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七彩蟾蜍

阳光曝晒,玩耍嬉戏于户外吧。  这炙天之下,徐柳随着暖风,有心无力缓甩柳枝。青草亦是借着余风,草叶间偶然轻轻上下浮动。那河水低缓顺流而下,不时荡出几道细细地波纹。到处景色,互相交相辉映,尤显一股慵散之意,好是让人提不起精神!  淡草稀花之处,几个孩童嬉皮笑脸,互炎阳炙肤,至人气烦心燥。巧于六月,已然这般灼热难耐。倘若至于七八月份之后,那还了得?这般炎热,常人见其择避,街道行人甚少,谁也不愿暴晒户外。唯独身负要紧之事,才会无奈出门。想也只有天性贪玩的孩童,才会不顾日晒,玩耍于户外吧。。...

仙之

推荐指数:10分

《仙之》在线阅读

  第一章七彩蟾蜍

  (看此文,请先调节好心情,以便于入境。呵呵,玩笑话罢了!此文,每天一更,但每次更新绝对不下6000字。有时间,上10000字也不奇怪!喜欢请收藏,推荐!那么,请阅文……)

  炎阳炙肤,至人气烦心燥。巧于六月,已然这般灼热难耐。倘若至于七八月份之后,那还了得?这般炎热,常人见其择避,街道行人甚少,谁也不愿暴晒户外。唯独身负要紧之事,才会无奈出门。想也只有天性贪玩的孩童,才会不顾日晒,玩耍于户外吧。

  这炙天之下,徐柳随着暖风,无力缓甩柳枝。青草亦是借着余风,草叶间偶然微微浮动。那河水平缓顺流,时不时荡起几道细细波纹。四处景色,相互辉映,尤显一股慵懒之意,好是让人提不起精神!

  淡草稀花之处,几个孩童嬉皮笑脸,互相追打。本该突显慵懒的夏意,却是被这几张天真无邪的笑脸瓦解了。再看那徐柳,再瞧那青草,再望那河水,已然不再那么疲软无力,皆是因为那些孩童。

  数来一眼,是为五名孩童,猜想年纪不过八九。身着衣衫并不相同,四个衣衫普通,中间那个衣衫显得华贵。四名孩童,便是围绕着中间那名孩童。这些孩童两人手持几把鱼竿,两人手提小木桶。中间那孩童,双手空空,一副傲骨的样子,大摇大摆,走在最前面。大家皆是向那小河走去。

  另外不远处,还有两名孩童,年纪应该与那五名孩童相差不多。一个衣衫华贵,一个衣衫平凡。与先前不为所同,这边两名孩童各自持着鱼竿,各自提着木头。一路有说有笑,特别是那华贵的孩童,一张大嘴稀里哗啦,说个不停。另外一孩童,便是时不时对上几句。可还未挤出几个字,那华贵孩童,便是打断话,又自个大说一通起来。当下,另一孩童,只好闭嘴继听,懒得和对方争话。

  这衣着平凡的孩童,料想不超过九岁,可却是一脸老成的样子。并不说那相貌老成,而是这孩童眉宇神色之间,透出一股老家子气。好似一位年纪十四五岁一般的神情。细眼瞧上,才见那孩童衣衫多处缝补。这些缝补口也不好注意,一针一线之间连接得恰到好处。想必其娘亲手艺超群。

  这一直嘴不遮拦的孩童,名为闻玉空。“玉”意为富贵俊朗,“空”意为心静神怡。可这些恰恰与这孩童不符,反而意思相反去了。除了那富贵二字,说的过去。其他皆是说不过去。

  那衣衫普通平凡的孩童,名为赵天。字如其意,并没有多大意思。其母亲只是希望孩子能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故名其为“天”。赵天从娘亲口中得知,知道家父英年早逝,从小皆是靠娘亲一手拉扯到大,对娘亲感激不尽,甚是听娘亲的话。家里生活衣食,依靠那针线活,勉强糊口。生活过得不大容易,这赵天才会这么小,就如此老成懂事。

  赵天闻玉空,步行了半响,两人瞧见远处那五名孩童。闻玉空一手拉近了赵天,也没注意手中的鱼竿会不会打到同伴额头,依耳碎语“我昨夜在家筹备了一晚上,今天定是能赢他们!你放心吧!我有妙招!”

