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一年之后

眉样子,心中暗起惜怜,却笑道“苦吗?”  赵天摇摇头说起声调“嗯”了一声,笑露小白牙,道“不苦,早喝养成啦!”  因为身上顽毒没办法除尽,赵天一年以来,吃尽苦头了苦药。每天晨,晚,各服药一次。体内毒素比无念前辈预料的要非常严重,按这般迅速蔓延的速度,恐赵月荷捧着小瓷碗,走进几步,朝瓷碗吹了几口气,道“来,先把药喝了。”。...

仙之

推荐指数:10分

《仙之》在线阅读

  “娘,我东西收拾好了。”一孩童衣着朴素,面目清秀。右边衣袖之中,还穿着一紧身内袖。长度直至手掌,将五指全紧紧包裹住。似一副连袖的黑色手套。他是赵天,已经十岁了。其转身笑脸,面对着娘亲,赵月荷。

  赵月荷捧着小瓷碗,走进几步,朝瓷碗吹了几口气,道“来,先把药喝了。”

  “嗯。”赵天放下包袱,接过小瓷碗,咕噜咕噜几口,一气喝完苦药。吐了口气,苦味回舌,不禁皱起小眉毛,样子极为可爱。

  赵月荷见其皱眉样子,心中暗起惜怜,却是笑道“苦吗?”

  赵天摇头提起声调“嗯”了一声,笑露小白牙,道“不苦,早喝习惯啦!”

  因为身上顽毒没法除尽,赵天一年以来,吃尽了苦药。每日晨,晚,各服用一次。体内毒素比无念前辈预想的要严重,按这般蔓延的速度,恐怕不出三年,就要丧命。请便城中大小郎中,皆是摇头叹气,没法施救。闻正文答应过无念,要尽力救下赵天。这一年,便是跑遍半个省区,但终归没法找到救治的办法。唯一仅剩下的良策,就是拖延体内毒素的扩散蔓延,争取更多的时间,寻求解救的办法。虽然这是无奈之举,但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法了。闻正文离开本城一年之久,今日会回来见赵天一面,也是要带自己儿子入烟云门,成为烟云门外门弟子。

  赵天如无念前辈所说,被闻正文收为了义子。即便赵月荷不同意,但出于师命难违,赵月荷还是咬牙同意了。所有解毒药材,皆是闻正文于城外边,通人寄送回来。五花八门,千奇百怪之药,数数算来,赵天至少服用过了上百种药材。闻正文也是担心赵天幼小身子,怕其顶不住药材的副作用,熟话说,药于七分效,三分毒。这几年找寻的药材成分,皆是选副作用最小的一些。

  赵天小小年纪,心坚不怨艰,志强不怕难,什么千百苦药,不二话,全部一口气喝下去。足足一年,都是这么走过来的,对一个仅仅十岁的男孩儿来说,实为不易。

  同于这一年之后,烟云门如期举行弟子选拔,按修仙资质定夺“内外”门弟子。

  “娘,我去义父那儿啦,今天他也回来了!”赵天话语间,显出一丝喜兴之气。

  赵月荷自然看得出,略扭细眉,一缕神色忽闪而过,却是终被柔声笑脸替代,轻声道来“嗯,去吧。娘事情还多着呢,今天……”赵月荷忽顿声,不知如何道来,心忍疼痛,强声续道“今天,娘就不去送你啦……”赵月荷意想避开闻正文,借出此话,纯为借口措辞罢了。心中虽是不忍,却已然这般道出了口。

  赵天一想能见到义父,本是真心欢喜,不料娘亲如此说来,不禁心往低沉。但其年幼却懂事,亦是忍色强颜道“好,孩儿知道。娘,你放心,我会听义父的话的。”赵天自是不明白,为何隐约之间,总能感到娘亲与义父的难言之情。自己说不出,明不白,讲不出是什么情感。毕竟年仅十岁,这男女之间爱恨纠缠之事,他哪会懂得?

