,得兑着人参喝。”

  柳若安这才放心下来,不等伍圆醒来,柳若安便离开屋子。他决定创建自己的军营。

  簇兰镇是没有军营的,基本都是民兵。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在哪个游戏上,单个民兵总是比不过正规军。

  但要建军营,却又一个问题,那就是没钱。柳若安三块银子,撑不过几天的。镇长似乎也很穷,身上的衣服,都带着补丁。

  柳若安想出一个好办法,集全镇之力,建造一个军营。因为这关乎全镇的利益,想来没人会反对。

  于是他回到家中,要让莘雅馨起草一份告示。

  却见莘雅馨望着窗外翠绿柳条发呆。柳若安蹑手蹑脚走到她身后,忽然用手捂住她的眼睛。

  莘雅馨漫不经心道:“松开,早看见你了。”柳若安觉得没趣味:“你不会装做受到惊吓?”

  莘雅馨依旧望着窗外,并不回头:“我没那么无聊。”柳若安察觉到异样,将她的脑袋转过来,却见她一脸泪痕,很是心疼。柔声道:“怎么哭了?谁家的熊孩子欺负你了?”

  莘雅馨勉强一笑:“姓柳的那家伙哇。”可语调悄怆,悲从中来。

  柳若安拉过一个椅子,趴在莘雅馨的胳膊上,望着她姣好的脸庞,说道:“你总该告诉我,将委屈憋在心里,是不好的。”

  莘雅馨道:“谢谢,但不需要。”柳若安看她目光飘忽,宛若天上风筝。

  他心中似有所悟:“或许,你在想家。”莘雅馨露出惊诧神色,柳若安知道自己说中了:“我也想家,但如你所说,没有办法。只能在试图寻找点滴快乐,来稀释思念。”

  说着从莘雅馨身上抽出手帕,递给她:“擦干眼泪。日后的路还长,泪水肯定不够用,该节省处要节省。”莘雅馨大为感动:“虽然这鸡汤有毒,但我也愿意一饮而尽。”

  柳若安看她擦干眼泪,平静如常,不由心中荡漾,鬼使神差冒出了一句:“爱你。”

  莘雅馨脸色惊变,一手将柳若安扔出窗户,好在摔在草坪上,土地松软,并不疼痛。

  “你再乱说。”莘雅馨拿出一把刀子,朝着墙壁狠狠一扎:“你该知道。”

  柳若安看着莘雅馨消失在窗口,忽觉心中阵阵疼痛,忍不住对着苍天喊道:“苍天呀。”

  却有一个奇怪的东西飞进口中,又听莘雅馨嗔怪道:“烦不烦?”

  柳若安冲她一笑,翻过身子,将最里的东西吐出来,竟是一团纸,里面裹着一块香墨。

  柳若安从窗户跳进去,来到莘雅馨身边:“这香墨很值钱的,你别乱扔。”莘雅馨道:“你都可以扔来扔去,还有什么不能扔的?”

  柳若安闻言大喜:“我在你心中还是最值钱的。”不禁欣喜若狂。

  莘雅馨点点头:“对的,仅限于值钱,但若有人买,我也乐意卖。”

  柳若安道:“是不是还得饶上莘雅馨?不然就亏本了。”

  莘雅馨怒道:“走开。”

  柳若安大笑,在莘雅馨面前扑上一层纸,又取来砚台、香墨、毛笔。莘雅馨疑惑道:“你要做什么?”

  柳若安道:“写一篇征兵告示。”莘雅馨一皱眉:“我不写。”柳若安轻轻摇撼莘雅馨的肩膀:“帮我这一次吧。”

  莘雅馨沉吟片刻,慢悠悠道:“写是可以,但总给些润笔费吧?”

  柳若安拍手笑道:“这有何难?已经准备好了。”

  莘雅馨上下打量柳若安,并寻找不见:“在哪里?不要给我支票,这里可无处支款。”

  柳若安拍拍自己的胸脯:“我就是你的润笔费。”

  莘雅馨一脸厌恶:“起开,不要。”

  柳若安将研好墨,柔声道:“莘才女,动笔吧。世界人民盼着呢!”

  莘雅馨一脸无奈:“好吧,好吧。你可怜兮兮的模样,帮你这把。但你得出去,我写东西,最讨人烦。”

  柳若安随手抓来一张纸,揉成团,塞进自己的嘴里,含混不清道:“我不打扰你。”

  莘雅馨被他逗乐,也没有执意赶他出去。

  莘雅馨神情专注,笔下如走龙。柳若安看得认真,两眼发直,眼睛眨也不眨。

  “好啦。满满三大篇呢,你可满意?”莘雅馨长出一口气。柳若安却没有反应过来,依旧痴痴地望着。

  莘雅馨察觉到他的目光,不由发红,嗔道:“看什么看?”

  柳若安跑到门外,将已经泡湿润的纸,从嘴里抠出来。然后才癫癫的跑到莘雅馨面前,笑道:“在看你呀。”

  莘雅馨一把抓起刚写的告示,眼看要撕,被柳若安一手抓住:“我的好姐姐,你生我气,爱着可爱的纸什么事?”

  说着将告诉别在自己腰间,冲着莘雅馨一笑:“不得不说,你生气也是顶好看的。”

  莘雅馨拿起手中毛笔,在柳若安脸上重重的画了一笔:“叫你乱说。”

  柳若安也不甘示弱,将大手往砚台里一拍,往莘雅馨脸上一抹。

  柳若安又拿出一面铜镜,和莘雅馨的脑袋贴在一起,笑道:“这是全球限量版的情侣头像。”

  莘雅馨咆哮一声,震动天地:“你给我出去!”

  柳若安见惹翻了莘雅馨,连忙出去。刚到门外,便听屋里一声痛哭,等转头去看,却有一块石墨砸在自己眉心。柳若安只觉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等柳若安醒来,先看到的是一张急切的脸,不由笑道:“你还是很关心我的。”

  莘雅馨急切的脸色又变得愠怒:“自恋!”一把将柳若安从床上扔到地上:“这是我的床!”

  柳若安喃喃道:“又不是我自己上去的。”

  他猛然发现莘雅馨的脸上,似乎有许多淡淡的伤痕,便想到是自己杰作。也觉得过火:“真是抱歉,将你弄成一个大花脸。搓洗的时候,很疼吧?”

  莘雅馨转怒为笑:“疼当然是疼,但看到你脸上尚未出去的墨迹,也就不疼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跟着女神去穿越”,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