袍头目豪情万丈,似要做拯救他们世界的壮举。  柳若安看了几眼刺来的铁枪,却也没不躲过。原来是也不是他不想躲,不是游侠把握住他的手:“替我报仇雪恨。”  “兄弟,我答应下来你。但我借你身体一用。”  “切记!”游侠叫道。但了晚了,他的身体挂在长枪上,成了肉“哇!”众人赞叹:“好小子,有前途。”。...

  “我去。”柳若安说完,猛然低头,吻了莘雅馨脸颊。

  “哇!”众人赞叹:“好小子,有前途。”

  莘雅馨羞得脸色通红,柳若安朝着众人连连拱手:“过奖,过奖。”

  柳若安朝前走了几步,莘雅馨忽然叫道:“若安,你没带兵器。”

  柳若安头也不回:“有的,在地上。”他指的是游侠的长剑。

  “又来一个送死的?”盗贼头目笑道。

  “早晚也是死,还不如死在女朋友前。”柳若安一本正经道。

  “那我成全你!”

  黄袍头目豪情万丈,似要做拯救世界的壮举。

  柳若安看了一眼刺来的铁枪,却没有不躲开。原来不是他不想躲,而是游侠抓住他的手:“替我报仇。”

  “兄弟,我答应你。但我借你身体一用。”

  “不要!”游侠叫道。但已经晚了,他的身体挂在长枪上,成了肉盾。

  “我恨你!”游侠叫道。

  柳若安一把抓住停滞的长枪,猛一用力,便将黄袍头目从马上拽了下来。

  “好疼。”黄袍头目喊道。

  “混蛋!休伤我二哥!”一人策马向前,想救回他二哥。

  “晚了。”柳若安道。

  柳若安一脚踩在黄袍头目身上,又将手中长枪朝来人扔去。

  中枪,落马。盗贼们惊惧不已,连呼变态。

  柳若安甩一甩齐耳短发,朝着呆愣的众人喊道:“快冲锋呀!”

  大家闻言,奋勇当先。莘雅馨也受感染,也傻痴痴赶来。

  柳若安一把将莘雅馨拦住:“你凑什么热闹,两手空空,当靶子啊?”

  莘雅馨羞赧不已:“要你管。”

  “不要生气,我给你带来一个大件儿礼物。”一把将黄袍盗贼拉到身边。

  “我给你带来了。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煮了。”莘雅馨看也不看。

  柳若安也吓了一跳:“这么狠。”

  莘雅馨瞪他一眼:“我说把你给煮了,叽叽喳喳,烦不烦?”

  柳若安吓得面容失色:“你可不能。”

  莘雅馨笑道12就该这样吓你。3

  “盗贼退去,我也该睡觉。”

  回到店里,却看见小二身上的衣服破了。莘雅馨叫道:“怎么回事?”

  小二道:“被贼人刺的。”

  莘雅馨骂道:“该死的贼人。”又叫过柳若安道:“你那个俘虏,给店小二吧。”

  柳若安不肯:“这是我话费好哒力气的。”

  莘雅馨道:“你送给我的,那就是我的,转手给别人,有什么不可?”

  柳若安说不过他,只好将绳子交给店小二:“给你的,好生照顾。”照顾二字,重重要了一口。

  店小二会意:“客官,你瞧好吧。”

  柳若安为莘雅馨租了雅间,里面花香四溢,日光盈溢。东西不多,倒也干净。

  莘雅馨躺在床上,却瞥见柳若安也跟着进来,手里拿着一壶水,不由恼道:“你怎么进女生宿舍!”

  柳若安更正道:“这不是宿舍,是客栈。还是双人间的。”

  说着将水壶放在圆桌上,不等他拿坐下,莘雅馨的枕头已经飞过来了:“出去!”

  枕头是竹子做的,虽然外面套着枕套,但飞起来,不比石头威力小。

  柳若安脸色一变,不顾疼痛,将枕头抱在怀里:“不要乱扔东西,扔坏了是要赔偿的。”

  “要赔也是你赔。”

  “对,现在只有我陪你。”

  一个转身,便做到莘雅馨身边,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很是陶醉道:“真奇妙。”

  莘雅馨伸手揪住柳若安的耳朵,柳若安疼得直讨饶:“我的好姐姐,快松手,拽成二师兄,你脸上也过不去不是。”

  “起开!”莘雅馨一把将柳若安推开,解下帷帐。

  柳若安顺势坐在桌旁的椅子见莘雅馨真是困了,也不好和她厮闹。

  柳若安正喝着茶水,忽听门外咚咚响声,不由警惕。走到门前,想去观看,不想门已经响了。

  “谁?”