  赵天纯真笑脸正对着娘亲,一手背起包袱,双手抓紧,道“那,那孩儿走了,娘你保重!”说罢,步伐小碎,走出门。单脚迈出低浅门槛,不住回头望了娘亲一眼。又是一脸纯笑,“嘿嘿”一声,再不回头,走远而去。他只是想再望一眼,这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罢了……

  行于街道人群之中,异样目光咄咄缠身,赵天不顾他人目光,低头快步前行。无念舍命救童之事,早已传得飞扬。人繁语杂,说什么的都有。不少人猜测,“赵月荷这人女,与闻正文定有私情,料想这孩童,也是个野种!”一人得知,十传百,纷语众说,不相为同的言论,在这一年间,也是闹了开来。路人不敢明谈,只敢低声碎语,说来也是怕那“闻家”势力。但这一切,赵天只能独自承受。闭耳勿闻之余,赵天越跑越快,已然消失在车水龙马之中……

  城门之外,一辆红漆马车,缓缓驶向城内。垂帘覆盖车窗,绿竹砌作车棚,前车门丝绸随马车晃动,隐约透着一男人的身影。马车显得富贵,但不难看出已经陈旧了一些。更是有多处磕碰,尽是道痕残迹。那拴马之鞍于后的两根长木头,似新装上的。显然是因骏马长久奔跑,震坏了那两根木棍。马车行了一会儿,车帘子被一干净大手掀开,里边探出一阳刚俊俏面容,是那闻正文。

  另一幕,赵天已入了闻家之中。刚一踏进内门,忽见一孩童大步跑出来,大声欢喊“弟弟!!你来啦!”

  赵天,本欲相迎而上,但见其来势凶猛,似想给自己一个大力拥抱。不免一愣,想侧身躲开。不料,刚离出不到两步,就已经被这孩童紧紧抱住!

  “好弟弟,好弟弟!久违不见,大哥好是思念你!”出口的便是闻玉空。

  这闻玉空甚是喜欢扮演“大哥”一角,整日没完没了,不是“大哥”,就是“好弟弟”得。起初赵天还是能受之,但久而久之,不住觉得好是肉麻。自己叫不出口,便是只好任由这“大哥”摆布,自己不做声便罢。回头一想,自己也忘了,究竟何时,已真心认其作为了“大哥”。只是面子上过不去,不愿意承认罢了。

  于心欢言几句,赵天放下包袱,与闻玉空至一边玩耍而去。待闻正文回来,就能起程踏往云渺峰之下,入烟云门内外弟子选拔之会。

  时往如梭,见得了闻正文。赵天自小寻不见亲爹,对这义父,便是找回了几许父爱。见得义父归来,亦是如闻正文一般,心欢情喜。聊言了许久,两孩童静静坐着,听闻正文道来这一年来的故事,听得入神,思绪偏偏飞舞。

  闻正文又道出一件事,此事于常人眼中,微如牛毛,但,却是让赵天眉开眼笑。原来是那苦药不再为苦水,全被制成了小粒红色药丸。虽还是带有涩苦之味,但已能一口吞下,便可少几许良药之苦。

  话说回来,这一年之期的“内外”修仙弟子定夺。多数父母,只是愿想自己亲子入了外门弟子就好。尤其富贵之家,更是不愿自己孩子去入派修仙。一来,不愿孩子吃苦,二来,不愿孩子远离自己身边。但若是说入为“外门弟子”,那就另当别论。多数仙派是不传“外门弟子”仙法异术的,只授其一些强身健体的拳脚功夫。

  于此,那些父母便是只想亲子入了“外门”,练练拳脚,强健体魄。这样一来,不用吃多大的苦,还是让孩子磨练意志一番。当然,也有完全就避开这入门修身之事的家属,一点也不愿意孩子受苦。闻正文当年亦是一名外门弟子,时隔数年,自己也还是只愿亲子入了“外门”便是。但对于赵天这个义子,闻正文却是望其能入“内门”。不是闻正文偏情重亲,而是他希望,能够多一丝希望,多一丝解救义子的希望……仙派奇门幻术之多,说不定,真会有瓦解蟾毒之法!

