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内外之选

,促人目瞪口呆!放下自己巨石之后,老者松开拔出,旁人可见那巨石之上,身陷五个指印!又是一阵呼叹惊声传遍。苍朽一点儿不显矫揉造作,而已笑脸一如往常很亲切,步于闻玉空身前,拊掌“来!小娃,踢碎它!”  闻玉空听此,吓得后退两步,一劲儿摇头晃脑,面露难色,苦意提着巨石稳步入常,上了阶梯,将大石轻轻放下。就是这么轻举轻放,便已震撼人心,促人目瞪口呆!放下巨石之后,老者松手拔出,旁人可见那巨石之上,深陷五个指印!又是一阵呼叹惊声传开。苍朽一点不显做作,只是笑脸往常亲切,步于闻玉空身前,乐道“来!小娃,踢碎它!”。...

仙之

推荐指数:10分

《仙之》在线阅读

  众人面面相觑,料想不到这黄鬓道士会耍什么把戏。何为眼见为实?何为以证论事?黄鬓道士往常一笑,步伐虽是轻迈,却让人感到健步如飞之觉。步于一块巨石旁边,这巨石一眼估计足有两百斤重,道士手形五指张开,不带任何作势,就是这么伸手向大石一抓,五指深深陷入巨石内,众人惊叹之余,又见这黄鬓道士,只凭单手之力,就已将这巨石拔地而起!

  提着巨石稳步入常,上了阶梯,将大石轻轻放下。就是这么轻举轻放,便已震撼人心,促人目瞪口呆!放下巨石之后,老者松手拔出,旁人可见那巨石之上,深陷五个指印!又是一阵呼叹惊声传开。苍朽一点不显做作,只是笑脸往常亲切,步于闻玉空身前,乐道“来!小娃,踢碎它!”

  闻玉空听此,吓得退后两步,一个劲摇头晃脑,面露难色,苦涩一笑,道“老爷爷,我,我不敢。”

  “怎不敢?叫你踢,就踢!来,发于丹田之气,鼓足劲,踢碎它!”苍朽好言于其,不料,闻玉空又退后几步,道“我,我怕疼!”此话一出,苍朽爽笑开来,“哈哈哈,对对对!老夫忘了,你没学过拳脚,也不懂仙术。当然会伤到自己。”苍朽弯眉摇头,笑自己糊涂。想罢,弯腰伸手,握住闻玉空小脚,忽起青芒仙气,缭绕而入闻玉空脚中。

  待仙气丝丝紧绕其小脚,苍朽点头起身,道“这灵气可护着你脚,来!踢吧!不疼了。”

  闻玉空只觉两脚清凉,灵气形风,紧紧护绕。心下觉得又神奇,又好玩。也顾不得到底疼不疼了,“哈”了一声,冲向巨石,这巨石快有他个头一半之高。猛一抬腿,鞭打于巨石。击上石面,却听不得半声半响,脸闻玉空自己都觉得没什么特别之处。就这么抬着脚,等着巨石裂开,他还是孩童,当然希望自己能击碎巨石,武艺超群!

  可等了半天,也见不得这巨石碎裂。不住“咦?”了一声,转头望向苍朽前辈,小眼睛巴眨巴眨溜转。苍朽也是挑起左边眉毛,倒吸口气,“嘶”了一声,怎还不碎裂?

  众凡人瞪着巨石,也期待着有什么奇迹发生,可许久之后,还未见改变。忽听“哈哈哈哈!!”一阵肆笑,见得周天霸拍着肚皮,仰头大笑,“这就是证据!!还说没有收人贿赂?!哈哈哈哈!!”

  青凡见得此人对师叔如此无礼,当下心起稍怒,喝道“你胡说什么!师叔为人青白,你再乱说,我就……”正欲骂出口,却被苍朽伸手拦下,青凡一眼于师叔,见其淡笑摇头。当下只好收起怒意,凶瞪了一眼周天霸,便闭口了。

  苍朽并无理会他人嘲笑,脸摆慈蔼,对着闻玉空笑道“小娃,你用全力了吗?”

  闻玉空纯脸点头,苍朽见此,暗叹,“那怎?这……”刚想于此,忽闪一道心念,苍朽不住笑出口“哈哈哈哈,老夫真是越活越糊涂了!你不懂用内气,又怎知道‘丹田’在哪?来来来!”说此,指着闻玉空小腹,又道“把力气全集中在这个地方,你是小娃,最会幻想!那就幻想一下,你这双脚的力气,全部集中在了这里。”

  如此说教,闻玉空也算听明白了,口中跟着念道“集中在这里……集中,这里……”于小腹上抚摸了一阵,忽又一脸茫然“小肚子那么大,我不知道是哪里。”说罢,在自己肚皮上指指点点,问道“这里?这里?这里?”每指一处位置,就问一句“这里?”