  “我,簇兰镇镇长伍圆。”

  “还十块呢!”柳若安心中嘀咕。

  但嘴上没说什么,只是将门打开,竟是阵前见到的那个老头。

  “你竟然是镇长!”柳若安惊道。

  “是。我有事找你商量。”他一脸诚挚。

  “什么事?”

  “进屋谈?”

  “不行。”柳若安连忙摇头,“因为里面有人在睡觉。”

  “哦”镇长恍然,“我懂。但希望你晚上到我家一趟,我有要事相商。”

  柳若安一口答应:“我一定会去。”

  镇长走了。柳若安回到屋内,透过帷帐,可以看到莘雅馨已经睡熟了。

  柳若安动动自己的胳膊,因为莘雅馨不住敲打,已经涨红,隐隐作痛。

  他只能不住喝茶,希望能忘掉身上的痛苦。

  等莘雅馨醒来,太阳已经快落山。拉开帷帐,却看到柳若安正在做着,问道:“你在干什么?”

  柳若安一个箭步,拉开帷帐,做到莘雅馨身边

  “喝茶。”

  说着递给莘雅馨一杯茶水:“醒来漱漱口,疾病皆逃走。”

  莘雅馨闻了闻:“怎么没有茶香?”

  柳若安哈哈大笑:“这茶水已经泡了七八壶,哪里有茶水?”

  莘雅馨一努嘴:“我不喝。”

  柳若安立时站起,跺了跺地板,唬得莘雅馨一愣,变了颜色:“你要干什么?!”

  却听柳若安扯着嗓子喊道:“小二!”

  小二飞也似的赶来:“什么事?”

  “来一壶上好的古龙水。”

  小二错愕,过了一会儿才道:“小店只有乌龙茶,客官说的,我虽有耳闻,但不曾见过。”

  柳若安神色尴尬,莘雅馨也忍俊不禁。

  柳若安发动厚脸技能:“那么就来一壶花茶吧。”

  “花茶有茉莉的、月季的、菊花的……”

  :“停!将最香的拿来。”

  小二喊道:“好嘞,你等着,马上来。”

  莘雅馨下了床,伸了一个懒腰。宛若柳树一般。柳若安见状,顺势将她抱起来。

  “放开我。”莘雅馨挣扎着双腿。

  “没用的,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没人救你。”

  说时迟,那时快,店小二破门而入,将一壶新沏的茶水,放在桌子上:“客官,你的茶。”

  “放下茶壶,出去!”

  柳若安觉得大煞风景,店小二也很愧怍:“抱歉得紧,打扰了。”说完便化作风,没影了。

  莘雅馨喝了茶,神清气爽:“正好出去散步。”忽然又想到什么:“今天的单篇还没写。”

  柳若安低声道:“你是不是傻,你写了,交给谁去?”

  “也是哦。”她神色面露无奈,但旋即一亮,“那还是散步吧,散步回来好吃饭。”

  “还吃!”

  柳若安被她的饭量惊呆了。莘雅馨也是得意,不忘揶揄:“你养不起,可以走。”

  柳若安将莘雅馨压在坐上:“我不会走,但我告你一个很严肃的事。”

  “我在教室里听过了,我不想再听。”莘雅馨捂住耳朵,摇头。

  “两码事。”柳若安掰开莘雅馨的手指:“待会儿我们去镇长家吃饭,你要多吃,那样我可以省下半月的饭钱。”

  莘雅馨一瞪:“我偏不。”

  柳若安只是一笑,便将莘雅馨拽到镇长家。

  镇长家的房子很是气派,至少在镇上上是数一数二的。有看家护院的家丁,可以住下上百人的大房子。

  柳若安被家丁引到客厅,镇长穿着白袍,姗姗来迟。

  “柳少侠。”

  “伍镇长。”

  “幸会幸会。”

  两人客套一番,各自落座,又有童子奉上茶水。

  “伍镇长,什么事?”

  “我看重你的武艺,希望你能留下,借用你的武力,保卫这个镇子。”他说得直白,并不拐弯抹角。

  “银钱怎么算?”柳若安也不客气。

  “按年算,一年这个数。”他伸出三个手指头,好像是插柴禾的木叉子。

  “成交。”

  “爽快!”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跟着女神去穿越”,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