  时隔正午之后,于烈日最炎热之时。烟云门摆下“内外”弟子选拔之台,云妙峰之下,众多成人与孩童。年龄参差有差,孩童最长龄过不了十八岁。多半是几年没有选上“内门”,亲属心有不甘,再带其来选拔。想这十岁便可参选之期,竟是有八年都未选上,从一十岁孩童,成长至十八岁成人,发了足足八年时间,就只为了成为“内门”弟子。可想这“内门”之子,有多艰难。也可道人各有志,会有人视“内门”为粪土,即便是“外门”,都不愿参选。自然就会有人,视“内门”为金命,发了足足八年,也不愿意放弃。怎能区区一个“外门”打发自己?定要入那“内门”!!

  当然,即便是烟云门这种正道仙派,里边也会有小人得志。这种选拔,便是少不了贿赂买卖。私下送入黄金万两的,不下少数。闻正文虽然贿赂之事有伤大体,但也不得不这么做。若是能让“义子”进了“内门”,发上多少银两,也都算值得。更何况,这个“义子”,其实还与自己有个“亲”字,与自己“血脉”相连,只是没法相认罢了。闻正文已经自愧对不起赵月荷,又怎能让月荷背起“贱妇”这个名头?就算当年无念前辈没有下求于自己,闻正文也会竭尽所能,救下这个“血脉相连的义子”!

  掉头回来,看这烟云门弟子选拔之地,人山人海,喧哗吵闹。就算不愿孩子入选,也会有多人带着孩子来凑热闹,看笑话。对他人指指点点,与他人闲话常聊,岂不是也算自在乐趣?毕竟这烟云门选子,算得上一件大事,常年少见仙道下凡,今日便可见个够!也有人打着“试试”的心态,让孩子参选,若是只入“外门”,那就拉倒不去。倘若是被选入“内门”,那可是祖上添光,自豪的紧!

  穷人就只有希望孩子入选,无论是内是外,只要能入选烟云门弟子,那就可以八年不用负担孩子吃穿住所需。从十岁起,入了烟云门,就能至十八岁之前,进烟云门习武修体,之间可随时退出下山,回家继祖传业。

  “大家请静下来!”人群之首,传来一句高昂男声,是一名烟云门内门弟子。一身青白道服,衣着打扮整齐干净,突显一身正气环神!

  人群之中,一老爷爷乐呵呵直笑,拉着旁人开话“嘿嘿,那是我儿子!你们快看!”随之,便是一阵阵惊叹,拍手贺喜“真是年轻有为啊!”那老爷子,也是听得乐呼,紧挤着脸上皱纹,裂开大嘴哈哈直笑。

  那青年道士身后,还有三名年纪相差不大的年轻道士。再之后,坐着一黑发长须中年道士,应是这些小道士的师父。其至这选拔开始,未曾睁开过双眼,闭目养神。一手缓缓抚着黑黑“山羊胡”,一身灰白相间道服,长眉高鼻,不论周围多少闹腾,他从未因此动容过。

  四名年轻道士,发了好些力气,终是安抚嘘闹,整顿了气氛。再过半响,将所有孩童整顿到了一起,分成三组孩童。按年纪相别所分,十岁至十三岁,分为一组;十四岁至十六岁,分为一组;十七岁至十八岁,分为一组。

  人群前排,一身服显贵,“金光”遍体的中年男人,一脸笑意。双手带满了翡翠戒子,体型略胖,更显一副财大之貌。偷瞄一眼青年道士,使了个眼色,那满是翡翠戒指的白手,稍稍挥了挥手。见那年轻道士会意,便点头满意笑了。

  那青年道士,对着“金光”男人故作咳嗽了一声,提声肃眼,指着一个小孩,道“你上来,叫什么名字?”

  那小孩听罢,走上了台阶,道“我叫周峰。今年十岁,我爹爹说我会入‘内门’弟子!”说完,抬头得意起来。

  那青年道士听此愣脸,又咳嗽了两声,偷瞪了一眼“金光”男人,那稍胖“金光”男人被这一瞪,低头碎语,“我的宝贝儿子!你怎把这儿给说出来了!”