  苍朽被逗乐,摇头苦笑,见其找不到“丹田”所向,便伸出一指,于闻玉空丹田位置,轻轻一点!闻玉空霎时感觉小腹热乎乎的,一股难以想象的力气席卷双腿双脚。好似双脚充满了力气!忍不住一脸新奇,露出小白牙,张眼咧笑。

  “我解开了你的丹田内气,你可以随意使用了,小娃!”苍朽满意点头,知道自己确没看错这孩童的资质!转身,笑对众人,道“在此的成人,你们自然知道丹田内气所性。丹田本无气,须自身注力相附。这是修仙的最基本条件!即便是仙根浅薄,也可靠丹田巩固仙根之灵,日后再提高修为之道!当然,若是自初就具备优越仙根之灵,就像这小娃。”说着,顺手指向了周峰。

  先前那指认周峰为内门弟子的青年道士,见此,不禁脸色难看,羞愧低头。黑发山羊胡道士,莫耿。更是暗起内怒,忍住心气,咬紧牙,暗骂“你这死黄毛!又挖苦我!!”

  苍朽自然是见得了这个师弟的怒气,但只当做不知其色,继续转身笑道“若是如这孩童一般,资质极佳,仙根非凡!那当然是最好了!就不用依靠内丹之气,绕路修法求仙。可是这孩童确实是没有极佳仙根,但其却有一副天造之足!这双脚,若是依借丹田内气,日后再巩固仙法,两者加以修炼,相辅相成!必定是一个修仙之才!话不多说,老夫已经开通其丹田内气,让他比较好掌控罢了,大家继续看吧!”说完,苍朽指了指巨石,示意闻玉空再去踢一脚!

  闻玉空听了那么多话,什么也没听懂。但也算明白是说自己厉害!心头一喜,这下可不能再丢脸了,暗念一句“我可是‘玉空帮帮主’!”当下鼓起劲,蓄力于内田,如苍朽所说,幻想自己双足力气,全入了小腹这个发热的位置!童声大喝“嘿!!”全力击出!!硬生生踢在了巨石之上!响声虽算不上震耳,却也足让人吃惊了!这可是一个十岁孩童发出来的撞击声呐!

  片刻之后,果真“咔咔咔”几声,一道浅浅裂缝,浮现在了巨石灰色泥黄的表面上。众凡人张大眼,倒吸凉气。再片刻,“咔咔喀”又是几声,裂缝缓缓变深变宽,向巨石上下两端,分头裂开!

  随着最后一声长长“咔嚓”传出,整块巨石于着被击打的位置,上下断裂,分出了两半!!众人惊呼,欢呼,相相于耳,连连不绝!

  “天生神力呐!”

  “果真是天造之足啊!”

  ……

  登时一片议论传开,起伏不断。周天霸冷哼一声,避目转头,不愿意看见这一幕。人群前排,山羊胡道士,莫耿,速起身,向前抬手挥起袖子,紧邹黝黑长眉喊道“好了!好了!都停下闹喊!停下!”

  随之,众人相继停声,停下了欢呼惊喊。见此,莫耿并未松开黑眉,而是继续道“定为内门,记下!名为‘闻……’”喉咙一梗塞,竟是忘了这孩子叫什么。

  苍朽补话笑道“玉空。”

  莫耿低声哼了一句,“是是是,闻玉空!记下!”

  人群之中,忽又传来一声“各位道长,等一下!”

  众人齐眼顺声望去,见得是闻正文。

  闻正文上前,拱手道“道长,这孩子是我嫡子,我……我只要他入‘外门’便好。”说罢,抬头忘了几眼众道长的脸色,闻正文也怕得罪仙道,自己这么说,怕被误会!继续补口“我不是心嫌仙派之道,只是世家祖业还需相传于这孩子,所以……”闻正文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推辞,哪会想到儿子身具天造之足,这么容易就入了内门?

  这般借口当然不成竹,苍朽便是笑道“哦,你是其令尊呐!你大可放心,老夫会亲手相传于这小娃!万不可埋没了这双‘天造之足’!你不必担心会误了祖业,这小娃上山八年,期间大可随时还俗离派,你看这意下如何?”