  赵天半信半疑,料想这闻玉空又要耍什么花样!听罢也是不语,两人继续走近那五名孩童。

  远处,一孩童叫了一声,“看!‘玉空帮’来了!”其余孩童听见,一齐转头望去。

  这“玉空帮”,便是闻玉空自己立的一个帮派。童言无忌,这“玉空帮”之中,帮主自然便是闻玉空,而副帮主,是赵天。其余再无他人……

  但孩童之间话语,互相当真,自然是承认了那“玉空帮”的存在。

  既然有了“玉空帮”,那五名孩童定也会自取个帮派名字,为“五虎侠”。

  两队孩童,互相逼近。面面相觑,神情凝重。好似真有两处帮派大战一般,若是叫寻常成人看见了,定会觉得这些小鬼滑稽可笑。可孩童终究是孩童,对这次“钓鱼比试”看得甚重。即便是一向老成的赵天,也不禁认真了起来,他毕竟也还是个八九岁的孩童罢了。

  自于家中,也见过长辈之间对客对友,这些孩童亦是见样学样。那五名孩童中间,那衣着显华贵的孩童,上前一步站了出来,拱手行了个江湖礼貌,严肃道“久仰‘玉空帮’大名,今日两派切磋钓鱼,点到即止,莫伤了和气!”

  果不其然,那闻玉空相当之配合,鼓足气道“周峰大侠说的甚是,大家点到即止!”

  那五名孩童之首,名为周峰。是城中有钱人家独子,从小受尽宠溺。

  赵天在旁,心里暗自嘀咕,“这钓鱼之事,哪来点到即止?”

  “亮兵器吧!闻帮主!”周峰忽道。

  闻玉空还未反应过来,暗琢磨,“什么兵器?”念头未断,突然恍然大悟,“对对对,是那鱼竿!”当下,连忙抬起了鱼竿,道“请~!”

  周峰见此,很是满意。亦是拿起了鱼竿,与闻玉空一齐并步走向小河边。还未走上几步,远边突然传来一阵苍老笑声,“哈哈哈哈,好一个‘兵器’!果真是童言无忌呐,童言无忌,哈哈哈!!”

  那笑声来的过为突然,众孩童心头一惊,连忙顺声望去,见到一灰色衣着的老人。那老者蹲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背对着众孩童,起手抬着鱼竿,亦是在钓鱼了。

  孩童见那老头手中“鱼竿”,是为一根粗长的树枝代替。那粗长树枝的细小分枝皆是被利器砍尽。末梢系着一根红绳,当做了鱼线。周峰显得好奇,上前问道“老爷爷,你买不起鱼竿么?怎用树枝红绳代替了?”

  那老者笑而不答,只是低沉一句“小娃娃,你们避远一些。免得危及性命。”

  这河边钓鱼,怎说得会有性命之忧?众孩童个个相觑不解,定眼一瞧,见那老者出来钓鱼,连一装鱼的木水桶都没有。就算掉到鱼了,还不是只好放鱼归河?怎带得走?再细一眼,又见那老者身边鼓起一处泥沙堆成的小土堡,结结实实。这泥堡之中,硬压着几只小虫。走近一看,原来是几只黑色蜈蚣。那几只蜈蚣,扭转虫身,千足抓爬,却是怎也钻不出那泥堡。

  自小听家里爹娘说过,蜈蚣有毒,还是少碰为妙。孩童见此,只敢站在那老者身边,不敢贴近,怕那泥堡里的蜈蚣万一钻了出来,咬着自己,怎办?

  不料,那闻玉空,却是笑脸小跑,贴近了那些小虫。蹲身拾起一根小树枝,这树枝定是那根粗干上砍下来的。闻玉空正欲用树枝挑起蜈蚣,忽然又一根树枝迅速挡了开来。抬头一望,原来是那老爷爷。这次见老者转脸,见得了面容。老者笑脸和蔼,一脸血气充足,皱纹更是寻不见。若不是见着那一头白发,哪还猜得出一位年迈老者?

  听那老者道,“小娃娃,你不怕吗?这虫子可是有毒的。”

  闻玉空,单手拍拍胸部,撅嘴笑道“我闻玉空天不怕,地不怕!哪会怕这些小虫!我要捉几只,回去养着玩!”说罢,又欲挑起树枝。不料,又被老者拦下。那白发老者,口中自语碎念“玉空?”,转眉提声,“你叫‘闻玉空’?”