  台上,青年道士转声顿气,道“你很有自信呐!不错,看你确实有几分资质!来,把手给我!”

  周峰伸出小手,青年道士轻轻抓住,于腕脉稍稍把握,片刻,故作一脸惊叹,鼓足内劲提高声量,想让人群也听到,道出“啊!!你果真是天资不凡!好!记为“内门”弟子!”

  人群自然有聪明人,便是一阵嘘声,但也不敢太大声,自怕是惹不起仙派,不敢与其作对。短短嘘了声,就不再多话,默不作声。

  青年道士也是知道会有人不满,但嘘哗声不大,也就自当听不见,转身对另一名青年道士,说道“记下这小孩,名为‘周峰’。”

  刚一出口,忽听得远处袭来一声,浑浊有力,回音不绝,“等一下!”

  凡人群众惊呼,不知此声究竟从何而来,扭头四下张望,找到了积聚目光之焦点。见得两道青蓝光线,至远高而俯下,向人群沉稳飞来。缓缓落下,认出是两名烟云门道士,一者,灰白道服,头发略黑,两道道发鬓浅浅发黄。另一者,青白道服,面容算得上清秀,跟于那灰白道服之后,落下细眼于其,原来是青凡!

  先前闭眼休神的黑发中年道士,听此声,忽睁眼。起身转头,瞧见了那两者。面容起色,眉紧唇弯,显得不怎高兴。其余弟子见那黄鬓中年道士,众上前行礼,合声道“师伯!”

  那黄鬓道士微微点头,走向了黑发中年道士,笑道“师弟,师父叫我前来,与你一齐参谋这‘内外弟子’之选。”见黑发道士不乐,黄鬓道士也不在乎,转身依旧笑容,对着青凡道“青凡,你也上去吧,一齐挑选弟子。”随之,望了一眼周峰这孩子,又道“你再看看这孩子,是否符合‘内门弟子’条件。”

  此话一出,先前那选拔周峰的青年道士,脸色急转,尤显苍白。而那黑发道士听此,更是一脸愤色,忽“喝”出一声,道“苍朽师兄,你什么意思!我弟子选出的孩子,你不相信是吗!”

  苍朽摇头微笑,道“我只是确认一下。没说不相信你啊,莫耿师弟。”

  莫耿冷笑冷哼,缓眼道“你这和不相信,有什么区别!你是说,我门下弟子才学虚假,判断有误是吗!”

  苍朽再摇头微笑,道“好,那就过了这孩子。我当然相信师弟门下弟子的修为才学!那,下一个孩子,上来吧。青凡,你去看看。”

  “是,师叔。”青凡听命,上前。

  这苍朽,莫耿两位道士,皆是无念的师弟。但无念逝世之前,年过八十。而这两位师弟,却皆是之中四十出头。可想这两位中年道士,资质不凡,远过于无念之上!至无念过世,青凡便跟着苍朽学修仙法,但这“师父”之名,当然不能改口,所以还是称苍朽为“师叔”。

  闻玉空与赵天,一眼就认出了青凡。闻玉空忍不住喊道“青凡哥哥!”青凡听之转眼,见得了闻玉空,随之笑脸开来,原来是这顽皮鬼!再一眼,就见得了闻玉空身边的赵天,青凡笑脸登时有些僵硬,想至一年前的往事,念起师父舍命相救之人,就是这孩子。青凡不禁有些感伤起来,心中好是思念师父。望着赵天,青凡笑容渐渐开始消失,笑容即将消散的一刻,心中忽起自责,怎能将一切都推到一个年仅十岁的孩子身上?!想罢,青凡意宽心广,心放一切往事,淡然笑了,对着赵天微点头,招了招手,道“来,你上来。”青凡也是不能随口叫出赵天的名字,毕竟会惹来误会。虽说身正不怕影子歪,但眼下,还是不摆明相识为妙!