  烟云门仙道前辈,都这样降低身份,与闻正文于心交谈了,这下可真不好办了!

  “这……”闻正文心存难色,却不好表露于脸容之上,强挤笑意,道“好……那,那我就放心了……”

  苍朽听此,知道自己多了一个天资非凡的内门徒弟,心下也好是乐在!笑脸于心,缓缓点头,扶着闻玉空小肩膀道“嗯,你我真是有缘呐,小娃娃!”

  闻玉空抬头乐道“老爷爷,我还有一个‘副帮主’!你也收他入内门吧!”

  苍朽一愣,道“哦?什么副帮主?”

  “我们‘玉空帮’的副帮主!”闻玉空笑答。

  苍朽寻思一番,终明白这是孩童之间的儿戏!便恍然大笑,“哈哈哈哈哈,好好好!那叫‘副帮主’上来!”

  闻玉空听此,跳冲下台,找到赵天,一把拉住其胳膊,拖着欲上高台。正欲攀爬而上,但却被赵天回扯停步,“我又爬不上去,高台那么高!”

  闻玉空也不回话,就再拉着赵天,走向了阶梯,几个大步,上了高台。赵天被拉扯得险些跌倒,哪跟的上这“天造之足”的速度?上了高台,苍朽见其样貌清秀,不禁一笑,再一眼,却见其穿着打扮怪异,这右臂怎多穿了一件紧臂内袖?心中忽起往思,懵懂知道了一二,于心思所想,问道“小娃,你叫赵天?”

  赵天一惊,脱口而出“老爷爷,你怎知道我叫赵天?!”

  苍朽深吸大气,原来是这孩童?这就是无念师兄舍命相救的孩子?!不多想,直接抓住赵天右手,注灵把脉!赵天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心有轻忧,向后退了半步。

  苍朽忽皱眉,忽神疑,忽惊愕。灵气流转于赵天体内,许久,苍朽松手,心中暗起惜怜之意,低沉道“小娃,这一年,受了不少苦吧?手臂还疼吗?”

  赵天听此,却是笑了开来,摇头道“不疼啦!就是喝了好多苦药罢了。”

  苍朽见这孩童,把一年以来所亲受之苦,容绘得这般轻描淡写。心下更起哀愁痛惜之意,这一把脉,自然是知道这孩子命不久矣,沙哑发声,低沉叹气之余,连连摇头。出手抚摸着赵天的小头颅,缓声道“小娃,你有什么愿望吗?说来,我看看能不能帮你。”苍朽心觉这孩童实在不该遭受如此艰命,内心莫名泛起一丝自责。看看能帮点什么,就帮帮他。如愿了这孩子吧……嗨……

  赵天听罢,寻思一会儿,提声道“我想找到我爹爹!”

  此话一出,一旁的闻正文全身一震,四肢双双麻痹开来。紧邹剑眉,低头暗脸,拳头紧握之余,悄叹长气。一股难言之痛,渗入心肺,至人难以呼吸……

  “怎么?你爹爹去哪了?”苍朽没想到是这般问题。

  赵天苦脸摇头,又忽起喜色,笑了起来,道“老爷爷,你教我‘御剑飞行’吧!这样我就可以飞到世界各地,寻爹爹了!”

  青凡在此,听了这一番话,不住抬头望向了人群之中,带着一点责怪,带着一点懦弱之颜容,笔直盯着那低头沉脸的男人。心中暗叹,“赵天,你可知道!你爹爹一直都和你生活在同一个地方!”回头再忆,“若不是月荷师姐命我不准说事,我一定马上告诉你!”

  在场所有烟云门弟子,自然全知道一年前的往事,无念前辈舍命相救于这孩童,最终身负巨毒而亡。望着眼前不过十岁的孩童,有人暗起责意,也有人暗起怜心。

  忽闻一声亮喝,止断众人心思!

  “好!我教你御剑飞行!”苍朽为人爽快,自然是答应了下来!

  赵天正欲欢喜,却又闻一声怒喝“师兄!!你未免太儿戏了吧?私心偏袒于这孩子啊!还未灵测其仙根好坏,就收其为徒?”正是那山羊胡道士,莫耿喝出了口。说罢,莫耿起身箭步,至于赵天跟前停下,抓起被紧秀包裹着的右手,注灵探测其资质。还未探索几番,便是知道其命不久矣,当下停了灵气,喝道“师兄!你明明知道他活不过……”

  “住口!!!!!”一阵摄天雷响般怒吼席过!震得大地都有些颤动起来!林间众鸟齐飞,吓得四处躲避!苍朽出奇得大怒起来,重喝打断了莫耿的话语。大口喘着怒气,哪里按捺得住浑身的怒火?这种事情,怎能让年仅十岁的孩童知道?让他知道自己活不过十三岁?!混账!!

