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自己的儿子叫出,详细介绍给柳若安。  他的儿子叫伍龙,是一个俊美的书生,身材瘦弱,并不很适合急行军带兵打仗。  “小生伍龙。”  “柳若安。”  但伍龙也没看他,看是看见莘雅馨。他眼前一亮,赞道:“姐姐啊美貌天仙。”  “谢谢您。”莘雅馨漫不经伍圆大笑,命人端来一盘银子:“这是二两,这算是诚意。似少侠的武艺,千金难聘。想想,还是赚了。”。...

  “但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先给点儿?”

  伍圆大笑,命人端来一盘银子:“这是二两,这算是诚意。似少侠的武艺,千金难聘。想想,还是赚了。”

  柳若安不贪多,只拿三块:“这些足矣,带多了不方便。”随手丢给莘雅馨,险些砸中她的鼻子。

  莘雅馨想打他,但有伍圆,只能忍着。

  “少侠想来饿了,我已经备好了饭菜。”

  柳若安漫不经心道:“好。”心里已经开始流口水。

  那一夜,柳若安吃得很饱。

  伍圆很高兴,将自己的儿子叫出来,介绍给柳若安。

  他的儿子叫伍龙,是一个俊秀的书生,身材单薄,并不适合行军打仗。

  “小生伍龙。”

  “柳若安。”

  但伍龙没有看他,看是看到莘雅馨。他眼前一亮,赞道:“姐姐真是貌美天仙。”

  “谢谢。”莘雅馨漫不经心的回答。

  “姐姐是哪里人?”

  莘雅馨瞥了柳若安一眼,不知如何回答。

  柳若安赶紧打圆场:“她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莘雅馨怒道:“你才是孙猴子呢。”虽然是生气,但到底解了围。

  伍龙笑道:“柳队长真是风趣。”

  “一般一般。”柳若安客气道。

  伍龙的眼睛又撇到莘雅馨的脸上,莘雅馨的脸色有些发红。

  柳若安生怕擦出火花来,赶紧向镇长告辞:“天色已晚,不再叨扰。只是,我住哪儿?”

  镇长拍拍脑袋:“我险些忘了。”

  镇长叫来一个仆人:“你将柳若安道了一声谢,莘雅馨也作揖告辞。

  伍龙站在台阶处,看着曼妙的背影,不尽赞叹:“好美。我娶定了。”

  他老爹给他泼了一盆冷水:“你没戏。”

  但伍龙豪情万丈道:“天下于我如囊中取物,何况区区一女子哉!”

  他回到屋里,取出一把锋利的宝剑,道:“我一定能做到。”

  微风吹过,撩起的他长长的秀发。走出院子,召集十几亲信家丁。

  备好马匹,带上干粮,朝着伍龙躬身一拜:“父亲大人。”

  “你这是。”

  “孩儿要走。六岁那年,孩儿便又囊括天下之心,如今见到她,更觉时间匆匆。”

  他一低头,掠过一缕长发,交给伍圆:“这事孩儿长发,父亲睹物思人,兴许能减少思念。”

  伍圆跟不上伍龙的节奏,只是问道:“儿子,你这是。”

  伍龙不再言语,上马,挥鞭,渐行渐远。

  家丁们一路狂奔:“少爷,你慢点儿!”但,两条腿毕竟跑不过四条腿。柳若安看到自己的房子的时候,不尽说了一个好字。

  莘雅馨却觉得不妙:“怎么只有一所房子?”

  “不正好么?”

  “好什么好!”莘雅馨开始发飙。

  柳若安拉着她的手,进去,将她按在床上:“这是你的床。”

  莘雅馨大笑:“这就是了,赶快搬走。”

  柳若安摇摇头:“搬走什么鬼?我要打地铺。”

  莘雅馨气呼呼道:“你!你欺负人!”

  “是你打了我一路好不好?”

  两人争吵着,将放外面的公鸡吵上了天。

  莘雅馨哭了,泪水落了一地。柳若安吓坏了,赶忙退步:“不要哭,我出去。”

  他只能到外面等待一宿,外面很冷,冻的他瑟瑟发抖。

  “冷不冷?”莘雅馨笑道。

  “要不你试试?”