  闻玉空点头,那老者,道“今年应该九岁了?”说罢,老者叹气感慨道“时间过得真快呐,一转眼就快十年了……”

  闻玉空新奇,这老爷爷怎知道自己九岁?未多想,那老者继道“没想到我这一别面,就是近十年,再一下山,你已经这般模样了。只记得当年,你还是一个衣裹中的婴儿呐,哈哈哈!”

  “你认识我?”闻玉空张大眼,问道。

  老者依旧那般慈笑,道“不仅知道你,我和你爹也算世交故人呐……你这名字,还是我帮你起的。”

  “真的啊!?”闻玉空,乐道“我听爹爹说过老爷爷你!对对对,爹说我的名字就是老爷爷你起的!”

  老者缓笑点头,暗自寻思片刻,瞧了一眼闻玉空身后那些孩童,转眼对闻玉空问道“老夫记得,当年还有一男孩儿,与你同年而生,只比你小上一月。”

  闻玉空转身几步,伸手拉住了赵天,笑道“是他!我俩情同手足,是好兄弟!”

  老者打量了赵天几眼,默声不语,不知寻思什么。

  闻玉空又对老者,问道“老爷爷,你叫什么名字!我爹爹和我说过,你叫‘念’什么来的?只是我忘了!”

  这晚辈对长辈如此说话,甚是无礼。但那老者也满不在乎,只觉得小娃娃有趣的紧,笑答“无念。”

  “对对!无念前辈!”闻玉空,这样对着前辈大呼小叫,要是被家父见着了,还不就地“屁股开花”?这无念前辈,可是闻玉空家父的师父。当然,这些闻玉空还不知。

  赵天心思敏锐,见无念前辈在此,虽似在钓鱼,其实不然,想罢,便是低声问道“无念前辈,请问你在此干什么呢?”

  其余孩童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这傻蛋!老爷爷在钓鱼啊!你瞎眼了啊!哈哈哈!”

  无念面无改色,依然笑着,但心中却暗想“这孩童不过亦是九岁,却比其余孩童聪明的多。性子也沉稳的多。”无念对着赵天,并未回答,反而问话“小娃娃,你叫什名字?”

  赵天,答“赵天。”

  老者“嗯?”了一声,道“你怎跟你娘亲姓‘赵’?”

  赵天一愣,这老爷爷怎知道我娘亲也姓“赵”?但随之一想,“这老爷爷也知道闻玉空的名字,知道自己娘亲姓‘赵’,也不算奇怪了。”但娘亲从未对自己多提起父亲的事,自己亦是不知道,为何跟了娘亲姓“赵”。当下,赵天只好摇头不语。

  那无念叹气,也不问了。

  赵天见老者见多识广,说不定也知道父亲的事情,便追问道“老爷爷,你可知道我爹爹的事情?”

  无念看了一眼闻玉空,又转眼愣望着赵天,不知如何作答。只好摇头,避开话题,“你刚才是想知道,我在干什么吗?”

  赵天果真是被引入了话语,连连点头,好是好奇。闻玉空也是想知道,这小小蜈蚣,究竟钓什么大鱼?

  老者一只手自始至终没有松开过那“鱼竿”,另一手指了河面,沉声缓气,道“我在钓一只‘七彩蟾蜍’。”

  众孩童听此,欢声乐呼,“蟾蜍哪会生长在水里呐?哈哈,老爷爷你开什么玩笑!”

  赵天却是转身盯了那些孩童一眼,随之转身对着老者,问道“老爷爷,你说的蟾蜍,可是全身七彩斑斓,体型有普通蟾蜍三倍大小?”

  无念前辈微微挑眉,“咦,你见过?”

  赵天点头,“我那天走在河边,见到一只浑身色彩艳丽的东西,一跃飞出数丈之远,跳入了这河水之中。那时是黑夜,我还不知是一只蟾蜍。现在听老爷爷你这么一说,我便是猜想过去。”

  无念听罢,锁眉瞪眼,神色严肃,自语道“那看来传闻不假,这‘七彩蟾蜍’真是藏入了那河水之中。”念头一霎间闪过,无念急道“你们快快离去,这‘七彩蟾蜍’奇毒无比!若是真的躲进了这河水之中,万一跳了出来,我也不好护着你们。”

  孩童们在催促之下,有些慌了手脚,虽是不知这‘七彩蟾蜍’有多厉害。但见这老爷爷神色严谨,当下也感事态严重。抓紧了手中鱼竿水桶,急忙转身逃跑。一哄而乱之余,赵天,闻玉空,周峰三人却有条有序,并未转身就跑。提着水桶鱼竿,几步一回头,见那老者挥手示意快走。

  三人没走出多远,赵天背身喊道“老爷爷,你也快走吧!”说罢,望向了那老者。

  闻玉空拍向赵天肩膀,笑说“义弟,你放心!我爹爹说过,那前辈会仙法的!”