  莫耿被这一怒喝,登时愣了声,呆望着师兄苍朽。多少年了?难得见到师兄这般发怒!今日竟是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对自己大喝出口?!莫耿不禁暗起一丝害怕,对这黄毛师兄的道行,还是有几番顾忌的。便不再多话,顿了声。

  众人,包括烟云门弟子,全部面容惊恐,被这一声怒吼吓得险些蹲倒。更有人不住双腿发抖起来,似失了神色般,满脸尽白!不少来凑热闹的群众,悄然逃远,不敢多片刻停留!仙道要发怒了!快跑啊……这只不过刚开始参选出两名孩童,还有众多孩童未参选,怎能错过?多数成人家属,抱着亲子,捂住其耳朵,强忍着惧怕,不愿意离开。更有些孩童,当场就吓哭了,“爹爹,我要回家~呜呜哇哇……”

  苍朽知道自己失态了,当下只有收起怒意,闭目缓神,长舒一口气之余,睁眼望着众人,沉声道“各位不必担心,继选内外门弟子吧……”说完,苍朽退了下去,烟云门弟子见得师伯走来,皆是赶紧让步,向两侧推开,空出一张座椅,让师伯坐下。

  走出几步,忽听见赵天说话,“老爷爷,你别生气。其实……其实我知道我只能活到十三岁了!所以,我才更想好好利用剩下的生命,找到爹爹……”

  苍朽正步向座椅,听得此声,顿步了片刻,再继续走向座椅,坐下之后,继续沉声道“青凡,你替这小娃注灵测质……”说罢,渐闭双眼,舒气养神,不再多话了。

  “是,师叔。”青凡应命,走向了赵天。

  出于此,可见得无念前辈,在苍朽心目中不可动摇的地位!其救下的孩子,苍朽自当是师兄的一半生命般,似其如亲人。这莫耿竟是敢直接说出这种话,当然是触犯了苍朽浅意中的大忌!怎会忍得了心中愤怒?师兄不顾生死,也要将这孩童救下,却不料,这孩童还是命难延续,实为一大遗憾。但师兄是怎样的人,苍朽再清楚不过了,无念师兄即便是早知道自己全命相换,也不能抵过孩童半命,无念师兄也还是会毅然舍命相换之!

  见得赵天,苍朽难免勾起往事之忆,思念师兄之情,无可替代,只有在眼中那孩童身上,摸索出一些师兄的影子罢了……

  青凡伸手,轻握起赵天小手,不住问道“手还疼吗?”

  赵天摇头,乐道“早习惯啦!”

  青凡听罢,放下心,继续注灵。闻正文在旁,心起焦急,口中碎念“内门,内门……”

  许久,这是青凡注灵测质最久的一次,怪世事难料,青凡终是松开了手,脸露放弃之色。皱眉叹气,微微摇头。低声道“毫无,毫无仙根可言……”青凡为人淳朴老实,测出何种结果,就是道出何种答案,根本不会撒谎。但这也是最残忍的事实,赵天,完全不具备修仙的资质……

  赵天霎时茫然了,呆目张口,愣神望着青凡。闻玉空听此,全身亦是僵直住了,往日笑脸毫无踪影,双手渐渐垂了下来。

  青凡身后一青年道士见此,便是提声正言道“名赵天,记为外门弟子。”说罢,示意身边同门师弟记下。

  “我也不要做内门弟子了!”闻玉空忽喊出口,双眼泛红,又道“如果小天进不了,我也不进了!什么破内门!破内门!!”说罢,再也忍不住,抱着赵天哭了起来。

  赵天就任由闻玉空随意哭着摇晃自己,双眸失去神色,所有的梦想,找寻爹爹的希望,帮娘亲找寻爹爹的……希望……灭了……

  这颗蜡烛,毫无预兆得……灭了……真的灭了……

  抓紧拳头,回过神,赵天忽笑了,对着闻玉空笑了,再次让旁人看见,那副本不该属于十岁孩童的神色,淡笑之余,赵天拍了拍“哥哥”的肩膀,道“你是‘玉空帮’帮主啊!你怎么老是哭呢!不要担心啊,还有希望的!”说罢,转头对着青凡,问道“青凡哥哥,外门弟子能不能学会,如何在天上飞啊?”