  柳若安在地上蹦跶了几下,不然他真的会冻死。

  “你真是一实诚人。”她赞道。“以后你可以在屋里睡了。”

  “这么好?雅馨同学,你真是善解人意。”

  “那是。”她挺起小鼻子,颇为自豪道。

  两人正在说话,忽然跳过来一个人,穿着黑色的衣服,腰间挎着一个褡裢。

  朝着两人喊道:“谁是柳队长?”

  “我。”柳若安聚了一下手。顺带指了指莘雅馨:“这为是柳夫人。”

  “有急报。”他经知道。

  “什么急报?”

  “在不远处有一处巢穴,需要你率领士兵,前去浇灭。”

  柳若安一摇头:“我没有士兵。”

  “有的。”斥候一转身,身后便出现了几十个士兵,手里拿着长枪,木头的。

  “难道我拿着这个去打仗?”看着简陋的装备,柳若安不禁摇头。

  “那得看你的本事了。我的任务已完成,告辞。”头也不回,大步离去。

  “这人帅气,简直是个柳下惠。”

  柳若安一脸不快:“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你夸过我。”

  莘雅馨伸出食指,在柳若安眼前摇了摇,笑道:“帅不帅这件事,可不能论资排辈的。”

  柳若安走到士兵面前,衣冠不整,很是懒散,不由叹道:“这怎么能打胜仗?”

  “我们本来就是混日子的。”其中一个士兵说道。

  “对啊。”别的士兵也跟着应和。

  “明天要进攻敌人老巢,这样你们送命的。”柳若安十分关切道。

  士兵们一听,都是骇然:“真的?”柳若安点点头:“不会假。”

  士兵们炸窝了,纷纷将手中的兵器扔掉,把衣服脱掉,大骂:“骗人。”

  柳若安被搞糊涂了:“怎么回事?说来听听?”但士兵们不理他,边走边喊道:“骗人!怎么欺负老实人!”

  转眼间走的干干净净,一人不剩。只留下柳若安一个人。莘雅馨也要走,却被柳若安拽住胳膊:“你不能走,你走了,我就成了孤家寡人啦!”

  莘雅馨见他落魄,忍不住笑:“看你这样,我真是高兴。”

  柳若安一把将莘雅馨抓进怀里,莘雅馨花容失色,以为他又要故技重施。但没想到柳若安只是拍拍她的脸蛋:“看到你惊慌的样子,我也感到高兴。”

  莘雅馨抬起腿,狠狠地踩了一下柳若安的脚掌:“叫你乱说!”

  柳若安疼得单腿乱窜,一刻不闲。莘雅馨则坐在石凳上,看柳若安翩翩起舞。

  柳若安跳到了累了,也不管痛不痛,做到莘雅馨身边,攥紧莘雅馨的拳头:“簇兰镇的防卫力量,有待加强啊。”

  柳若安笑道:“还有更痛的。”

  说着将莘雅馨抱起来,走进屋子,关上门,一场好戏就要上演。

  莘雅馨有些惊慌,忐忑地问道:“你要做什么?”

  “摊牌。”柳若安很严肃地说道。

  “我不明白。”莘雅馨的脸色变了。

  “过几天,我就要率军进攻敌人巢穴,我可能会死。”他说的心痛。莘雅馨却不在意:“死就死吧。”

  柳若安跳得老高“你不能这么绝情。”

  “我对你根本没有情。”莘雅馨一脸刚毅。不容屈服。

  柳若安抱头懊丧:“看在我要死的份上,做我女朋友吧。”

  莘雅馨哼道:“想得美。”

  柳若安叹道:“那么我只好用强。”

  “你敢!”

  柳若安用手指蹭了蹭鼻尖,逼视着莘雅馨:“难道追你,比击破盗贼还难么?”

  “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莘雅馨引用古人的话反击。

  柳若安无比懊丧:“好吧,你赢了。”

  柳若安跳出房子,要找回自信。他一路小跑,找到仆人,顺藤摸瓜,找到镇长。

  镇长正在花园中赏花,嘴里哼着当地的曲调。猛一转头,背后却多出一个人,险些心脏骤停。

  等看清是柳若安,心中方才安稳下来。

  “原来是你,什么事?”镇长摸不安分的小心脏问道。

  “大事,非常严肃的事。关乎簇兰镇的生死存亡。”

  “长话短说。”镇长不客气的打断柳逸文说的话。

  “士兵们都跑了,因为害怕打仗。昨天的胜利,分明是一个侥幸。”柳若安一副洞察利弊的模样。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跟着女神去穿越”,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