  一闻见“义弟”二字,赵天纳闷的紧,转身问道“我哪时候成了你义弟了!”

  闻玉空却是正经般般,严正道“我筹划好了,今年我们九岁,明年就要十岁了。十岁就可以入那仙派,做一名外门弟子。我想在之前,我俩先结义为兄!这样进了那仙派,也算有个名头!然后再招揽一些小弟!壮大我们‘玉空帮’!哈哈!”

  赵天一脸苦闷,暗想,“谁要和你建什么‘玉空帮’了!”

  身旁的周峰,见到昔日的“五虎侠”逃窜的那么快,觉得失了面子。一听这闻玉空要建帮派,料想自己明年也要十岁了,不如就加入这“玉空帮”!一齐入了仙派之后,也有人照应!免得被欺负!但,若是要闻玉空收纳自己,自己也不能太低声下气,也要做一个副帮主!想罢,便是道“闻帮主!”

  闻玉空听见周峰这般叫唤自己,觉得好是耐听!提声正脸,道“周大侠!何事?”

  赵天不大爱理会,转身望去那老者位置,心中难免有些担忧,这老人家已经这般年纪,没有八十,也有七九了。若是那毒物跳了出来,那老人家应付不过,怎办?!

  那闻玉空与周峰聊的兴起,早已是忘了“七彩蟾蜍”的事情,闻玉空听见周峰要弃“五虎侠”,投身“玉空帮”,心下甚是欢喜。多一人,多一份力量。这成人眼中的玩笑事,在这几个孩童眼中,却甚是重要。

  几番商量,周峰顺利坐上了“副帮主”的位置。闻玉空本是要周峰做一个“三帮主”,周峰自然是不同意!口齿伶俐,花言巧语之下,那周峰还是与赵天平起平坐,当上了“副帮主”。

  两人正聊得欢快,早忘了改“逃跑”的事情,忽然听见赵天,失声大喊“跳出来了!!”

  此时三人已经漫步走远了一些,其余孩童早没见了踪影。但一眼望去,还是能见着老者。望得不怎清楚,只能瞧见一只七彩斑斓的东西,被倒挂在了“红色鱼线”之下!

  难怪说赵天会以为蟾蜍跳了出来,原来是离得远,瞧不清楚那红绳,远望去,确实像跳了起来!实际是被老者用黑色蜈蚣引诱了出来!

  见那七彩蟾蜍停在空中不动,赵天亦是反应了过来,这下才放下了心。闻玉空见那七彩蟾蜍,心下甚是好奇,自语“那蟾蜍也没怎厉害啊!你们看!就跟钓鱼一般,被钓了上来!”说罢,便是要返回河岸,去瞧瞧新鲜!

  周峰自小受尽长辈溺爱,性子自傲,见闻玉空一点也不害怕。自己可不能输给了对方,什么害怕,什么担心,全部一扫而空!起步跟了上去。

  赵天愣在原地,回过神,见到他们两人已经走了回去,心下一股着急由然而生,想着前辈说的话,定是不假!千万不能胡来!念此,急步冲了上去,喊道“快回来!老爷爷说了,叫我们快走的!”

  闻玉空一回头,见到赵天慌急的神色,心中一惊!往日少见赵天这般神情,当下不住停下了脚步,待赵天追上来。

  赵天一走进,周峰却是先出口“你怕啦!”

  赵天哪里有时间理会,伸手抓住二人的胳膊,就想往回拉。

  周峰一气,喝道“你撒手!”用力甩开了赵天。

  赵天,神色焦灼,“那夜,我见过那蟾蜍,身子速度甚快!我们过去,肯定躲不开的!”

  闻玉空没有甩开赵天的手,愣神望着赵天,本想上前一瞧,但赵天如此反常,此时也不知该不该过去。

  举放不定之时,周峰道“胆小鬼!”

