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亲很多人都听过,但是见过的少,我来讲讲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你们就知道娃娃亲有多狗血了。  订娃娃亲的时候我才七八岁,男方我见过几回,锅盖头,长相憨厚,矮矮胖胖,整一傻小子...

  娃娃亲很多人都听过,但是见过的少,我来讲讲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你们就知道娃娃亲有多狗血了。

  订娃娃亲的时候我才七八岁,男方我见过几回,锅盖头,长相憨厚,矮矮胖胖,整一傻小子,后来听说这一家人出国了,时隔多年,我早就把这事抛到哇爪国去了,可前不久,我妈突然让我回家,说是订娃娃亲的那家人回来了。

  我叫夏天,今年23岁,二流艺术大学毕业,长相嘛,按现在的话来讲,典型的网红脸,身为新时代女性,我特反感这种旧社会的风气,都什么年代了还娃娃亲,你要说玩闪婚和相亲我都能理解,可娃娃亲就不一样啊,十几年没见过面,一见面就必须结婚,完全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我本想找个借口不回去,不过当我看了我妈发的男方照片以后,那借口顿时像卡在喉咙的鱼刺,怎么也吐不出来。

  照片里的男人穿着白色西装,身材高挺,颜值酷似吴彦祖,外企部门经理,有房有车,年薪五十万。

  尼玛,傻小子变身高富帅啊!

  当晚,我拉上闺蜜苏楠压阵,买了机票回家。不过有句话咋说来着,期望越大,失落就越大,我到家后深深体会了这句话。

  那家人确实回来了,儿子也确实长这样,不过前两天不幸出了车祸,当场丧命!

  刚才在飞机上,苏楠还开玩笑的一口一个富太叫我,这倒好,富太没当成,直接升级成未亡人。

  真他妈的衰...

  原本,人死了就死了,可我老妈却跟我说,这次我“婆家”千里迢迢从国外跑回来,就是为了办我和林伟的婚事!对了,林伟就是没娶我过门就出车祸死了的家伙。

  我当时瞪圆了眼睛看了我妈足足有二三十秒,极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她亲生女儿,是的话,怎么可能让我跟一个死人结婚?我妈叹息说:“也不算结婚,就是冥婚,走个过场,好让林伟风光下葬。”

  冥婚这个词很刺耳,我在网上见过不少这样的荒唐新闻,可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当即就跟我妈说不可能!

  卧槽,我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青年,不说黄花大闺女吧,好歹也是风华正茂,追求者双手数不过来的美少女,让我跟死人冥婚,那以后还怎么嫁人?

  任由我妈把冥婚说的多简单多随意,我都一个劲的摇头,嫁人是女人第二次投胎,一旦选错,这辈子毁了都有可能!看看那些打过胎的可怜女人都被长舌妇讲成肚子里死过人,不吉利,我要真和一个死人冥婚,指不定以后别人怎么背地里说我,光想想,我都感觉浑身难受,好像被无数只蚂蚁趴似得!

  见我如此决绝,一直坐在沙发上沉静在悲伤中的林伟父母,突然起身跪在我面前,林伟妈哭的泣不成声,说:“伟伟这孩子命苦,走的早,把你一个人丢下了,我们做父母没什么可以为他做的,唯一希望的就是他能结一次婚,好下地狱,来世再做人。”

  我和苏楠连忙把林伟父母搀扶起来,说实话,同为女人,我看她哭的这么伤心,心里也莫名的开始难过,白发人送黑发人,不管在任何一个家庭,都是致命的打击,更何况他们家还就林伟这么一个独子在,如今一走,二老膝下连个送终的人都没了...

  可尽管这样,我也把自己后半辈子当成儿戏啊!

  就这会,作为我闺蜜的苏楠很机智的问了一句:“阿姨,我看你们家也不差钱,为什么不花一点钱,买个女人回来跟你儿子冥婚呢?虽然这么做对其她人不公平,但是买卖的事讲究你情我愿,总比为难天天来的好吧?”

  我眼睛一亮,这办法好!

  来不及为苏楠点赞,林伟妈就说道:“你说的这个,我们不是没想过,可是林伟不能跟别的女人冥婚,因为他和天天小时候订过娃娃亲,那么长大以后就必须娶她,要不然你说,天天这么一个好姑娘,我们也不忍心委屈她啊。”

  说着,林伟妈嚎的更厉害了,甚至隐隐有晕厥的迹象。

  我咬着嘴唇,万分纠结,这时候林伟爸抓住我的手,老泪纵横道:“天天,林伟这孩子和你订了娃娃亲,那我们就是一家人,我也算是你公公,本来,人死不能复生,我们也不想厚着脸皮过来拖累你,可我有个懂行的朋友说,林伟要是没跟你有这么一出,那死了冥不冥婚都不要紧,可订了婚,还没结婚就死了,天理不容啊,下了地狱生生世世都要做畜生,没办法为人,你说我们做父母的听到这样的话,能怎么办啊...”

  还有这么一说?

  难怪之前林伟妈说什么冥婚,好下地狱,来世再做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冥婚:色鬼老公,你走开”,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阅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