  青凡沉脸,依旧诚言以对,“不……不能……外门弟子,自得学习拳脚功夫,不得,不得修习本派仙法……”

  赵天又是一愣,但这一愣来的短促,便是笑道“哦,不能啊?好可惜……”赵天再也不知,该如何面对一切,只有不停强忍心扉,不停劝告自己,还有希望的!不会就这样结束的!

  各门仙派,都有自己的规定,这些规定沉重如山,不是随便一句话,一件事,就能改变它的。若是这样随意篡改仙规,那门规何在?声望何在?人一生当中,还有太多这般“固死不变”的事情,不是谁能背得起的……

  在“情义”与“尊孝”之间,是最难两全其美的事情。鱼与熊掌,果真不可兼得!

  青凡于心不忍,拱手对着师叔,肃言道“苍朽师叔,弟子不才,不能测出其资质何在。若是其也如玉空一般,具有天造之才。只是弟子未能发觉,还请师叔再次定夺……”

  此话登时惊醒了苍朽,随之猛睁开双眼!似跳起一般站起,终是再望见了其如往的笑容!几步剑飞般,行于赵天身旁,乐道“对对对!你再让我看看!”

  注灵把测许久,苍朽全神贯注运气仙气,身子衣衫道服,无风自舞,显是动了真法!赵天全身一股灵力流窜,上下左右,四处灵动。身子渐渐发热起来,右臂的疼痛明显加重,想必苍朽是着重摸索了中毒的右臂。再过许久,众人已然全部沉默,静等那黄鬓道士给出答案。个个心中,不住被牵起一丝担忧。这沉重的气氛,终是被苍朽一张笑脸打破!

  “你不是没有修仙的仙根资质!”说罢,苍朽顿了口气,缓缓道来“只是,你体内蟾毒,在这一年来,将你灵气慢慢化尽了。确实是叫旁人难以察觉……故,不是不能学习仙法,只是会比常人要慢上许多……毕竟你体内灵气不足,再有蟾毒缠身,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小娃娃……”

  知道自己还是能够修习仙法,当下赵天面露大喜,乐道“真的啊!太好了!”

  闻玉空还在抱着赵天,听此,忍着抽泣,露出了小白牙,结结巴巴,笑道“太,太,太好了,了。”

  这烟云门规定,有仙根,就可以考虑收为内门弟子。当然,也可以不收,毕竟日后成大器的机会极少,但赵天这种生事,苍朽当然会不顾一切,只要不违背门规,就是可以自己定夺!

  见此,莫耿不语,转身面向座椅,一屁股坐下。先前见得师兄那般大怒,心有余悸,这下才会不做声,坐了下来。换做往日,必定喋喋不休,争执不停!这烟云门,还从未收过几个仙根凡庸的徒弟!今天好了!这苍朽,一收,就收了两个!莫耿念此,忍不住心中咒骂,“好你个烂黄毛!想让天下耻笑我们烟云门,弟子全部饭桶,废物!对不对!!”但这莫耿,又怎没想到,自己不也是收人钱财,收了一个“周峰”么?

  苍朽追问一话,道“小娃,你可能连最基本的御剑飞行,都要发上足足一年之久,才会练成!你怕不怕?”

  “不怕!”赵天露出一副如往的倔强,笑答。

  苍朽见此,缓缓点头,道“很好,只要你志不可摧,毅不可毁,就一定能学会!”说罢,苍朽转身对着众人,道“好,继续参选弟子吧。”

  待赵天与闻玉空离开高台,一名青年道士提亮嗓门,喊道“继续参选!下一个!”

  听得继续参选,忽起一声稚嫩小女娃的呼喊,“我来!!”

  众人齐望,是一个颜容娇气,样貌极为可爱的小女娃。伸高白藕小手,乐呵呵笑着。小小粉嘴渐开,还露出了一颗洁白虎牙,更是增添了不少可爱!

  奔奔跳跳上了台阶,站于高台之上,挺直了小腰,一束马尾辫子,随着小身子,摇啊晃的。一脸兴高采烈的样子,自信满满!

  青年道士见此,也觉得这女娃娃极为讨人欢喜,降低声色柔声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女娃眉开眼笑,乐回道“寒晴儿!”说罢,嘻嘻笑了起来,那颗俏皮小虎牙,在这眉眼欢笑之下,又跳了出来。

  *********************

  推荐,收藏,请~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阅乐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仙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