  赵天毕竟孩童,孩童最忌讳别人叫自己胆小鬼,当下回声“你才胆小鬼!”

  “好!”周峰笑道“你不是胆小鬼,就跟我们一起回去!”周峰说罢,拉住了闻玉空的胳膊,道“闻帮主!我们走!”

  闻玉空被这么一称呼,心想也对!自己身为一帮之主,不能做一个“胆小鬼”!何况自己从来就甚“大胆”!要是这下回去了,定会被周峰耻笑,自己万不可输给了周峰!想罢,便是喝道“走!”松开了赵天的手,反手拉住了赵天,又道“你们是我‘玉空帮’的副帮主!帮主去哪,副帮主就得跟哪!”

  闻玉空伸手一拉,却是没拉动赵天,心下再不顾及什么往常,觉得赵天真的有些胆小!一气之下,道“算了!周副帮主,我们先走!”松开赵天,大步走了回去!

  周峰回头瞪了一眼赵天,暗骂道“胆小鬼!”摆了一副鬼脸,也随着闻玉空走了。

  赵天回想到娘亲说过,大丈夫要有情有义,绝不能抛弃亲人,兄弟!不多想,一横心咬牙,小跑跟了上去!闻玉空听见身后脚步跟来,心中一喜,但却不回头,故意放慢了脚步。

  待赵天跟上,闻玉空笑道“我就知道,你不是胆小鬼!”

  三孩童,齐步走向了河岸,瞧见那老者,一手两指并拢,发出淡淡青光!单指着那只“七彩蟾蜍”,那蟾蜍被这么一指,却是动也不动!四肢僵直张开,好似死了一般。三孩童见此,欣喜万分,好是奇妙!更加快步跑了过去!

  闻玉空边跑边喊“无念老爷爷,你真的会仙法啊!!”

  那老者全神贯注运法定住那毒物,不料被这么一喊,走了神。回头一望,怎还是那些孩童!不是说过叫他们走远的吗?!这一念走神,七彩蟾蜍乘机甩开了红绳,欲跃入河中!那老者反应甚快,知道自己错手了!当下再次运法,大喝一声,一片淡淡蓝光拂过河面!霎时覆盖了一大片河流!

  那七彩蟾蜍一跃撞上了河面,被那青光给挡了下来!但那毒物机灵的很,四肢猛力登起,跃出数丈之高,这一起一落,速度超乎老者意料之外!无念心头大惊,连忙撒开手中“鱼竿”,快步跟了上去!又是一道仙法袭过河面,再次把那蟾蜍挡了下来!那无念前辈,就是徒步站在了河面上的那片蓝光之上!

  闻玉空大呼大跳,“哦~哦~!抓住咯!抓住咯!老爷爷仙法厉害!”

  周峰见此,也跟着起哄!手舞足蹈!

  老者却是一丝一毫也不敢怠慢,没有理会身边孩童,屏气凝神,死死盯着那七彩蟾蜍。

  这蓝光形成的屏障,坚硬无比,似如刚墙一般!七彩蟾蜍硬生生撞在这蓝光之上两次,显得疲软下来!侧身翻到在蓝光上,不动了。

  老者缓步集神,走向那七彩蟾蜍,三孩童见此,亦是跟了上去。不料那老者忽然,大声喝道“别过来,这毒物狡猾得紧!”

  被这么一喝,三孩童停了下来,愣住了。欢笑之声,立马顿了气。只敢站在原地,一望究竟。

  老者缓步走近那蟾蜍,虽是见其纹丝不动,似死了一般。但老者还是运气仙法,四面八方,又出现面蓝光铁墙!急速向七彩蟾蜍的位置,包围了下来。

  那蟾蜍果真没死,见到这八方蓝光,立马跳起了身子,四肢全力登起!这速度比先前,还快上了几倍!一身从那八方蓝光间隙之间,跃了出去!

  老者暗叹不妙,连忙掉转方向,想困住那毒物,可惜速度慢上了几分,再加上自己不料这毒物速度竟是这般之快,又让它给跑了出去!

  天空立马再现几面蓝光,“当当”几响,却是一面也没有困住那七彩蟾蜍,那毒物借着蓝光之墙,几次借力反力,速度更快上了几分!忽一急转,如离弦之箭般速度,冲向了无念前辈!