  闻玉空见得青凡朝自己这边方向招收,以为是叫唤自己。心头一乐,大笑着跨步上前。口中还念道“好嘞!我来咯!”性子颇急,连台阶也不走,一个蹬腿,竟是直接爬上了高台。青凡见此摇头苦笑,暗语“好吧好吧,就你这顽皮鬼先来!”身后的苍朽前辈,瞧见了这孩子,也是觉得好笑。见其毫不费力登上高台,心中暗起所思,低沉“嗯”了一声,缓慢点头淡笑。

  青凡伸手把脉,内起玄妙仙法,注入闻玉空体内,寻索“仙根”。片刻之后,青凡皱眉叹气摇头,道“记为外门弟子。”

  闻玉空听此,尽显失望,念道自己日后要成为“玉空帮之主”,怎能被这烟云门打倒?要是被其他孩子知道,“玉空帮帮主”,不过是一个“外门弟子”徒有虚名,岂不是让人笑话了!童心纯真,便是这么一想,就大失所望,当下一抬头,翘起嘴巴,一脸不服,道“我是‘玉空帮帮主’,我要当内门弟子!!”

  什么是“玉空帮”?众人大呼乐欢,笑这孩子天真无邪。可闻玉空当然满心认真,认为这可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事关“玉空帮”生死存亡,想罢,又喊道“我要当内门弟子!”

  众人依旧见此心乐,欢笑声此起彼伏。闻玉空令尊,闻正文。见此,欲上台拉走儿子,免得这孩子瞎胡闹,捣乱这选拔之事!迈出几步,却又听得另外之声,是那苍朽前辈。

  苍朽还是笑脸如初,走向闻玉空,道“好啊,那让我看看。”说罢,出手放在了闻玉空的小肩膀上,将仙法灵气行于孩童体内,积聚于闻玉空的双腿双脚之中。摸索了之余,连连满意点头,忽停手,乐道“嗯!你是内门弟子了!”

  闻玉空听后,立马欢舞足蹈,奔奔跳跳大笑不止,口中念喊着“哦~哦~玉空帮有救咯!!”

  “师兄!你这是在胡闹!”莫耿大喝出口,一甩空袖,又道“青凡说外门,你却说是内门!青凡这么老实的孩子,会说假话么?!”这言下之意,就是讲苍朽作假,肯定是收了人家的钱财!

  众人听黑发道士这么一说,已然也是这么觉得,不禁对这仙派前辈有些看不起。众头交耳,说着黄鬓道士也是个收钱办事之人。议论之声,陡然间传递开来,稀稀拉拉,你一句,我一句,但还是都不敢大声,自然是顾忌,万一这黄鬓道士发怒,动气使法,怎办?

  不料,黄鬓道士苍朽,却依然满脸亲切之笑,对着闻玉空,问道“小娃,你叫什么名字?”

  闻玉空亦觉得这老伯平易近人,笑脸回道“我叫闻玉空!”

  众凡人听见“闻玉空”这三字,所有嘘闹声,霎时哑口无言。这闻家可是财大势大,不敢招惹呐!可人群前排,还是有一人在大笑着,就是先前那贿赂别人的“金光”男人,这男人上前一步,抖了一下身子,浑身金器相互碰撞,叮当作响。伸出戴满翡翠戒子的手,指着黄鬓道士,笑道“哈哈,我猜你是收人钱财,替人办事吧?!”

  “混账!周天霸你胡说什么!”闻正文忽站了出来,大声喝道。

  闻家与周家,两家自数十年间,一直是生意上的死对头。周天霸挑明了,言下之意就是当众说闻正文暗赂仙派,作风不检。闻正文哪能忍得住,换做生人说出此话,闻正文还可不计较。但这一见到是死对头,就忍不住喝出了口!

  苍朽挥手示意停下争闹,乐道“凡事以证为理,若是大家觉得我偏袒于这小娃,那就用事实证明给大家看吧!”

  ****************

  推荐,收藏!拿起你们手中的推荐票,砸下来吧!此文必定精彩不断!信于我,没错的!ggg。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仙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