  无念前辈,虽是说不容易困住那毒物,但若是要防身,当然不在话下!无念前辈见此,冷哼一声,定想,“这次一定不能让你这畜生逃走!毒害天下无辜!”抬手一挥,一半圆形蓝光挡在了面前,示意想包裹住那蟾蜍!

  不料!七彩蟾蜍,一张大口,急射出一条鲜红舌头!这长舌,至少有两丈之长!“啪”的一声,打在了那半圆形蓝光上,一伸一缩,借助弹力,那蟾蜍反弹了回去,踏在另一处蓝光之墙上,又是猛转身,越像侧边。朝着三孩童方向笔直飞去!

  老者惊恐上心,怎能让它伤害到小娃娃!飞身一登脚,亦是朝三孩童飞了过去!那蟾蜍自然是斗不过无念仙道!但若使上这般诡计,当然是可以让自己逃过一劫!这畜生还真是灵性非凡!

  老者身子飞在半空,料想是追不上那蟾蜍了,当下猛抬单手,一道剑气闪过,欲杀了那七彩蟾蜍。本是只想活捉,用其炼药,眼下情况紧迫,事关人命,只好杀了这畜生!

  七彩蟾蜍本性狡猾得紧,霎时扭转蟾身,一条长舌从大口中弹射出去,对准的是无念老者!

  无念前辈一心只想救下三孩童,根本没想到这蟾蜍竟是对准了自己而来!一个不及,那血红长舌,直接刺入了无念的肩膀!还未停下,又是一转借力弹开,欲转身逃开!

  三孩童见到前辈被伤,根本没时间反应,那蟾蜍又对着自己冲了过来。手忙脚乱之余,闻玉空只能知道老爷爷受伤了,一怒之下,忽然张开双手!大喝“抓住他!!”

  周峰哪敢张开手?眼下是逃都不知道该如何逃开!慌了手脚,连忙蹲下身子,抱住后脑,身子发抖,差点欲哭了出来!

  赵天见闻玉空这般举动,“傻蛋”二字,闪过心头,没时间多话!纵身一跃,想扑到闻玉空,免得闻玉空被误伤!

  七彩蟾蜍,本只是逃跑,但见闻玉空伸手,想要抓住自己!便是伸出四肢爪子,冲向了闻玉空!

  闻玉空见到速度甚快的蟾蜍飞来,却是毫无退避之意,怒眼瞪着这七彩蟾蜍笔直飞来!突然,身子被一人纵身扑了过来!闻玉空没站稳,脚下一空,直接被扑倒了!那七彩蟾蜍顺势,利爪抓向闻玉空的头部,但没抓着闻玉空,却是抓在了赵天的手腕上!赵天一手护着闻玉空的脸上,只感觉手腕一疼,登时整个手腕以下都没了知觉!麻痹感觉又忽然顺着伤口处,沿着手臂,串上了肩膀!

  情况紧迫,赵天突然感觉肩膀,被人点上了两下!两道青光闪过,抬头一望,才知是那无念前辈!再回头感觉,这麻痹感觉果然是停了下来,被掐在了右边肩膀以下!但整条右臂,已经失去了知觉,瘫软垂在身前。

  回头一望,见那无念老者面容惨白,毫无血色,得知亦是中了蟾毒。且伤口还是比赵天更深,位于肩膀处,不知这老爷爷是怎么坚持住的!

  得知暂时止住了赵天的毒血蔓延,无念老者松了口气,但这精神一松懈,登时整个身子无力感袭来!险些没站稳,差点倒了下去,这七彩蟾蜍的毒血非同小可!老者定了下元气,运法困住毒血,旁坐在地上,低沉沙哑道“玉空……快……快去叫你爹爹来!”说完,老者身子青光淡淡升起,闭目不再多语。

  闻玉空不敢多问,站起身子,张望四周,再也见不着那七彩蟾蜍,望了赵天一眼,心头一凉,眼眶登时红了,憋着泪水,转身跑了,去找爹爹!

  周峰,跟在闻玉空后面,哭喊着,“等,等等我!”

  赵天跪坐在地上,忍着痛苦,单手撑着身子,右手垂在了地上。虽是不再如先前那般剧烈麻痹,但亦是能感到一股热血掐在了肩头,又痒又疼!扯开衣服,见得整个肩膀已经红肿发黑了起来!忽一阵剧痛,赵天年纪尚小,当时就痛昏了过去……

  码字不少,请收藏,推荐,你们懂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仙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